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智能硬件市场上无疑有两大明星,一是智能音响,二是 “翻译宝”。

2017 年初,科大讯飞推出晓译翻译机;2017 年 11 月,百度发布与途鸽共同研发的共享 Wi-Fi 翻译机;2018 年 1 月,搜狗一连推出了 “搜狗旅行翻译宝” 与 “搜狗速记翻译笔” 两款翻译类产品;2018 年 6 月,科大讯飞又发布了翻译机 2.0;近日,小米生态链企业香蕉出行又联合微软发布了魔芋 AI 翻译机……

“翻译宝” 类市场已经迎来百家争鸣之势,然而,从百家争鸣到百团大战又还有多远的距离呢?因此,2018 年 7 月 3 日,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杭州 2018 上,我们特意邀请了搜狗科技副总裁吴滔,畅谈 “翻译宝” 类产品的机遇与挑战。

搜狗推 “翻译宝” 的初衷

吴滔在硬件研发上其实很有经验,搜狗最早涉足的硬件,即 2014 年底宣布推出糖猫儿童智能手表便是由吴滔主导开发的。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当后来智能手表手环市场一片哀鸿的时候,以糖猫为代表的儿童手表类产品却表现出逆势增长之态。据 IDC 2017 年的统计,糖猫已经成为智能硬件领域前五、儿童手表领域前三品牌。2016 年出货量达到 130 万左右,仅 2017 年上半年便完成了 100 万销量。

由此可见,吴滔有着灵敏的市场洞察。那么,在继糖猫儿童类产品之后,搜狗又推出搜狗品牌的翻译类产品的原因是什么呢?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儿童手表类产品不行了。“儿童手表经历了 3 – 4 年的发展,从市场规模来看依然处于一个稳定上行的趋势。” 但吴滔表示目前儿童手表行业已经趋于同质化,而且价格战严重。另外,虽然吴滔认为儿童手表一定会是一个改变儿童学习和生活方式的产品,但至少从目前阶段来看,儿童手表类产品并不是搭载人工智能的最佳载体。

另外,吴滔也表示搜狗做翻译类硬件其实也是技术迭代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搜狗一直以来在人工智能上的布局都是围绕着语言为核心来做的,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搜索所积累大量数据使我们有机会在自然语言理解上做更多的事,后来,在深度学习的加持下,我们的翻译能力取得了较大的进步,目前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可用的程度。” 因此,吴滔认为,无论是翻译宝还是翻译笔,都是搜狗针对不同人群和场景做的翻译技术落地。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一定要做硬件?

是的,如果仅仅只是翻译,手机下载一个 app 不行吗?用户为什么要抛弃这种更低成本的方式而选择购买昂贵的硬件呢?或者说,单独的硬件能提高多少百分比的翻译准确率?

对此,吴滔首先承认,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如今很多手机 app 的翻译水平的确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不过,吴滔认为技术最终落地形态的选择还得看用户的使用场景和使用方式。

“以我们的旅行翻译宝举例,这款产品主打旅游市场,当你与手机 app 对比使用时会发现,1、手机按屏交互很不方便;2、手机识音范围太近,不适合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3、手机流量漫游等导致沟通可能会有好几秒的延迟,导致沟通体验糟糕。” 因此,吴滔认为在这个场景中,开发一款独立硬件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们的旅行翻译宝主要有两个核心卖点,首先是离线功能,我们的设备可以完全脱离手机不用流量也可正常使用;其次,我们的旅行翻译宝上还有视觉功能,只要对着路牌、菜单、商品信息等拍一张照片,即可完成相关信息的翻译,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视觉往往比语音更重要,但之前友商们居然都没有这个功能。” 吴滔说。

据了解,离线功能也是搜狗一定要单独做硬件的重要原因。

吴滔介绍,想要实现离线翻译功能其实面临着诸多挑战,首先,很多手机,尤其是千元机在运算能力上是不足以支持离线翻译功能的。“我们的旅行翻译宝里主要有 3 大引擎:识别、翻译、语音合成,这三个模型放在云端没有问题,但要放在离线设备上,对运作能力的挑战还是非常大的。”

另外,吴滔表示,深度学习训练模型也是非常大的,即使翻译宝经过了压缩,其也得消耗接近 2 个 G 的内存空间,而一般的手机,你打开 2 个 G 内存的应用,手机就基本上没有办法用了。

综上两点,翻译类产品做硬件也算是现阶段的必然。不过,吴滔也表示,随着 MPU、TPU 的加入,未来手机其实也有机会革掉这些额外硬件的命。

友商环伺,搜狗拿什么应对竞争?

就像开头说的那样,翻译宝类产品已经呈现出了百家争鸣之势,谁也不知道百团大战将于何时开打。那么,面对未来的可能的竞争,搜狗有什么杀手锏?

对此,吴滔表示搜狗的优点主要有 3 点:

第一,整体核心布局的战略还是很清晰地,就是做语言和以语言为主体的。

第二,以语言为闭环点技术上,搜狗核心竞争能力是很强的。“比如自然语言理解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在这上面我们是有搜狗输入法,可以收集到大量语料数据,所以在对话以及自然语言交互方面,我们是有更大优势的。”

第三,搜狗有搜索引擎。“这是过去在各行业里技术壁垒最高的产业,在中国做搜索是很少的,而我们便是这样的少数派,基于对于语言的理解,对于问答体系的理解,基于知识图谱,实际上我们已经把整个智能问答引擎搭建起来了。” 吴滔认为搜狗基于搜索引擎更能理解用户的真实意图。

最后,面对竞争,吴滔表示搜狗目前不会去打价格战。“我们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离线翻译、拍照翻译等),这一点来讲我们不存在所谓的价格战,只有没有别人强大的时候价格才可能是你唯一的优势。”

“但凡打价格战的都是没有自己核心技术的。” 吴滔强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