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深圳 2018 | 数码港湛家扬:在发展快轨上的大湾区,金融科技的机会在哪里?

说起亚洲金融,香港一定会是一个重要的话题。随着中国政府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推进建设,香港作为一个金融成熟的城市,是大湾区整个创新的重点。那么,对于大湾区来说,金融科技的发展前景究竟如何,深圳和香港应该如何发挥自身力量,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企业或者创业者应该如何实现快速的弯道超车?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活动中,数码港公众使命总监湛家扬博士分享了对这些问题的见解。

首先,对于深圳和香港来说,金融科技的发展前景怎么样?湛家扬认为深圳和香港在这个方面各有优势。“香港有悠久的历史,很多的人才,但香港没有这么大的研发规模,香港的市场大小也是有限的。”他分析了香港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现状。他认为,香港有一个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香港的金融科技公司,付款都要获得金融局的许可证才行。大家也相信香港的金融管理局。”他认为这让香港的企业可以更快更顺利的走向东盟国家。

说到大湾区的创新,很多人会和硅谷相提并论,但是湛家扬表示:“在大湾区,我们希望能够超越硅谷,而且是用 5 到 10 年的时间去超越它。”说出这种豪言壮语,并不是湛家扬的主观认知。他从客观因素上分析了这样的信心来源。“香港是出色的金融中心,深圳是科技和创新的枢纽。香港可以融资,深圳可以搞研发。珠三角城市可以做生产。”他说。

此外,湛家扬还指出香港在人才储备上也有相当的实力。“香港有 5 家大学,他们的排名都是在世界前 100 名。我们一起合作的话,可以帮助大陆的企业走向国际,也可以帮助一些外国的企业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和亚洲,香港的企业要去中国大陆,还有东盟,国际的话,我们也可以帮助他们。”湛家扬这正是数码港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和香港的科学园还有前 6 名大学紧密合作,通过这样的合作可以变成一个很好的枢纽。”他说。

“很多人都说香港没有足够的年轻人有创业精神,这种说法可能是真的,我们也在试图改善这点。”湛家扬介绍道未来鼓励香港的本土创新,数码港也在供应链模式上有所努力。“创新创业一定得有供应方和需求放,供应方必须有足够的人才,这些人才必须要有创业精神,需求方也可以是投资人或者是其他的企业,他们希望能够来到香港,并且采用初创公司的技术投资于初创公司。”他说。数码港和 IBM,还有中国银行合作,帮助他们找到他们所需的创新。此外,其也给年轻人提供培训。”除了帮大公司打工之外,他们也可以自己开公司,也可以自己成为独角兽。”

“三年前到香港来,没有人会讲创业,没有人会想给创业公司投资,所有人都讲房地产,但是今天,香港的每一个人都在天创业,都在谈投资创业,所以这是很令人振奋的事情。”湛家扬表示:“我们4年就培育出了 8 个香港本地的独角兽公司,这是非常不错的成绩,所以我相信,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其他城市一起合作,或许下一五年我们可以培育出 80 个独角兽。”他说。

最后,谈及香港对金融科技的严厉监管对于初创公司是否会有影响的问题,湛家扬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香港的监管者在不断的学习和前进。“小的创业公司,如果想从监管者那里拿到执照非常的困难,比如说虚拟银行,可能至少需要 2 亿的资金才能拿到这个执照。”他说。当然,他指出其实最困难的还是供应链,因为大部分的企业还是存在旧的经济思维,所以首先要让他们能够接受一些创新科技。“而且要告诉他们,创新的科技总是有风险的。他们投 100 万,就想拿回 100 万,创投不是这样做的。而且也不能够说,创业公司的解决方案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他说。

“香港的监管者也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供求两方依然还有很多的挑战,所以我们必须要携手合作去改变创业的文化,让公司变得更加创新,更加愿意冒险,更加愿意去采用新的科技和解决方案。我们想让深圳和香港留住人才,才可以有更好的创业氛围。”湛家扬分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