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网络传输能力的提升,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将自己生活的环境改造得更智能,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关注智能家庭产品、电器等的设计。

在于顺德举办的 2018 DTech 国际设计与科技大会上,美的集团中央研究院院长徐成茂、云米科技总经理陈小平,以及智能家居公司欧瑞博创始人兼 CEO 王雄辉,以圆桌对话形式,讨论了有关家庭产品设计、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话题。

设计对于家庭产品为什么比较重要?

陈小平认为,消费者和品牌之间的沟通是通过产品来做的,产品纽带本质上要承载几个关键的东西,第一个是要解决用户的问题,包括需求或痛点;第二要通过产品设计去传达技术语言或者科技语言;第三要让设计去改善用户体验。“设计是一个载体,是传达企业产品和用户沟通非常重要的载体之一。”

徐成茂觉得设计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美的是非常重视设计的,” 他说。“我们有一个很庞大的设计中心,里面有很多有经验的优秀设计师,在设计部也有很好的设计团队。但是在设计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

“我们认为居住空间是人生活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能够改变人与环境的连接方式,(这)也是一件能改变世界的事情。” 王雄辉说。“改变这种交互的连接方式,是可以重塑我们人的生活方式的,我们非常重视。” 王雄辉认为设计是多维的,设计的目标是为用户服务,无论是通过技术创新,还是美学的提升,都是很有价值的。

进入智能家庭这一新领域,美的是如何去尝试新事物的?

对于这个问题,徐成茂看到的是优势。“比如说人工智能对智能家庭的发展非常重要,美的凭借它的财力和物力,是整个中国制造业第一个在硅谷直接设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的企业。我们在那里有 3 个顶级工程师,一年美的在人工智能投入 3 亿元,这是一般的企业家能难做到的。”

对于美的这样的企业,徐成茂表示他看到的更多是机遇,因为现在美的的品类最多,一年销近 4 亿件产品,这些产品会形成非常好的生态,这是美的最大的优势。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一下子做全品类生产线挑战会很大,云米是怎么想的?

陈小平从三方面解答了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在过去都强调专业化,做专业化的分工,但在智能化时代,专业化一定程度上反而是障碍。为什么?“我们更多是要从专业化跨入到场景化的阶段,要给用户构建相对完整的场景,当你构建一个场景的时候,势必要有一组产品,我们就必须要围绕家庭场景下,为用户去构建一个一体化的产品组合、功能组合和体验组合,从用户端反过来做。”

其次,得益于中国过去 30 到 40 年产业的发展,以及比较好的产业基础和基础环境,云米会和很多专业公司合作,既脱胎于专业化也依赖于专业化,公司的很多产品,是和不同专业的公司和专业团队合作完成的。

最后,在不同的专业品类上,云米也是专业化分工,每一个产品都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去做。“我们有大量全球的专家和工程师,我们是一种结合体,把原来的经验和互联网的实在背景做了结合。”

欧瑞博如何考虑产品线选择?

王雄辉表示:“我们做企业和做产品还是回归本质。我对这个产业充满敬畏。如果把智能化居住空间看作是一个系统,它应该有一些系统的核心。” 有关核心到底是什么的问题,王雄辉说后来他们找到了答案:智能化空间的核心就是 4 个关键词:人机交互、计算能力、连接能力和应用能力。

欧瑞博从强交互型产品,比如门锁,当作切入点和核心作为基础电器或者生活电器。“我们最近和美的也在探讨合作——如何通过我们的交互来连接美的的生活电器。我们把增量的交互做好,应用层面的事,我们和更成熟的品牌合作,我们相信这样才能给用户更系统化的体验。” 王雄辉如是说。

最后,关于人工智能和当前的市场

徐成茂表示谈到人工智能话题就大了。“为什么说人工智能里的泡沫还是很大的?因为技术本身并不成熟。一个语音解决方案,相对来说在国内做得不错,但在视觉等方面还是不具有通用性,最前沿的技术不在中国,而是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 徐成茂还提到比如在深圳做人工智能,其实很多方面 “做得没有那么深和透”,美的在 3 处布局,硅谷是核心技术,深圳当地资源做应用,顺德则是更好地加强了解产品的需求,更好地做好产品集成和落地——三位一体构成了人工智能研发的体系。

对于这个话题,陈小平保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大家都知道这两年语音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我们过去两年基本上看不到语音应用,现在大量的都在使用。从这方面来讲,无论是做产品的改变,还是算法公司都在非常快速地进步。” 陈小平说,目前有 4 家做人工智能得企业,估值都非常高,都达到上百亿美元,这代表一种趋势——为什么估值高?因为它们代表未来。

王雄辉则发表了如下看法:技术永远都没有错,其实不存在技术成熟不成熟这种说法,具体还是要看产品怎么定义。他用语音交互举例,“如果作为非常开放的语音交互,比如说闲聊式的 AI 音箱,难度是很大的,这不是技术本身的成熟,而是产品定位的问题。再看看无人驾驶汽车这个概念,L5 级无人驾驶为什么这么难?不是其中的 AI 技术难,而是开放路面上的问题。”

王雄辉补充表示,在人工智能初级阶段,相关应用产品要考虑场景化,目标也要足够收敛,这是欧瑞博做产品的方法论和策略。“基于这样的方法论和策略就不存在所谓的不成熟的技术,” 王雄辉说。“我对于 AI 是充满着期待的,我们也是想通过高频的强交互产品形态去触达全屋的智慧空间,实现更高效和舒适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