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视觉技术 2B 的想象空间。


 

一张照片也能解锁手机?这种担忧对于苹果的 Face ID 来说却不是问题。这就是 3D 视觉的魅力。众所周知,Face ID 技术则是基于 3D 视觉。

机器视觉有两大类:2D 和 3D。2D 视觉是一种根据灰度或彩色图像中对比度的特征提供结果的技术。而 3D 除了颜色,还加入了几何信息作为识别因素,所以可以识别物体的长宽高。值得注意的是,机器的眼睛正在从 2D 往 3D 方向发展,3D 视觉市场涌现出许多创业公司。

成立于 2015 年的图漾科技,就是一家专业提供 3D 计算机视觉设备及技术方案的企业。图漾科技的技术创新来自于其自主研发的主动双目技术,通过叠加 “结构光 + 双目摄像头” 技术方法实现景深计算。目前图漾的产品在工业自动化以及安防等领域已经打开了需求。“工业里面一定是要多收多发,即多个接收器多个发射器组成的复杂双目系统,加上结构光系统才能够把 3D 视觉的性能精度做到最好。” 图漾科技的 CEO 费浙平介绍道。

2015 年获天使轮融资 400 万;2016 年完成 1500 万人民币的 pre-A 轮融资;2017 年对外宣布已经完成数千万人民币 A 轮融资,图漾科技在前两年公开动作很多,然而在 2018 年却静默了。而这一年,图漾科技在潜心 “修炼”。“我们静下心来为客户服务,将产品落地。” 没有声音并不是消亡。

说起 3D 视觉的发展与潜在机会,费浙平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这个技术其实在学术上研究了很久,但具体的工程化产品化进度不快。伴随着芯片性能的递增和成本的下降,近年来 3D 视觉开始热起来,如以 Face ID 代表的 to C 应用。

不过,图漾却打起 to B 的主意。据费浙平介绍,工业行业还有很多场景没有将机器用起来,很多场景亟需自动化和信息化的改变。而之前工业界也有 3D 相机,但价格几乎都在 20 万人民币以上,而且设备体积大,功耗高,需要高频率地矫正。所以,其使用场景有限,且不易量产。“我们希望工业界能有性价比非常高的 3D 传感器,并且无处不在地够用起来。” 他说。

以物流行业为例,据费浙平介绍,随着我国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的扩大,商品检视、体积测量和等工作也日益增加,机器替代人成为刚需。然而,物流行业在运用机器视觉做物品检测时有很多难点,一方面是物品的形状、尺寸差异过大导致检测复杂;另一方面物流行业的现场更复杂,其光照条件、托盘或传输带背景等因素都容易影响检测结果。

而这些问题通过图漾科技提供 3D 视觉产品可得到很好的解决。据悉,图漾量产的第一代产品精度最高为 1mm,价格在千元至两万元。其产品在成熟度、稳定性、设备尺寸、功耗、价格这些方面具有较强的优势。目前,图漾科技已经逐渐和物流和电商领域的巨头建立合作关系。

此外,除了硬件外,图漾科技在软件和工程优化方面也有所探索。“在行业落地过程当中,客户的使用门槛很高,所以我们在自己的标准化硬件上,针对行业特点开发了完整的软件。” 他表示,为了项目真正落地,还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开发软件,形成完整的方案。“在机器人领域,几乎很少企业能够做到将核心硬件、核心软件和系统集成的业务全部包揽在自己身上的。而事实上,硬件和软件变成一个方案之后,才能够真正说服终端客户下单采购。” 费浙平认为,完整的方案能力是图漾科技最核心的竞争力。

根据费浙平的说法,硬件和软件开发结合才完成 0 到 0.9 的过程。而 0.9 到 1 的这一步更难。“因为我们面向的是工业级用户,说服他们最后买单的产品必须要成熟、稳定、可靠,而且要吸引行业的龙头企业做背书。” 他表示,这在与客户合作中,就需要强调工程优化的能力。“我认为可能市面上 90% 的技术型创业团队缺乏这样的能力。” 他说。

2019 年,费浙平觉得最大的挑战就是扩展客户,增加销售收入。“接下来是 1 到 10 的这一步。” 他说:“虽然 3D 机器视觉整体上还处于早期的阶段,但机器替人必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当然, 1 到 10 的目标意味着图漾的商业模式不会是小规模定制化。费浙平表示,图漾科技不会为某一客户定制化。“我们做的是一个行业解决方案,解决行业的共性问题。” 他说。“我觉得技术性的创业公司,在商业上去帮客户做定制开发是一个陷阱。很容易让自己有一些小的收入甚至养活自己,但是公司大不了。” 他补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