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快照 2016-07-24 21.36.01

在中国,有这样一种人群,他们没有自己的车,却对各种各样的车型如数家珍,并热衷讨论车辆的驾驶和改装,他们也常常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像周杰伦那样驾驶着奥迪 RS7 或者日产 GTR 带着茂木夏树在秋名山兜一把——钟凯琳将这些人称为 “键盘车手”,她相信自己能够从赛车入手来赚这些 “键盘车手” 的钱。这个名叫 Fast4ward 的产品每月都会在国内的几个一线城市举办小型的竞速赛,不过和大多数与车有关的创业公司一样,他们真正的野心在汽车后市场。

“我们现在只做 400 米的直线竞速赛。” 钟凯琳说,这种比赛与人们平时接触赛车比赛不太一样,“实际上它就是一种直线加速赛,两辆车跑一条 400 米的直线,一场比赛可能是几秒钟就结束了。” 这样的比赛 Fast4ward 大概每月会举办一场,大多选在北京、上海、深圳或珠海这样的大城市。每次比赛,Fast4ward 会从线上征集 64 名车手,加上 15 名各类改装车店选派的车手进行比赛,车手的车辆会根据性能和改装程度划分成 11 个组别,获胜的车手会得到一笔奖金和一些车店的优惠券。

“Fast4ward 在这里发挥的作用就是把比赛的门槛降的足够低。” 钟凯琳说,“这种 400 米的直线竞速赛本身就是民间可以组织的,没有什么监管难题。另外所有车都可以来参加比赛,不用一定是保时捷、GTR 这种车,大众高尔夫、比亚迪也可以比赛。”

而 Fast4ward 的另一项工作则是通过运营商的角色将比赛标准化,他们要求比赛场地的长度要达到 1000 米,宽度 15 米以上。另外,Fast4ward 也会强制要求参加车手佩戴安全防护装备,比如赛车头盔、hans 护颈系统、赛车服和赛车手套。他们同样还要负责比赛场地的安保设施,比如救护车、救火车、破拆车、轮胎墙等等,保证比赛中间的突发意外情况能够快速救援。

“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事故,但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 钟凯琳说。据她介绍,每场比赛大概会吸引 3000 到 4000 名观众,这也许与他们免费门票的政策有一些关系。不过,一些企业对这种新奇的活动相当感兴趣,他们乐于为活动冠名,或是把自己的 logo 贴在赛车上。除了正式的竞速赛,Fast4ward 也会不定期举办一些商业性质的表演赛,比如厂家新车型的展示,或是像林志颖这样的明星参与的明星赛。

屏幕快照 2016-07-24 21.09.37

但 Fast4ward 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用钟凯琳的话说,他们希望能够通过赛车吸引更多 “大众与小众之间的人群”,继而在保养、改装和保险这类车后服务上做点文章。比起此前深陷补贴泥潭的车后 O2O,这样的发展路径显然有一些天然的优势,比如依靠赛事建立的品牌认知肯定会比考补贴维持的脆弱信任要靠谱的多。另外,参加比赛的车手很有可能本身就是改装车发烧友,这些人的需求与付费意愿比起普通车主都要强很多。目前,很多改装车店都愿意与 Fast4ward 建立合作,来推销自己的商品与品牌,更进一步的合作关系不过是顺水推舟。

不过 Fast4ward 也面临一个有些棘手的问题,即怎样去界定 “大众与小众之间的人群”。至少在目前,赛车依然是一个相当小众的运动,尽管不乏知识水平与车技俱佳的发烧玩家,但大部分人对赛车的认知依然停留在电影、游戏或是在 CCTV5 出镜率比较高的几项赛事里。而由于赛车运动的门槛相当高,所以专业玩家与票友间的隔阂非常明显,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众与小众之间的人群” 似乎并不存在。

“就目前来说,我们的工作还是向更多人普及正确的赛道文化,倡导普通玩家在专业、正规有组织的封闭场地内合理合法的驾车竞速。” 钟凯琳说,“赛车肯定会有门槛,但我认为 Fast4ward 已经把这个门槛降的足够低了,无论是以车手还是观众的角色,只有更多人参与到这类活动里,整个业务模式才有更多的商业机会。” 不过钟凯琳也承认,对于怎样把赛车文化拓展到更广的群体,Fast4ward 依然在探索,毕竟赛车在中国的根基并不算深,富二代们的深夜飙车也或多或少让社会舆论对这项运动的看法并不怎么正面。

不过资本对这种新的发展路径相当看好,今年年初,Fast4ward 获得了无穹创投领投的一笔天使投资。如果仅仅是从赛事运营的角度看,Fast4ward 显然已经足够出色,但对于他们更大的野心来说,这条路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