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ling

9 月 21 日,红岭创投又发了一单亿元大标。他们在当天发布的《关于青岛 1 号特标项目的融资公告》显示,拟于 9 月 22 日 09:30 起开始发标,融资金额 2 亿元。而在 8 月 29 日,四部委联合发布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后的第五天,这家以做大单闻名的 P2P 平台在其官网发布《关于珠海 1 号特标项目的融资公告》,公告显示,借款企业所属集团为中国钢铁业前 50 强,2015 年总利润为 2.6 亿元,已经在 10 余家银行取得授信,在红岭上申请融资 1 亿元,用途是购买原材料。

hongling

在 8 月 24 日网贷监管细则正式颁布后,红岭创投就成了业界、媒体与投资人视线的焦点——这份《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 20 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 100 万元,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 100 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 500 万元。而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喜欢做大额标的红岭创投怎么办。

《暂行办法》公布后,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曾就限额问题作出过回应,“监管办法出台后,公司各部门经过多次讨论研究,九月份将上线两款完全合规的新产品,同时主动降低原大单的上限,以保证网站安全的前提下,在 12 个月过渡期内完成顺利转型。” 但他同时也表示 “对限额持保留意见”,周世平称 “传统银行仍然有大量企业的融资服务无法覆盖,市场需求巨大,民间金融线下千百年一直存在,与其线下乱象丛生,不如放开搞活。”

8 月 24 日至今,红岭创投官网披露的发标公告共计 8 例,合计涉及的融资金额达到了 7.2 亿元,其中融资金额超过 1 亿元的有 3 笔。剩下的标的金额也均超过 5000 万元,这远远超出了监管规定的融资额上限。尽管《暂行办法》为平台提供了 12 个月的过渡期,但这种有点 “无视监管” 意味的做法依然引发了一些质疑。

“从我们的角度看这就是和银行抢饭碗,小额标的的风险和成本确实很高,平台难盈利,但是它能分散风险。大标一旦出问题,后果可能要严重得多。更何况大标本身还有流动性风险。” 某股份制银行从业人士告诉动点科技,“银行做大额贷款,是因为银行有自己的一套监管法规,比如说有存款保险、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这类监管指标,让银行有能力应对风险事件。但是哪个 P2P 平台敢说自己能承担这些风险?想和银行做一样的事,又不想接受一样的监管,肯定是不行的。

此前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 7 月底,P2P 整体贷款余额在 6500 亿元左右,单一主体在单一平台待还本金超过 100 万元的资金总额 2500 亿元左右。若不考虑提前还款和新增的贷款量,这些资金一年后(2017 年 8 月)待还本金还有 1600 亿元,占比近 25%。如若《暂行办法》在 12 个月后严格实施,理论上不会再有 100 万元以上的标的出现。

“监管这么规定也是有原因的,都说银行嫌贫爱富,那小额的就让这些网贷机构来做,用两种方法来监管。不能说自己风控好就专门做大标,只能说做的足够分散,在大数法则下达到坏账的平均分布。金融体系的稳定运转都是西方银行业用血和泪换来的,不是想创新就创新。” 上述从业者称。

此前,红岭创投就曾发生过亿元大标逾期的案例。14 年 8 月,红岭创投被金山纸业骗贷 1 亿元,这笔坏账最终由平台全额垫付。而在去年 2 月,红岭创投另一个涉及资金 7000 万元的借款又出现了逾期,尽管最终风险被顺利化解,但这两起事件在当时都引发过业内针对大标模式的讨论。

“我对 P2P 平台的转型并不是特别乐观,一方面业务转型没那么容易,另外做小微贷款是个体力活,习惯了躺着赚钱,能不能吃苦还说不定。” 上述从业者称,“另外平台间的竞争还是太激烈,肯定会有一些平台被清退。现在行业有点恶性竞争的意思,获客成本越来越高,直接就推高了资金成本,资产端也存在问题,小的平台肯定会面临生存问题。”

另外,对于在过渡期内已经出现的超额融资的项目如何管理,《暂行办法》并没有相应的规定。比如上文中 “珠海 1 号” 的借款周期是 15 个月,也就是说在 12 个月过渡期结束后,还需要 3 个月才能兑付完本息。尽管可以转给小贷、信托等金融机构,或是直接抽贷,但在具体操作中都有一定难度。而即便有了明确的监管规定,大额借款的需求也不会因此消失,倘若这些借款转向地下,便是监管层最不愿意看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