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禁止华为在未获许可证的情况下与美国企业往来,导致包括 Google、Intel、高通,甚至英国的 ARM 公司也不得不跟华为划清界线。消息不仅导致采用华为手机的消费者恐慌,对使用华为商业服务的机构也带来压力。

事实上,包括美国在内的欧美国家,或多或少均对华为及中兴在全球通讯网络基建市场的快速扩张感到忧虑,而华为 5G 技术独步天下,也令各国在考虑部署 5G 基建时不得不认真评估采用华为系统的利弊。

美国一直担心采用中国的通讯网络基建会导致中国有机会监控,总统特朗普早已扬言美国要发展自己的 5G 技术而禁止采用华为的 5G 技术,更向多国盟友呼吁禁用。而特朗普政府把华为列入了贸易黑名单,从供应链上直接打击华为就是最新举措。

各国政府将更忧虑采用美国科技的风险

美国逼令美国科技公司跟华为划清界线,虽然可有效打击华为的发展,但恐怕对美国科技业的打击更大。打击并不只于停止向华为提供零件和服务的直接收益,反而更多来自各国对采用美国科技的信心。

较之于对华为 5G 的监控忧虑,各国政府对美国科技,尤其是 Windows 系统的忧虑的历史可更源远流长。由于市场上缺乏能跟 Windows 操作系统直接竞争的产品,不管商用或家庭计算机大都采用 Windows,被加入后门的忧虑就从未停止过。

例如中国就曾要求 Microsoft 制作专为中国而设的特别定制版 Windows 10 操作系统,开发过程更与中国国营企业 CTEC 合作,以确保中国政府最忧虑的后门问题,并释除国家机密有可能外泄的疑虑。

影响消费者的举措更令人反感

而且相较于还是「被怀疑」的华为,美国反而有被抓到的纪录。美国前中央情报局职员斯诺登,在 2013 年就向媒体揭发美国的棱镜计划,美国国家安全局能监听全球电邮、实时通讯对话、手机短讯、社交网络的内容,甚至被揭发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长达 11 年。

过往对 Windows 系统再有忧虑,也本于民主国家的宪法会保护私人商业机构不需听令于政府行事,而能让各国放心采用,但自棱镜计划伊始已逐渐打破这种信任,各国计划均已开始检讨对美国科技是否过于依赖。

相较于台面上国民看不到的网络间谍战,直接有机会影响消费者的举措反而更令各国消费者反感。虽说实际上旧的华为手机仍能使用 Google 服务,新手机也能透过使用 AOSP 开源授权而采用 Android 系统,但消费者要使用 Google 服务时却不得不额外安装 Google Service Framework,从消费者角度而言只感到无辜受罪。

撕破商业和政治互不干涉的幻想

隔岸观火看热闹,但要是烧到自己岸边就不会有趣。虽说实际影响没有一些传媒渲染的严重,但消费者首次开始感觉到这场战役也有可能波及到自己。而各国政府更会忧虑,外交纠纷会演变成对本土企业的针对性打击,而逼迫美国科技公司划清界线更明目张胆撕破商业和政治互不干涉的幻想。

可以预期的是,逼迫美国科技公司抵制华为,反而更激起各国重新发展自家信息科技产业。国际贸易概念是各国各自在最擅长领域发展,并透过国际贸易来令收益最大化,但未来各国将宁愿用更多气力发展自家的科技业,也会避免采用美国科技公司的产品。

换言之,美国科技公司在海外市场将更难取得订单,各国反而会更加采取信息科技的保护主义,宁愿用更昂贵和落后的本地技术也不会考虑市场上更好的选择,以避免出现明明没有技术问题,却因为政治外交风波而带来的业务风险。

注:本文 TN Global 为独家供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原文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