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航拍,无人机也可以做更多事情。

一些迹象表明,无人机市场正在降温。2016 年的 CES 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有 100 多家无人机厂商参与,而到了 2017 年,参展企业不足 40 家;在资本层面,2016 年第三季度,全球无人机行业只有 5500 万美元的融资额度,这个数字在 2015 年同期则是 1.34 亿美元。但与此同时,关于无人机的更多应用的落地正在悄然进行,例如帮助维修巨型喷气机,辅助粮食种植,亦或是包裹投递,为物流和农业带来了很多商机。

“像大疆这样的无人机生产商也会有 toB 的业务,但他们的重心还是在硬件上,我们做的则是软件开发。可以理解成大疆是苹果,我们是给 iPhone 开发 App 的开发者。” 伯镭智能的创始人 Jacky Hu 告诉动点科技,这家公司正在研究怎么样用无人机做更多的事情。作为大疆的合作伙伴,伯镭可以在大疆的无人机上做更多的二次开发和硬件改装——他们开发了一个名为 “Boonray Filght” 的 App,可以用手机或者 iPad 操纵无人机自动飞行,通过预先的路径设定,无人机可以自动完成环绕大楼、桥梁的飞行。

真正让它派上用场的是一些特定场景,比如光伏行业中的电站巡检——光伏电站在工作过程也会产生热斑,而高架的光伏板大大增加了运维的难度。在伯镭的解决方案中,他们把无人机上的相机换成了具备热成像功能的摄像头,Boonray Flight 通过图像识别技术可以让无人机飞行轨迹始终与光伏板保持平行。将获得的热成像图片通过伯镭开发的 Perceive 系列数据分析软件可以实现对热斑位置的定位。这些数据会被存储在伯镭打造的云数据中心上,借助与企业 ERP 系统的对接,可以方便的让运维人员处理这些问题。

一些工程勘测中也会用到这样的产品和服务,比如桥梁的检修——以往需要好几个蜘蛛人才能完成的拍摄工作,现在依靠无人机就可以完成,通过设置好的路线,无人机可以记录下整座桥梁上可能出现的裂痕、或是其他安全隐患。伯镭已经跟一些地方政府建立了这样的合作,他们针对不同行业和应用场景 (比如航空测绘、光伏电站巡检、设施检修)开发了对应的数据处理软件,企业可以购买包括无人机、人工服务和软件在内的全套解决方案,也可以只购买其中几项。

“大疆当然也可以自己做这些业务,但目前他们还没有做,更多的集中在硬件上。我们做的实际上就是在他们已有的飞行平台基础上根据特定的场景进一步开发应用相关方案及软件产品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打比方来说,iPhone 的摄像头已经很好了,但还是有很多人要用美图秀秀,我们扮演的就是美图秀秀的角色。”Jacky Hu 说。在国外,类似的公司发展的要更快一些,比如 Skycatch,他们的工作就是在高空中采集高清的图像和视频信息,客户只要到 Skycatch 的软件平台上指定自己需要采集的数据,Skycatch 就可以自主规划如何完成任务并将数据传回给用户——他们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建造业、矿业、太阳能行业以及农业,在矿业,采矿公司可以实时的追踪他们挖到的矿产数量,并对原矿石进行质量评估,及其对其他方面的数据进行实时分析。与伯镭一样,Skycatch 也在使用大疆的无人机。

在中国,无人机公司大多还是把精力放在了硬件开发上,Jacky Hu 相信这会给伯镭带来一些先发优势。从某种角度来说,硬件产品生命周期都比较短,而且在模式上比较难突破,而借助软件及服务却是一个更加有机的做法。在 Jacky Hu 的规划中,当占据足够大的市场份额时,形成相关行业的大数据库,这又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伯镭在去年获得了一轮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他们现在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