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 G 僧东,自媒体人、视频博主,不过大多数人叫我网红。”G 僧东坐在我们的镜头前说,“我更喜欢称自己是自媒体人,这样听起来高级一点。”

这位自诩是 “全上海胡说八道时最一本正经的男人” 曾凭借上海上班族颜值等级和上海各区拟人的视频在朋友圈里刷屏。从 “上班族的颜值底线” 第六级,女生化妆都觉得浪费化妆品的张江、宝山;到 “颜值最高区域” 第一级,顶级帅哥和倾国美女如过江之鲫的淮海路、打浦桥,一文扫遍魔都最主要的办公区域,戏谑又不乏真实。在视频里,他一会儿是有腔调的上海小男人,一会儿是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瞬间又变成娇柔造作的小女生或者蛮横较真的阿姨……

“他就不像是正常人,不管是思想上还是行为上。”G 僧东的合伙人林仙子评价他。“不过,我觉得他就是会红。” 于是,两年前林仙子毅然的辞职帮助 G 僧东运营推广,从开始的图文博主到现在的视频自媒体以及新兴的 Vlogger,G 僧东在不断的尝试着转型着,我们从中也窥见到内容创作不断变化的风向。

在公众号如日中天的 2015 年,还是一名 “广告狗” 的 G 僧东注册了公众号,自称打浦桥王力宏,在公众号里写写段子发发牢骚,凭借敢说敢自黑又自恋的个性积累了一批粉丝。在公众号开办一年左右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 “自媒体带来的收入超过了本职工作,所以我是不是可以不用打工了。”

在之后的一年,G 僧东保持着一周一两篇文章的不定时更新,推送的文章多是围绕着男女情感用诙谐幽默的方式来揶揄不同人的恋爱表现,有像《如何正确的翻男朋友手机》、《被女朋友拉黑之后如何哄回来》等抖机灵式支招,也有像《男生减分项》《女生加分项》等反讽式胡说八道,在《每天被我妈催婚,只好骗她说我在和陈意涵谈恋爱》之后,他干脆凭空臆造了一个女友陈大发,每天分享奇形怪状的吵架缘由和哄人招数……G 僧东用他骨骼清奇的脑回路调侃恋爱中的男女,获得年轻人尤其是 95 后女性的喜爱。

短视频比图文 “骚” 多了

在公众号百家争鸣的时代,G 僧东也在思考着如何能够持续 “吸粉”。17 年底,以 papi 酱为首的短视频自媒体人开始崭露头角,短视频的来临让 G 僧东看到了曙光,“视频比图文的形式更生动形象,露脸也更容易被记住,最重要的是广告报价也会比图文的高。”G 僧东笑嘻嘻地说,唯一露怯的是他和林仙子对于拍视频剪视频毫无经验。

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录视频的话题是《女朋友车技差,该如何指责她?》,“粗糙,还是太稚嫩了”G 僧东一脸不情愿的回忆。那时候拍摄道具还是手机加上现学的三脚猫剪辑手法,好在他丰富的肢体语言和夸张风趣的表达挽救了第一期视频的口碑。

与视频形式一同确认下来的还有其时不时穿插的地道上海话,方言的魅力在于获得地域认同感的同时又接地气。G 僧东在上大演讲时有学生问他,讲方言会不会限制受众,将粉丝局限在江浙沪一带。他以武林外传举例,剧中佟湘玉讲的是陕西话,燕小六讲的是天津话,吕秀才穿插着上海话,方言的运用使这部剧最大的亮点,每个人都真实接地气,反而让我们领略了不同地区方言的魅力。最近刷屏的《上海各区拟人》,G 僧东将上海的不同辖区化作不同的人来演绎出来,比如精致的猪 boy 静安区,钢铁直男浦东区, 日本味十足的长宁区……还提到了被合并 “牺牲” 的南市区。“做完这一期视频之后,我看到百度指数上搜南市区的曲线直线上升,有前南市区的土著还私信我说感谢能够让大家知道南市区。”G 僧东说。

做搞笑视频博主时不时会被人嘲笑低俗,G 僧东在抖音上拥有上百万粉丝,但他很不情愿被人称为 “抖音网红”。“我想做的不是摔一跤抖个机灵博一乐的搞笑视频,是想让大家笑着笑着有所思考的。” 他这样说。G 僧东曾拍过一个视频吐槽现在的电视机使用太过繁琐对于老年人很不友好,最后在微博上得到了大牌厂商的回应说认真考虑其建议。

Vlog 是短视频的 “搅局者”?

内容行业千变万化,有无数的人急不可耐的想标榜着个性占领风头,G 僧东焦虑么?说一点也不焦虑是假的,G 僧东和他的团队时刻注意着内容风向标的变化,在公众号兴起时入场,当短视频崭露时投靠。在 18 年底 Vlog 如同洪水一般席卷而来的时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短视频已经存在这么多年了,大家需要一个更新的东西。”G 僧东的搭档林仙子分析说 “现在的年轻人也越来越聪明,他们能分辨出哪些是设计过的,哪些有商业成分。Vlog 非常真实贴近生活,少了包装就会更受欢迎。它的流行是必然的,未来也会有很大的市场前景。”

在意识到趋势之后,G 僧东也紧跟着将自己的微博简介中加上了 “Vlogger”。2018 年 10 月份,G 僧东拍了第一支 Vlog 介绍了自己工作的日常,包括介绍自己办公室,商量选题策划,甚至透露了即将要接卫生棉条的广告。这条视频虽然不及平日精心策划的短视频播放量,但他自己觉得 “剪的很开心”。“说实话,如果不是从商业角度考虑的话,我更愿意拍 Vlog,它更像是记录生活,而短视频是工作。”G 僧东说。

所以尽管 Vlog 目前并不能给 G 僧东带来收益,但他仍不想放弃这种形式。最近他也在热火朝天的策划一个 “上海人在上海旅游” 的专题,想通过 Vlog 的形式向大家介绍上海人眼中的上海,并第一次登上了东方明珠。

“人的记忆是有盲点的,而 Vlog 是一个非常好的记录方式,类似朋友圈。适合多年以后找寻自己的记忆,很有趣的。”G 僧东说。

不止 G 僧东,小有名气的网红和明星纷纷拍起了自己 Vlog,但大家似乎都将其作为自己内容产出的补充形式或者与粉丝拉近距离的方式。G 僧东也真相说:“只有忠实的粉丝才会对你的 Vlog 感兴趣,其他人怎么会在乎一个无关紧要人的生活。”

Vlog 是一种耗时耗力且可能还不讨好的媒介产品,初涉者可能会出于 “好奇心” 尝试进行 vlog 的创作,但其拍摄手段的高门槛性复杂的剪辑且尚未成熟的商业模式也让人难以坚持下来。目前,除了极少数头部 vlogger 可以通过与品牌主合作获取额外收益,绝大多数的 vlogger 并不能从自身的作品中得到物质上的回报。B 站上有一位 5.8 万粉丝的 vlogger,在其一条 vlog 中表示自己 2018 年从 vlog 中获取的收入仅为 2000 多元人民币。

不过 G 僧东对 Vlog 的未来很乐观 “一个好的东西它一定会有流量,有了流量的话,就一定会有变现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