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iqun
Day Day Up 创始人薄益群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这句 Chinglish 众人皆知,朗朗上口。本期节目我们来到了位于北京三里屯的 Day Day Up 联合办公空间,Day Day Up 也像它的名字一样,拥有着浓厚的中西融合色彩。

uniqlo
窗外就是 “著名的” 优衣库

Day Day Up 联合办公空间(以下简称 DDU)于 2015 年 9 月在北京三里屯正式开业,由长城会联合创始人薄益群创立。运营了 9 个月后,入驻率达到了 90% 左右, 目前拥有入驻团队 30 个。值得一提的是,超过六成的入驻团队走国际化路线。薄益群将他们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外资企业在中国设立地区总部;第二种是面向国际市场的中国创业公司;第三种是业务与在华外国人有关的中国公司,但这些公司中员工有五成以上是外国人。

vc

作为长城会联合创始人,薄益群这段 6 年的经历为离开后的 DDU 创业带来了大量的业内资源。除了投资人资源以外,在今年长城会主办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 GMIC 中,DDU 与之合作组织了 VR 峰会及 VR 展览区;同时 DDU 以象征性的低价,将 10 个入驻团队带入大会设展。

ddu-en

近年来,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下,联合办公空间、孵化器和加速器丛生。谈到商业模式的区别,薄益群介绍,联合办公空间(co-working space)是空间运营的概念。选址非常讲究,大多在中心区,环境也较为高档。租金是联合办公空间基本的商业模式,这是它与孵化器和加速器的本质区别。而孵化器(incubator)和加速器(accelerator)更偏重提供与投资、指导相关的服务,对空间的要求没有那么高。许多成功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地理位置相当偏远。DDU 目前还是以传统方式——房租+活动收入来盈利。薄益群表示,未来当网点和会员规模扩大到一定程度时,会出现更加互联网化的商业模式。

US-IT-SECTOR-TREND-STARTUPS

联合办公空间鼻祖,来自美国的 Wework 在今年进入中国。对于这位 “外来者” 是否会对 DDU 产生威胁,薄益群认为,两者肯定存在竞争关系,但是 Wework 的进入会推动中国联合办公空间市场。在中国,这个市场还处在早期阶段,面向的目标客户不仅是创业团队,同时也包括写字楼中的商务人士。

DDU 倡导的理念是 “新的工作方式”,希望通过新的服务模式,改进写字楼中的办公环境。薄益群举例,大部分人在写字楼工作 3 年,只认识自己公司的同事,难以接触到楼中的其他邻居,同时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向外寻找资源。这是一种舍近求远的做法。薄益群认为,无论是 DDU 还是 Wework,所做的都是为写字楼中的商务人士搭建社区平台,改变写字楼的管理模式。以这个角度来看,两家众创空间的目标市场将是全球所有的高档写字楼。

[iframe height=400 width=640 src=”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i0317yq2tox&tiny=0&auto=0″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

pm

在探访中遇到一个有趣的地方,DDU 有一个非常 “清肺” 的特色,就是室内 PM2.5 值始终低于 30。薄益群说,希望处于雾霾中的北京创业者可以呼吸到 “硅谷的空气”。

更多内容请关注 TechNode TV 微信号,精彩视频每天推送!


640.we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