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方中联:再也不怕天价医药费了!它用 AI 来推动合理用药 | 创业

据中国医药网报道,2018 年,我国药品市场规模可达到近 2 万亿。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市场,有很多机遇,不过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如何让患者合理用药?尽管市面上有很多提供系统软件的第三方合理用药公司,但数十年来,这个市场都“风平浪静”,而 医方中联 的出现则希望为合理用药行业添加新的定义。

成立于 2017 年 3 月的医方中联属于第三方药事服务平台企业,其运用“ SASS 化 AI ”技术帮助医疗机构实现“知识图谱”及“处方流转”。医方中联旨在终止医药之间沉重的利益关系,贯彻“医药分开”的政策,提升患者的就医体验。

如前文所述,合理用药行业已经存在数十年,但是一直不温不火。医方中联的创始人徐国勇向动点科技解释了其中的缘由:“合理用药不是医院的痛点刚需,但因为政策的原因,每个 医院 都要实践合理用药。然而,市场上合理用药公司的商业模式却注定了‘做不大’。他们都是一次性售卖软件的形式,这会使得医疗机构的监管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就没有持续的动力付费了。所以,整个市场不热。”

此外,据徐国勇表示,目前的第三方合理用药公司主要管理一些基础定性的用药安全问题,如用药禁忌等,没有涉及到提醒药的性能、疗效、性价比等分析。这让合理用药管理系统在医院处于“可用可不用”的尴尬地位。

为避免这些问题,提高合理用药的使用率,医方中联做了很多探索。首先,医方中联并不是直接面向医院销售系统软件,而是提供一个合理用药审核 API 接口服务。商业保险公司、医疗机构、HIS 厂商都可以接入其审核平台,接下来,医方中联为合作伙伴提供知识体系和数据服务。

“我们提供一个如百科的开源式知识平台。所有的医院专家都可以到我们的平台上打造知识体系分享知识内容。我们只负责开放审核处方的规则。这样从性价比上来说,我们就有很大的优势。比如说传统的合理用药软件要卖二三十万,我们的开源式平台只需要几万块钱。”据徐国勇解释,开源式平台类似 360 的百科词条,是为医疗机构搭建的一个药品相关信息的加工平台,最后可形成医院专属的药品知识体系。

“现在的合理用药公司提供的软件比较固化,其规则不能进行多维编辑,定制。而实际上,医疗机构的药品目录和临床知识随时都在更新变化。我们通过多维编辑的方式让医院去维护定制自己的知识体系。而且,这个知识体系,医院可以选择共享,也可以选择不共享。”徐国勇表示,医院输出的知识体系只是数据积累的一方面。为了给医生提供更精准的 AI 审方服务,医方中联还结合了十几年来的临床医药学书籍及指南、厂家说明书等数据。最后通过自动化算法,抽取出相应规则,给出用药指导建议。

不过,徐国勇认为给医生提供用药参考和用药审核只是非常基础的一个环节,并没有实现处方生命周期的闭环。“在整个合理用药过程中,传统合理用药公司只做了三分之一的工作。合理用药一个完整的闭环是由三部分组成:医生端的处方用药辅助、医院对处方流转的监管、患者取药及后续疗效跟踪。为了实现处方生命周期的闭环,医方中联主要从院内处方监管和院外处方流转两个方面相互协作:

  • 院内处方监管:医生在开处方时,只要调用用药审核 API 服务,就可以在百科平台上面检索相关疾病的用药治疗方案作参考。然后,医生把处方信息上传到云平台的审核引擎,平台会反馈处方的风险,给医生的处方做审核评估,其中包括药物的安全性,经济性和有效性。另一方面,院方的后台管理者也可以监管医生的用药决策情况是否合理,在必要时可进行行政控费干预。
  • 院外处方流转:患者取药的过程中,在医疗机构同意把慢病药品、自费药品和贵重药品处方流转到院外时,患者可以通过用药管家 App 检索自己的处方,并且在 App 上可“货比三家”。“现在,国家对医院的药占比有要求,医院需要控费,同时患者不用在医院排队买药,医院的药占比指标也得到有效控制。

“我们不是单纯的一个审方软件,我们做的是知识内容的服务。”徐国勇再次强调。有这 20 多年医药行业经验的徐国勇非常了解整个合理用药行业的停滞点——商业模式跑不通。所以,他带领了一个涵盖 AI 人才和医药人才的团队对该行业进行新整改。“合理用药系统软件时代已经过去,我们要开启合理用药知识内容付费新时代。”徐国勇透露,医方中联免费向合作伙伴提供合理用药 API 接口,面向合作伙伴收取即时更新的知识内容升级服务费是可行之路。目前其合作伙伴包括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等。

另外,医方中联尚未融资。无论是对传统合理用行业的商业模式革新,还是运用了处于风口的 AI 技术,似乎都是寻求资本的谈资。不过徐国勇表示, “投资热潮终究会过去,医疗创业项目发展周期比较长,专注于合作伙伴和既有盈利模式可以让我们走的更长久。”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