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fin

编者按:创业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有人形容它像个万花筒,美轮美奂,花样百出;也有人称其为江湖,风云变幻,九死一生。转眼间年末已至,但创业的战火似乎没有一点要平息的意思。从硝烟散去的 O2O 到打得火热的共享出行;从经历严寒的虚拟现实到原力觉醒的人工智能;从形形色色的移动直播到争议不断的互联网金融…… 残酷、兴盛、希望无不充斥着这个战场,于是也有了我们的这份「2016 年度盘点」。希望我们做的事,让来年的你更有力量!

今年 3 月 5 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 2016 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整顿规范金融秩序,严厉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和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底线”—— 在之前的三年里,互联网金融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但在今年,口径由 “促进健康发展” 变为 “规范发展”,打击非法集资也首次出现。这多少是个标志性事件,在那之前,政府依然希望以 P2P 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做些银行不愿意做的事,尽管有问题发生,但人们都相信整体方向并没有错。但随后一些大型平台的风险爆发展示出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也驱动政府部门开始加大行业监管力度。

以此为思路的高强度监管贯穿了整个 2016 年,之前的 1 月 23 日,政法部门开展了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推动对民间融资借贷活动的规范和监管。打击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借贷、网上理财等名义,以高息回报为诱饵,大肆进行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

而在李克强作政府报告 5 天之后,由央行条法司、科技司组织,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逾 40 多家成员单位、行业研究机构及部分银行参与制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 (初稿)》正式出炉。这份文件对个体网络借贷、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和互联网消费金融从业机构的信息披露标准进行了单独的要求。其中,P2P 平台被要求详细披露公司信息、交易总额、交易总笔数等 21 项平台运营信息,同时还要对借款项目、借款人、借款机构的信息进行披露。

这份文件在 5 个月后被进一步强化——今年 8 月 1 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向各会员单位下发了《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个体网络借贷》及《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自律管理规范》的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对信息披露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提出了 86 项披露指标,其中强制性披露指标 65 个、鼓励性披露指标 21 项。会员应该遵循 “谁提供,谁负责” 的原则,建立健全信息披露管理制度,完善信息披露流程,会员不得进行延迟披露、遗漏披露、虚假披露、伪造披露、欺诈披露、夸大披露与误导披露,不得对不同产品做不恰当的比较。

监管大幕正式开启是在 4 月 14 日,那天由央行牵头、多部委出台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公布,随之而来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为期一年。文件要求全国各省市暂停登记注册在名称、经营范围中含有金融相关字样的企业。这份文件按照 “谁家孩子谁抱走” 的原则,强调了采取” 穿透式” 监管方法,根据业务实质明确责任;并提到重点整治方向包括 P2P 网络借贷、股权众筹、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以及跨界从事金融业务、第三方支付和互联网金融领域广告等行为。

在这份文件公布的前一天,教育部也牵头银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和整治。该通知要求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和整治,防止学生陷入校园贷款陷阱,教育学生要梳理正确的消费观念,教育和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

但在那之后,借贷机构的暴力催收、变相高利贷和影响恶劣 “裸条”事件再度让高校金融领域蒙羞。到了 8 月 24 日,银监会再次强调,对校园网贷采取 “停、移、整、教、引” 五字方针:要求暂停涉及到暴力催收、发放高利贷等违法违规业务,按照管理规定移交相关部门,整改存量业务;加强教育、规范引导。之后,广州、深圳等地陆续推出了针对校园贷的地方监管政策。

在 8 月 14 日,银监会正式发布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这份指引叫停了此前业内 “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 为 P2P 联合提供资金存管的模式。8 月 17 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央行、银监会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房地产中介管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之后颇具争议的 “首付贷” 也被叫停。

8 月 24 日,由银监会等四部委出台的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是下半年行业最重要的文件,这份文件规定网贷借贷金额应以小额为主,并明确划定了借款人的借款上限。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 20 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 100 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 100 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的借款总余额不超过 500 万元。

整个 2016 年,监管层的管理力度还是集中在了问题频出的 P2P 网贷行业,在经过两年的野蛮增长之后,网贷行业作为中介信息平台的定位越来越明显,监管方向也趋向小额分散的定位,落实作为银行等传统机构的补充,覆盖传统银行难以覆盖群体人群。

而对于消费金融和众筹行业,监管层的态度依然以鼓励为主。3 月 30 日,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要求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市场,积极构建消费金融组织体系、不断推进消费信贷管理的模式和产品创新。另外,加大对消费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最终不断优化消费金融的发展环境。要求加快推进消费信贷管理模式和产品创新。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抵质押模式,开发不同首付比例、期限和还款方式的信贷产品。

在众筹行业,北京和上海都将 “鼓励众筹业务发展” 写进了本地的 “互联网+” 行动实施意见中。同样,在今年 4 月 12 日,国务院批准并印发《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方案》,将 “支持上海地区为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创造条件” 列入 10 个先行先试重点突破的工作之中。

到了年末,人们发现以区块链、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技术开始崭露头角,人工智能的一些概念已经在金融业变成了实在的产品。

“金融业是个最典型的例子,比如在股票交易中,AI 可以处理很多的数据来决定买什么。这些数据不光光来自历史交易的技术分析,专家在媒体上发表的观点,新闻动态的分析,到互联网上所有会对股价有影响的数据,AI 的引擎就能自动的把他解读出来。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通过 AI 把坏账率从 4% 降到 3.9%,把保险赔付率从 3% 降到 2.9,就已经是很高很高的利润。” 李开复,创新工场的创始人在 TechCrunch 北京峰会上这样表示。

回顾 2016 年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一边是网贷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压力,但在这背后,互联网保险和消费金融得到了飞速增长,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创新科技已经准备好抢走人类的饭碗。到底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2016,大浪淘沙、惊心动魄,还是火山爆发、风口将至,可能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答案。


由动点科技发起的第六届 ChinaBang Awards 互联网年度评选向大家发出线上提名邀请!在这个阶段,所有网友都可以根据我们所提出的奖项分类,列出你心目当中最符合这一奖项的公司、产品或者人的名字,并且在稍后的投票阶段,为你支持的候选项投上宝贵的一票。

2016 年有太多值得我们铭记的人和公司,他们在创新的道路上披荆斩棘,这些人的努力都值得鲜花和掌声。参与提名,让奋斗了一年的创业团队能得到更广阔的舞台,走上属于他们自己的红地毯。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参与提名。

cb2017_timing_maike_180x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