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A:全美第一的随机视频社交 APP,00 后的世界了解一下?| 创业

HOLLA

HOLLA 一举收购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Monkey,最先伸出橄榄枝的是对方。

这是一款只要轻轻点击,便运用随机配对系统,让用户以最快速度和全球各地的人建立视频聊天的社交 APP。“其核心价值就在于,让你足不出户就可看到世界各地的人,直接对话。”创始人陶沙告诉动点科技。

这让 HOLLA 在极为依赖社交网络的青少年一代里迅速蹿红。2017 年 5 月,HOLLA 进入美国社交软件榜前 30;8 月完成 20 亿用户配对。如今,HOLLA 已被翻译成 17 种语言、覆盖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也使得 HOLLA 赢得上千万人民币的投资,每年有几千万元的可观收入。

HOLLA 还刚刚完成了对澳洲同类竞争对手 Monkey 软件的收购,这使得 HOLLA 在随机视频细分领域中几乎占据统治性地位。

此前,在北美实时视频社交的赛道上,HOLLA 是身先士卒的老前辈,Monkey 则是不甘示弱的佼佼者,双方同属陌生社交的随机匹配派,主打 00 后用户。

据陶沙透露,此次并购是 Monkey 创始人主动伸出橄榄枝并以低价出售给 HOLLA 的,而并购的完成意味着 HOLLA 在北美视频社交这个细分领域已可以占据 90%以上的份额,而 HOLLA 自身的产品也将触角延伸到了近 200 个国家和地区。

陶沙 1991 年出生于南京。他的成长路径,可谓是大多数“码农”的典型。

凭借出色的成绩,高中毕业后,陶沙不仅拿到了“美国本科第一工程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录取通知书,还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就读计算机科学专业。这一选择,为他将来的休学决定埋下伏笔。

大三那年,他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回国创业。

那一年是 2014 年,被称作“中国创业元年”,和互联网挂钩成为创业新常态。在陶沙看来,那更像是疯狂的一年,“所有人都在找融资,都在投钱,而我也是这个疯狂年代的产物之一。”

在幸运融到资后,陶沙毅然加入了这股风起云涌的创业浪潮中。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蓝鲸直播。该项目先后完成两轮融资,第二轮达到百万级美元。但遗憾的是,维持不到一年后,陶沙决定终止项目。“生意是门好生意,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陶沙如此总结道。

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琢磨和思考,陶沙终于又有了新的灵感。在一次南京到北京的火车上,在短短两个小时内,他便写出一款移动端随机视频聊天 APP 的程序 Demo。2016 年末,陶沙及团队终于推出了 HOLLA 的正式版本。

早期,HOLLA 通过第三方排名推荐、基于需求的同类产品搜索等渠道完成了冷启动。Omegle 用户基于需求会去 APP 端搜索同类产品,商店会自动匹配到 HOLLA 这样的相关产品。 半年前,HOLLA 开始和 Youtuber 合作,一些 Youtube 上的网红会使用 HOLLA 来制作一些有趣的内容。陶沙透露,在 Youtube 上,有关 HOLLA 的视频已经有超过百万的收藏。

在陶沙看来,一开始很多人使用陌生人视频应用是出于结识异性的欲望,但实际上,线上陌生人社交需求是极为多元的,“有的人可能刚刚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就是想通过 HOLLA 看看身边有什么人。”HOLLA 会根据用户的个人信息、社交行为进行数据分析,学习其偏好,预测其跟谁匹配会更合适。

HOLLA 是一个轻运营的公司,但陶沙很看重社区的调性,他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健康、积极、友好”的社区。为此,HOLLA 建立了一套复杂的审核机制,采用机器学习技术,实时监控聊天中的截图,机器监控 90%,剩下的需要 24*7 人工审核。一旦发现违禁内容,HOLLA 会立即封禁用户。

在变现上,陶沙也不愿意透支社区的调性来获取短期利益。目前,HOLLA 在美国地区的男女比例接近 6:4,但总体来说仍然是男多女少,针对那些确实有结识异性需求的用户,可以通过购买宝石获取匹配异性的机会。

“女性是这个平台的稀缺资源,但我们不会把女性当物品来卖,给平台的钱不是给女性的打赏,打赏本质上是交易,只要有交易,就是在提供服务,就会出现裸聊的情况。”

做了社交之后,陶沙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想法也跟最初不同了。他一开始假定每个人都是有话题可以聊的,但通过 HOLLA 呈现的数据,他发现,由于地域、文化、经济水平等差异,其实人和人是很不一样的。

“这个社会隐形的玻璃很多,要实现‘地球村’任重道远,HOLLA 的职责之一就是在不一样中找一样,做满足更多人需求的东西。”陶沙说。

在 HOLLA 上有一个功能叫 tag(标签),基于机器学习算法,能在几秒内通过标签快速匹配用户,目前已经归纳了 LGBTQ、青少年、游戏、吐槽、宠物、才艺等标签。陶沙觉得,陌生人社交就是想倾诉,那就给他们制造一些话题,让他们倾诉。

合并之后,HOLLA 下载量达数千万,月活数百万,其目标是成为海外市场最大的陌生人社交服务商。“海外像 Tinder 这样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很多,我们希望通过新颖的产品形式和丰富的产品矩阵,挑战成为一个更年轻的社交应用。”陶沙说。

融资方面,HOLLA 已于今年 5 月完成了五岳资本和大观资本投资的数百万美元的 A 轮融资,黑桃资本、唐彬森、王刚和 GGV 资本均参与早期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