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AI)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引领未来的重要技术。中国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能力越来越强,质量也不断提高。11 月 11 日,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9 深圳站主论坛上,我们邀请到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和我们一起探讨中国式人工智能成功的路径。

任何新技术想要得以发展都离不开持续的创新,根据周炜对中国的总体观察,他认为 2011 年是个 “界限”,“2011 年之前,中国都是在复制美国的模式,2011 年之后,中国出现了很多创新的东西,这些创新是在复制来的模式里面进行的。”

周炜还发现,中国公司的商业模式和其他方面的变化比美国快很多,在硅谷,不论是创业者、投资人,还是用户,他们都希望产品是完美的,不能有太多问题。但是中国讲究 “快速迭代”,他认为,中国用户的容忍度比较高,耐心也比较差,所以不断迭代,“微博最早和 Twitter 是一样的,但是今天的微博和 Twitter 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了。”

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路径,中国和美国也存在很大差异,周炜认为,中国的人工智能底层技术和美国存在差距,“中国的 AI 相当于 IQ 120 分的正常孩子,但是美国的 AI 可能是一个 IQ 130、140 比较超常的孩子。”

周炜还指出,美国的人工智能多在实验室里面,“一直不出来,保护过度,等到 18 岁,很聪明,学习很好,但是在实际生活环境应用起来生活能力很差”,在中国,在技术尚未完全成熟的时候,结合到商业环境来使用,“很像三四岁就能够帮你打酱油去了。”

由于很早就接触了真实的环境,用真实的数据运行,周炜认为,中国人工智能很可能在一个时间段内的商用会走在美国前面。

人口红利和制造业的优势加速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帮助建立了人、事和商业之间的连接,但是周炜发现它忽略了两个特别重要的领域——教育和医疗。

周炜认为,虽然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医疗被投资了很多年,但并没有真正的大公司成功证明它的商业模式,并且走向 “大家公认的成功”,原因在于这两个领域的供需不平衡问题。人工智能可以利用技术解决优质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例如 AI 影像诊断,它可以让一般医生获得与知名医院医生一样的精准度,“相当于是给了一个普通人钢铁侠的盔甲,就变成了超人。” 将普通水平的医生,通过一个工具,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 “供给”。

在医疗方面,人工智能同样需要真实的数据进行训练,从而变得更加精准,周炜认为,进一步的积累非常重要,它关乎产品能否在真实情况下运行。而中国在人工智能商用方面走得非常激进,“我们通过真实的运行积累了自己的竞争壁垒。”

积累数据需要时间,但在竞争激烈的生态下,就算是 “骆驼公司”,“最后也是骆驼里跑得最快的骆驼。” 周炜认为,创业是高风险的事情,尤其是互联网和技术创业,通常是赢家通吃的市场,“该失败早点失败,别浪费时间”,就算在必须相对慢的领域里,也要做到最快。

然而互联网企业的蜜月期结束后,“精细化运营” 有了足够的技术支持,但这一概念往往被认为会与 “快” 产生冲突,但周炜并不这么看,他认为 “这是普通人的观点,那些达成的创业者和团队,他们是超人团队,他们是有能力同时兼顾的。” 以瑞幸咖啡为例,半年内开出几百家店,品牌宣传做得也很好,每一家店都开得非常的有序。“它非常快,同时没有出错。” 今天无数的公司,创业 2 到 3 年就上市,创业者并没有什么犯错的机会,没有战略性错误的可能性,团队的能力要比以前强很多才行。

然而这种速度对 VC 来说同样是巨大的挑战,周炜表示,2012 年用一年的时间关注一个领域都没问题,但是放到今天,一个领域,在比较快速的情况下,如果 3 个月内没有投资,这一轮的机会就没有了。

周炜表示,当下的环境逼着使他们必须快速学习,同时非常专注,这也导致专注的领域比较窄。“十年前问我任何一家好的公司我都见过,但是今天很多好的公司,我见都没有见过”,周炜感叹道,“今天的环境也逼着 VC 越来越专注,越来越垂直。”

周炜同时表示,今年的节奏并没有放慢,他在 VC 做了 12 年半,经历了 4 次周期,“市场上很多公司,投它最好的时间是 2008 年底和 2009 年上半年,很多好公司在那个时候融不到钱,后来又重复了好几次”,他认为现在是一个非常好投资的时机,目前也正在积极找投资标地。

在最后, 周炜分享了他对数字化的一些看法,他认为,单纯的接入互联网做销售往往行不通,当今所有小企业都接入了互联网,拥抱数字化,却常常面临无人问津的困境。但通过一些技术手段,结合新的模式,让用户感受到便利的同时,企业的需求也得到满足。

周炜举例称,独立的小诊所可以通过一些技术平台获取帮助,这样的小诊所往往只有一个医生,房间也很小,无法做检验,通过类似 “美团 + 美菜” 的方式,诊所的医生可以管理病人的病历,同时可以一键呼叫,工作人员取得样品到签约的医院送检,并将结果在云端返回给用户,直接开药。这样以来,患者无需特别跑到医院,小诊所也没有流失患者,以后诊所的管理需求也可以利用这样的平台来完成,医生只需要专注于对患者的诊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