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因为健身减肥变漂亮了,大家会称赞我,如果我因为作了医美变好看了,花了钱,挨了疼,却会受到别人的指责,凭什么?” 新氧创始人金星在现场提出了他的问题。

医美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行业。

据新氧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初到现在,7 个月的时间,全国和地方已经出台了 22 个针对医美行业整治的政策和文件,有的是针对机构里面的不合规的现象,有的是针对机构里面药品的使用,有的是针对医美贷,有的是针对医美行业比如说咨询师的定位和角色。今年全国密集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不能忽视它的程度。”

2019 年 8 月 7 日,《新氧 2019 医美行业白皮书》在北京发布。

白皮书显示,中国医美市场仍在高速发展。2019 年 4 月,Frost & Sullivan 调查显示,2017 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类为 1629 万,仅次于美国的 1634 万,且中国年增速 26.4%,远超美国的 3.9%。以此推算,2019 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量将超过美国巴西日本韩国这些医美消费大国,居全球第一。

同时,2018 年各医美消费大国每千人诊疗次数,中国为 14.8 次,美国为 51.9 次,日本为 27.1 次,韩国为 86.2 次,渗透率方面有很大空间。中国医美市场的增长主要源自渗透率的提升,包括新一代消费群体进入、市场下沉以及医学抗衰将成为大众消费。

首先,互联网拉平区域发展不平衡的效应第一次真正呈现在医美领域——中国新一线城市消费用户占比首次超过一线城市,成为市场增长的最大推力。

作为 “互联网原住民” 的 90 后一代人正迈向 30 岁。与 70、80 后热衷于研究眼霜成分不同,90 后一代更相信医学抗衰的效果。这也印证了医疗美容正在从小众的整形市场 “出圈”,走进大众消费群体的视野和生活中。

金星在采访中表示:“我们更多的会觉得我们在为医美产业赋能。医生方面,推出了专门的医生的客户端,推出了医生问答,推出了医生视频面的功能。厂商可以在新氧的平台上直接把他最新的产品,最新的设备让消费者有非常明确的了解。通过平台,也可以直接去做一个药品的防伪、验真,帮助厂商打击线下的假货。”

新氧创始人金星认为:医美行业虽然是一个窄的垂直的行业,但是如果看它的增长速度,每年在 20% 以上,到 2022 年已经是近 5000 亿的规模这个赛道事足够大,足够宽的。”

中国广大的一线以下城市还存在巨大市场增长空间。《白皮书》显示,一二线城市消费者更成熟,对医美知识了解较多,消费转化率高。三四线城市目前仍然处于市场教育阶段,用户问的多,消费的少,2019 年新氧平台私信用户量是下单用户量的 4.31 倍。

新氧平台上典型医美消费者的画像是:平均年龄 24.45 岁,女性占 9 成,3 月心动、节前轻医美、假期手术。

不同城市医美市场的区别也表现在消费项目的不同。通过《白皮书》里 “中国医美消费地图” 可以看到,一线城市的医美更多处理的是压力带来的影响,比如发胖、脱发、初老。而新一线和二线城市更多围绕变美和 “性” 福感在发力,比如南京最多剁手族,济南私密项目消费占比高出第二名 1 倍。

另外,新氧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非手术类面部年轻化项目增速高达 92.64%,成为增长最快领域。

新氧预测,未来 10 年,随着 90 后一代全部步入 30 岁年龄段,中国医美消费也将与日本的趋势类似,即医学抗衰成为大众消费群体日常自我提升的方式,替代掉一部分高端化妆品和生活美容市场。

行业的高速发展期往往也是从不规范走向规范的过程。消费者的医美专业、安全与保障意识刚刚启蒙,医美行业从业者鱼龙混杂,监管层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就像互联网在其他行业领域带来的进步一样,医美平台也应在行业规范化过程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发挥更大的价值,通过平台去缩小供需两侧的信息鸿沟,帮助消费者建立更成熟和理性的医美消费观念,也让违法、违规行为在平台上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