kuaibo

快播公司 2007 年成立,4 年之后它成为了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到 2012 年时,“快播” 总安装量已超过 3 亿。安装量在不断上升的同时,色情视频开始充斥其中。

2014 年 5 月 15 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通报称,快播公司存在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信息的行为,2014 年 8 月 8 日,创始人王欣被拘,涉嫌罪名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而在这之前,已有多名公司高管被警方带走。

2015 年 2 月 10 日下午,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微博发布公告,称对快播涉黄一案立案审查完毕,决定依法受理。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快播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以牟利为目的,将大量淫秽视频放在网上传播,在查获的四台服务器中,提取了 25175 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 21251 个。

2016 年 1 月 7 日,该案件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快播公司诉讼代表人和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出庭受审。

庭审现场,快播公司以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首席执行官王欣均否认控罪,称快播只是一个播放平台,负责给视频编码,快播的产品不具备传播属性,因此并不提供淫秽内容,且使用了很多方法监管淫秽视频。

站在纯粹技术的角度,也许你可以从王欣的辩护中发现一句颇值得玩味的话:“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更多现场实录,请移步微博 “北京海淀法院”。网友的评论更有意思,有人把快播比喻成超市储物柜,但我认为这个例子也许还不够形象。法律禁止 “非法同居”,如果以宾馆为例,那么被大多数人用作 “炮房” 的宾馆是否与快播同属一罪?宾馆只是提供给用户一个私密的空间,难道必须是有结婚证的异性才能入住?入住以后具体做什么事又如何干预?

作为曾经和现在快播的用户,我们无法为其辩护,但是梳理了快播的发展过程,我愿意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来支持王欣说的 “技术本身并不可耻”。或者抛开一码归一码的原则,何不拉上某某云盘等一同受审?

kuaibowa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