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aejspgw1fajgc051b2j30m80etwkl

进入 12 月,也到了一年当中差不多最冷的时候。由于天气寒冷的缘故,共享单车的主战场不得不从北方开始转移。共享单车行业的各个选手,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向了华南。12 月 8 日和 9 日,ofo 也将先后在广州和深圳两地召开发布会,宣布将与当地有关部门的战略合作。

在广州,ofo 单车和广州海珠区政府达成战略合作,海珠区为 ofo 设立规范停车点。ofo 计划年内完成 6 万辆黄车的定点投放,为市政府提供交通大数据,帮助打造城市慢行系统。未来,ofo 还将吸纳广州居民的车加入 “城市大共享” 计划,推动广州打造低碳城市,资源节约型城市。

在深圳,ofo 将与深圳地铁达成合作。在深圳投放的车辆是由 700bike 定制的高端版小黄车,这也是在全国范围内首次试运营具有定位功能的车辆。

黄橙激战正酣:“顺应人性” 和 “直面人性” 的较量

今年来,共享单车领域入局者层出不穷,每个品牌都占据了一种色彩,有人甚至戏称再不早点行动,颜色就要被抢光了。在这其中最耀眼的黄色和橙色,分别属于 ofo 和摩拜单车,它们极有可能上演当年滴滴快的之争,两家规模体量都在迅速扩大之中,谁能笑到最后还很难说。

摩拜 CEO 向媒体坦诚目前还找不到盈利模式:

“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所以说到创业项目,现在谈盈利还太早了。”

相比之下,ofo 的商业前景稍微清晰一点。ofo 方面称已在部分地区盈利,明年有望实现全面盈利。城市和校园都是 ofo 的大本营,通过覆盖高校的方式,ofo 能非常快速和巧妙的在多个城市布点,培养年轻和有消费能力的种子用户;同时又通过用券补贴及病毒式传播的多重优惠,不断地回馈新老用户。在刚刚过去的周一,ofo 就推出了一天之内无限次免费骑行的活动,延伸到整个 12 月份。此类优惠对价格敏感,忠诚度尚待培养的用户而言无疑是最有效的刺激方式,同时 ofo 也可以获得宝贵的运营数据,了解什么地方对单车的需求最旺盛。

ofo 创立早于摩拜,起步时从校园出发,但这不是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摩拜很多次分享说,他们在设计车辆的时候,充分考虑了人性的弱点,不断的假设盗骑,锁车等各种意外,将车辆的防盗性能放在最优先考虑的位置,不惜提高造价与牺牲用户体验。而 ofo 在用户构成相对单一的校园市场起步,基于对用户的信任采用了简易机械锁,其稳定性提升了骑行体验,车辆舒适度也更高。我们可以简单地把这种差异概括为前者 “直面人性”,而后者 “顺应人性”,把用户的骑行体验放在第一位。

随着两家的运营范围不断扩大,它们都遇到了更挑剔的用户,和更复杂的维护难题。因此,摩拜推出了大大简化设计的 Mobike Lite,投放量逐渐超过了一代单车;ofo 本次在深圳试运行的高端版小黄车也加入了 GPS 定位,同时用差异化的两条产品线增强竞争实力,进一步增加其平台属性。

两家共享单车运营商起步时有不同的思路,在随后的运营过程中却不断地吸收对方的长处。到现在,共享单车领域的竞争,更多的已经不是模式之争,而变成了财力,运营能力与耐力的竞赛。不过尽管如此,两家单车创立之初的基因还是会渗透进产品的运营思路当中。

005aejspjw1fajct5kma1j318g0tmth8

共享单车下一站:解决公共空间和政府关系问题

上一次交通出行领域两强相争是滴滴与优步中国的竞争。在这场竞争当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网约车一开始是以政府规则的挑战者形象出现。网约车不仅便利了人们的出行,更显示出了现有出租车制度的巨大缺陷,同时也倒逼政府出台了网约车相关政策,将其纳入正规化的管理轨道。不过,这种与政府 “软性对抗” 的方式,毕竟是越少越好的。新生事物如果能迅速地获得政府支持,甚至以行政手段加速普及,将会对企业的发展更加有利。

共享单车与政府推行的绿色出行,节能减排的理念不谋而合,是非常容易获得政策支持的科技创业项目。而邻近香港的广深两地,有关部门对公共管理的经验更加丰富,更容易接受各种新生事物。从各地网约车规定的对比可以看出,全国最大的几个城市当中,广州的规定相对北京和上海限制户籍和车牌相比人性化了很多。这使得两家共享单车运营商,在与广深政府增进合作的过程当中增强了信心。

在京沪两地,自行车缺乏 “路权”,车道狭窄,还遭到汽车、电动车夹逼。而遍布广东全省的绿道体系,在省会广州尤为发达,本来就是方便自行车出行的,可以认为华南地区是对自行车更加友好的地区。这也更便于以政府的力量,将其纳入社会管理的共同体之中。摩拜与 ofo 宣布进军广州时,同样是广州海珠区政府邀请两家单车企业加入市政规划,这对于广州市其他区域的政府起了明确的示范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在 ofo 的广州发布会上,政府官员授予了一个编号为 “粤 A001” 的 ofo 定制车牌 (题图),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政府的开明态度。

此前的文章当中我提到过,在已经有良好的市政公共自行车运行经验的城市当中,商业共享单车的推广面临着一定问题,因为普通用户是对价格敏感而忠诚度低的,市政自行车头一小时免费的政策,肯定是无法被商业化的共享单车所采用,因此其确实面临着价格方面的压力,即使具有无桩优势也是如此。不过目前在广州和深圳,并没有像北京或杭州那样如此大范围的市政公共自行车部署。

当时我就建议,在市政自行车覆盖不到的地区,或者是其停止服务的时间段之内,第三方运营商都可以和政府建立一种类似 PPP 的关系,成为参与市政运营的一部分。从他们如今在广州和深圳的布局看来,确实也是这么做的。有了政府的支持,共享单车的推进更将如虎添翼。市政的统一规划,有助于解决单车数量增加后占道,对公共空间的侵犯问题,使得人们在充分享受便利的同时,又不至于使日常生活受阻。

竞争的残酷促使每个竞争的参与者变的越来越快,不断加速其步伐。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都在加速进化过程。ofo 通过城市大共享计划,开始盘活废弃自行车资源,降低运营成本,同时走差异化路线,建立自己的共享经济平台,而摩拜等其他对手也将继续追赶 ofo 的步伐。可以说,无论未来行业如何变化,只有一点不变——用户会享受到越来越完善的共享单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