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感科技:创始人曾参与玉兔号月球车研发,如今要让机器人自由行走 | 创业

让机器人在陌生环境中自由行走,这是目前机器人研究的重点,而SLAM(同步定位与地图构建)便是帮助机器人实现该功能最为重要的技术之一。

目前用在SLAM上的传感器主要分两大类:激光雷达和摄像头。其中激光SLAM的研究起步较早,有报道称其早在 2005 年,已经被研究的比较透彻了,在理论、技术和产品落地上都有相对成熟的方案。然而,随着计算机视觉的迅速发展,vSLAM(视觉 SLAM,以摄像头为传感器)却后来者居上,因为信息量大、适用范围广、价格便宜等优点而广受关注,拥有无限的商业价值。

而站在风口之上的速感科技便是国内最早一批研究vSLAM技术的企业之一,主要为行业提供集成了vSLAM等算法的嵌入式视觉传感器、高精度导航定位控制器和机器人底盘。成立3年来,速感科技也被资本层面极度看好,目前已累计完成4轮次超过1亿元人民币投资,其中2017年10月宣布完成的B轮融资额更是高达千万美元,团队员工也增加到了68名。

又是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了众多的大学生创业项目,但这些项目良莠不齐,很多大学生创业项目被标上了不靠谱的标签。速感科技其实也是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但它似乎靠谱得多。

据速感科技COO吴欣介绍,速感科技CEO陈震于2012年以本科学生的身份进入了某实验室,开始接触国家级军工相关的、以SLAM技术为主的视觉课题研究项目,参入了玉兔号月球车的研发,旨在利用vSLAM等技术帮助玉兔号在月球上行走;2014年,因为在一个大学生挑战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被点亮资本相中并获取了一笔天使轮投资,此后,陈震便创立了速感科技。

公司成立之后的最初两年,速感科技并没有着急商业化,而是静下心来继续做研发,“我们在14、15年内主要工作就是vSLAM的研发以及算法的工程化,直到16年才正式推出商业化产品。”吴欣如此介绍。

据介绍,在速感科技创立之时,国内对vSLAM技术其实并不重视,而速感科技也因此成了国内最早研发vSLAM技术的企业,由于起步较早,速感科技也累积了多项以vSLAM为核心算法的技术,拥有近30项原创知识产权专利技术。其中团队自主研发的vSLAM算法更是可以融合多种传感器(激光雷达、惯性测量单元、里程计、超声波等)数据,从而获得稳定且准确位置姿态信息,可帮助机器人等智能设备获取三维空间环境信息,使其具备自主移动、路径规划、场景理解等能力。

“我们的算法已经达到,甚至超越国际主流商业化算法,在计算成本降低40%的情况下,可以提高10%-15%的计算性能。”速感科技CEO陈震曾在某活动中如此介绍。

看好扫地机器人的市场

当算法已经相对成熟之后,速感科技于16年开始推出硬件产品,其已经先后推出了工业级的SLAM控制器(配合激光雷达,可进行高精度的自动化物料运输等)、双目结构光摄像头(对标英特尔RealSense,主要运用于服务机器人市场)、单目摄像头模组(配合高性价比的嵌入式芯片以及陀螺仪等,旨在解决扫地机器人在空间中的导航定位以及路径规划等问题)。

其中,扫地机器人市场乃是速感科技目前重点关注的市场。

据资料统计,2016年在中国本土生产、制造及出口的家用扫地机市场出货量约600万台,而对比欧美等发达国家18%的扫地机器人市场渗透率,中国扫地机器人市场渗透率不足1%。因此,扫地机器人市场及其巨大。

为此,速感科技于2016年年底把前端的视觉采集装置和后面的嵌入式计算融合到一起推出了传感器M32;2017年又推出了L01,可以在1瓦点功耗内,将整个系统的采集速度提高到90赫兹,而且重量还很轻,仅20克,而价格也仅仅是200块钱左右。

据吴欣介绍,目前扫地机器人主要划分为三代:随机乱撞式扫地机器人(第一代)、弓字形规划式扫地机器人(第二代)和导航建图式扫地机器人(第三代)。

“由于第二代扫地机器人采用的陀螺仪方案在欧美家庭中常用的地毯上不好使,因此即使是在市场渗透率更高的欧美市场,其扫地机器人也更多属于第一代的乱撞式扫地机器人。”吴欣表示速感科技提供的第三代扫地机器人方案将成为传统扫地机器人升级换代的最佳方案。

因为据吴欣介绍,速感科技是目前市面上唯一一家能够对外提供第三代扫地机器人技术解决方案的企业。

“不管是irobot还是小米,虽然都自主研发了第三代扫地机器人的关键技术(分别为vSLAM和激光SLAM),但它们的技术方案都不对外销售。”吴欣透露占据80%市场的扫地机器人企业多数都没有技术研发实力,而它们都是速感科技的潜在客户,“我们可以帮助它们将扫地机器人从第一代或第二代升级到第三代。”

算法是难点和壁垒

吴欣介绍,应用于第三代扫地机器人的激光解决方案,最大的难点在于激光器的制造;而视觉方案虽然制造容易,但在算法层面的难度却更大。

“比如irobot之所以能够研发出基于视觉的第三代扫地机器人,也是因为其于2012年花了7400万美金收购了一家最早将vSLAM用于扫地机器人的公司——Evolution Robotics,而且此后irobot又花了2到3年的时间研发,最终历经千幸万苦才推出基于视觉的第三代扫地机器人。”吴欣表示技术难度虽然很难量化,但我们还是可以从龙头公司的经历中看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外,关于市场上的开源算法能否降低技术难度?吴欣也并不以为然。吴欣表示很多开源软件虽然可以跑在算力强大的PC上,但想要跑在对算力、能耗要求较高的嵌入式产品中缺失不容易的。“所以,人工智能行业目前主要在做两件事,一是做更好的芯片,增加算力,二是不断地对算法进行修改,使其能够适配芯片。”吴欣认为开源算法并不会对速感科技造成太大的威胁。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扫地机器人领域以外,吴欣介绍速感科技的vSLAM技术还可以运用于AR/VR、工业自动化、智能电视、无人驾驶、安防监控等更多领域,让更多设备具备视觉感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