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精酿啤酒比工业啤酒好在哪里吗?它又是如何获得无产中产阶级青睐的?

“国内还有 95% 的人不了解精酿啤酒,很多人以为啤酒就是像常见的工业啤酒差不多的味道,其实啤酒也可以有非常丰富的口感,味道比红酒甚至鸡尾酒更丰富。” 酒花儿创始人沈恺讲到。

酒花儿是一家精酿啤酒全产业链公司,覆盖了生产、销售、流通、媒体环节。旗下酒花儿 App 是精酿啤酒爱好者的聚集地,就像一款 “精酿啤酒界的大众点评”。打开酒花儿,可以看到最新的酒吧推荐、精酿产业的相关资讯,以及各种新酒的测评;搜索某款酒,能看到爱酒人士多个维度上的评价。酒花儿矢志不渝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精酿啤酒的普及和推广。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情?创始人沈恺讲道,他这一辈子是跟酒扯不掉关系了。身为著名黄酒品牌 “古越龙山” 沈永和家族的第七代传人,沈恺从小就受酒文化的浸染。本身也爱酒如命,沈恺还考取了 WSET 葡萄酒与烈酒三级品酒师执照。

而精酿啤酒是沈恺 2007 年在美国才第一次尝到,第一感觉是苦但回味很丰富很特别。他发现原来啤酒经过不同的发酵方法可以是苦的甜的,可以是酸的涩的,甚至可以产生类似于花香、松枝味、水果香等前中后调。而此时国内,啤酒的市场仍被口味单一的工业啤酒占据。

在大众消费向个性化消费转变的大背景下,国内的精酿啤酒市场俨然一片蓝海。沈恺决定辞掉谷歌的高薪工作,投身于这片蓝海中。

精酿啤酒界的 “大众点评”

针对国内不成熟的精酿市场,沈恺没有急于开拓市场,占领市场份额,而是做了一件纯投入没有盈利的项目——酒花儿 App。沈恺的背后,是他带来的拥有谷歌背景的团队,本身在 App 开发和流量经验上有足够的专业度和经验。“第一年完全没有收入,几百万的运营成本靠的是对这个行业足够的信心。” 沈恺说道。

酒花儿不单是一个工具属性的点评类应用,它的更大价值在于,通过互联网的途径,从爱好者和产业从业者两个维度上连接起了这个圈子里的人。依托于最初的精酿点评功能,酒花儿自然形成了社区与内容。截至目前,酒花儿的精酿酒库现已收录超过 15000 款精酿啤酒,并仍以每天超过 30 款的速度在增加,点评数超过 20 万条。沈恺介绍说:“酒花儿可以说是发烧友和精酿的重度消费者的聚集地。” 这对于沈恺来说,就是沿着精酿产业链开拓其他业务的最优质人脉。

时机成熟之后,酒花儿 App 上开辟了一个垂直版的啤酒线上商城专卖进口啤酒。一方面,这部分收入可以平衡 App 运营的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电商形成社区与平台价值实现的闭环,既可以在啤酒销售上做更多的实验与尝试,也是不断吸引与留住新的对精酿感兴趣人群的一种手段。

国产啤酒的 “梦想酿造”

在国内大众啤酒日趋饱和情景下,精酿啤酒逐渐也变成标签化商品。曾有位俄罗斯酒吧老板说道:“当他们喝下那些昂贵的啤酒而非大路货时,也向外传送着一种高人一等、品位非凡的感觉。” 所以精酿啤酒被定义为昂贵、小众。

沈恺不以为然:“我认为好的精酿啤酒是平衡的,味道不见得要苦但要吸引到一部分忠实的消费者。很多人觉得小众的东西大众化之后,独立性或私有性会影响,这是我反对的。我觉得精酿啤酒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东西,而是值得被传播,被大众接受的事物。”

国内的精酿啤酒市场流通的大多是进口啤酒,鲜有国产品牌。进口啤酒不仅定价偏贵,且口味与国内略有不同。基于此,沈恺从创立酒花儿开始便有投资建厂生产国产精酿品牌的打算。沈恺一边运营酒花儿社区,一边找来了原来上海酿酒协会创始人和国外的专家研制出了适合在国内普及开来的几款精酿啤酒配方。2016 年 10 月,沈恺收购了安徽宿州的一个小啤酒厂,并将其从一个只有 200 吨产能的小厂改造成年产能 1800 吨适合精酿生产的大厂。很快,一款叫做 “梦想酿造” 的国产精酿啤酒品牌诞生了。

梦想酿造的定位与行业里强调精酿小众性、高端性的特点不同,沈恺从一开始就特别反感把精酿包装得 “高大上” 的行为。由于自己建厂,成本得到有效控制,梦想酿造 330ml 的价格在 15 元一瓶左右。“我觉得精酿走入误区的一点就是把自己曲高和寡,有些人甚至不想让很多人喝到,强调小众性。其实这很危险。” 沈恺讲到。

同时,沈恺也投入很大的精力在产品的开发研制,梦想酿造每年和国外酒厂要进行 12 次合酿。 沈恺说:“ 8 个人的酿酒团队,我们自己光喝酒和测评就花了不下 100 万。”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 2017 布鲁塞尔啤酒挑战赛中,梦想酿造旗舰款 “小目标淡色艾尔” 和 “老司机 IPA ” 获得奖项。截止目前,梦想酿造已拥有 16 款产品,其中 5 款为瓶装啤酒,其余为桶装和易拉罐装,酿造的生啤已销往全国范围内的 1500 家酒吧。

取得这样的成绩,沈恺归功于精心经营一年的酒花儿 App  “酒花儿上有经销商、也有各地的酒吧老板,几乎覆盖了整个产业链的人群。”

创业从没有终点

永不止步的沈恺在打造了精酿啤酒的 “大众点评”,创造了国产精酿品牌之后,下一步计划是开酒吧。“以上海来看,精品咖啡店有几千家,而精品酒吧只有三百多家,还存在很大的市场。酒吧的意义在于给梦想酿造更多品牌露出的同时,也可以打造酒花儿从线上到线下和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的闭环。”

今年 1 月份,酒花儿宣布完成 IDG 领投的数千万 A+ 轮融资。目前,酒花儿旗下拥有 6 个子公司,分别是具备精酿牌照的酒厂和精酿品牌 “梦想酿造”、销售公司、社区酒馆、垂直 APP、精酿啤酒海淘电商。

从生产到销售,从社区到酒馆,三年间沈恺创造了一个属于精酿啤酒的 “帝国”。而听起来,他仍不满足:“现在的一切还是崭新的,国内还是有 95% 的人还是不了解精酿,未来需要的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沈恺讲道,自创业以来,工作就占据了几乎所有的时间,甚至没有时间消费和享受生活。问及有没有后悔放弃谷歌高薪工作,沈恺说道:“现在的工作带来价值要比以往高得多,毕竟互联网行业的想象空间已经不多,而国内的精酿啤酒市场还几乎是一片空白。”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