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44

2015 年,管怡静离开香港,去了创业公司上班。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突如其来的落差还是让她有点猝不及防。

“当时我就把所有的名牌包包收起来了。因为大家都穿着短裤拖鞋,我还是一身职业装,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回忆起那段经历时,管怡静笑着说。那时的她刚刚离开混迹了将近 10 年的香港金融业,来到了一家租车公司,这个有些冲动的决定成为了管怡静 30 多年人生里重要的转折点。

IMG_0346

在离开香港之前,摆在她面前的是令人艳羡的学历、可观的收入、高端的社交圈与一条按部就班的晋升之路,这也曾是管怡静年轻时无数次向往过的生活。“当时我在投行工作,做的都是知名企业的 IPO,接触的全是行业内知名的企业家。” 管怡静说,“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压力,每天打扮的光鲜亮丽,这可能是很多小姑娘都有过的梦想。”

在 2014 年,正好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飞速崛起的阶段,管怡静忙里偷闲回到内地参加同学聚会。

“发现不少同学都出来自己创业了,大家都在谈论互联网和自己的产品、理念,我感觉自己像井底之蛙。” 管怡静说。尽管在大多数人看来,由于行业差异产生的代沟再正常不过,但管静怡的心态还是悄然发生了变化。同学们的改变也让而立之年的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生活与人生规划。

“我突然发现同学们做的都是从 0 到 1,而我做的仅仅是从 1 到 10。” 管怡静说,“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光环与标签并不是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而是我的公司、我经手的上市公司们赋予我的,就像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即便在外人眼中的她依旧是个标准的精英女性,但她发觉自己更像是一条长长的流水线上的某个重要环节,她所做的不过是遵照教科书式的流程做着前人做过千百次的工作。

“我要做的只是保证不出错,而不是去创造什么,去改变什么。” 她说。尽管还有种种顾虑,但这并不妨碍昂扬的热情在管怡静心中萌发。

IMG_0343

真正的转折出现在 2015 年的一个电视节目,管怡静结识了一家租车公司的创始人,这一次她放下了所有的顾虑,决意去创业公司试试。

“当时还是有些冲动的。” 管怡静说,“但去上班之后发现跟周围的同事完全不一样,这种落差当时有点难以接受。”

管怡静发现大型企业中司空见惯的规章制度在互联网公司形同虚设,不标准的邮件格式就足以让她困惑许久,而意大利生产的名牌西装与镶嵌着显眼 LOGO 的手提包也使得她在同事中像个异类。“有一次参加活动,感觉大家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说:哇你在装什么?!” 就这样,本以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管怡静发现自己需要从头开始学习一切东西。

“就连复印机怎么用都要学习!” 管怡静说,好在她适应起来很快,“算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在香港,你总要和身边的人保持一致。回国之后,也会慢慢的被周围的同事感染。”

不过,让家人接受自己女儿工资少了个零的现实并不太容易。

“我妈很不理解,一个是收入大幅度降低她不太能接受,另外我妈对互联网完全不懂,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管怡静说,“以前我妈和朋友聊天,就说自己女儿在香港的金融企业工作,结果后来成了在租车公司上班,哈哈!” 庆幸的是,不久后小区保安也听说了阿里巴巴的上市的消息。“我妈这才明白原来互联网也能赚大钱,就不再管我了。”

虽然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管怡静始终心存感激,将它视为珍贵而难忘的记忆。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知道了创业公司的模样,理解了互联网与共享经济,能够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管怡静说,在这里,她将自己的理念融入了一个个营销活动中,这让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为公司创造了价值,一种在香港多年生活中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包围了她。

IMG_0347

与朋友的一次聚餐让管怡静无意中叩响了 “我有饭” 的大门。

“当时我和朋友两个人去吃饭,一起排队的还有两个男生,服务生就问我们能不能四人一起吃,就可以直接换到大桌上去。” 管怡静说,“我发觉这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一个可以和别人拼饭的软件呢?”

回到上海,管怡静把这些想法告诉了熟识的投资人。“他当时就发了我有饭这个项目给我,我当时很激动,就给我有饭的招聘邮箱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写了我对这个产品的理解和构想。” 管怡静说。

多少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我有饭的 CEO 冯铮亲自飞到了上海。显然,冯铮大老远跑来肯定不只是向她表达自己受到了多么大的启发——在已经打烊的咖啡馆里,管怡静成了我有饭的 CMO。

“到了我有饭之后又是一种新的体会。” 管怡静说,“在租车公司,我去雕琢和打磨的始终是别人的产品,有一点点给别人做嫁衣的感觉。但成为我有饭的合伙人之后,我意识到这个产品是我自己的,我要让它变得更好。”

随着管怡静的加入,我有饭陆续推出了包括投资人饭局、招聘饭局这类创意活动,他们与 UBER、宜家的合作也多少让人出乎意料。“我觉得女性特有的感性会让她们更倾向从用户的角度分析产品。” 管怡静说,“冯铮总是谈战略、规划比较多,我可能会从情感的角度出发,去思考用户想要得到什么。”

再回头看香港的生活,哪怕仅仅只过去两年,管怡静依然会用幼稚形容当时的自己。如今,短裤、拖鞋和便宜的外卖让她觉得生活开始变得简单而真实。

结婚后,管怡静不可避免的将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家庭里,在她看来这是必须承担的责任而非负担:“既然选择了婚姻,就不能因为工作忽视了家庭。” 不过,相比于男性,她觉得女性并不太容易能够在两种角色间自由切换。如何兼顾好家庭与事业,也许是大多数女性创业者需要直面的艰巨任务。

如果一切从头来过,管怡静也许还是会去香港打拼,再沿着上文的轨迹回到上海。在她看来,没有多少姑娘在那个年龄不会去追求那种看起来优雅潇洒的生活。但时间总会在不经意中悄悄改变人们的心态,这不单单只是西装皮包变成短裤拖鞋而已。香港到上海的 1200 公里,让温情变成了热情、思索变成了探索、情愫变成了情怀。

也许管怡静最该庆幸的是,这家 “就知道吃” 的公司没有让自己的身材有任何走样,反而令她愈发坚韧和美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