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相信熟悉他的各位一定会联想到瑞幸咖啡、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等公司。这些得到他青睐的公司,发展得又快又好。

这就不禁让人好奇,这位拥有 16 年风险投资从业经验,主要投资于早期及成长期 TMT 及创新消费领域的投资人,以及他所在的愉悦资本,在投资方面都有哪些新的见解。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9 深圳站上,刘二海就来到了主会场,同我们聊了聊关于 “新物种时代” 投资与创业,以及新基础设施的话题。

一开场,刘二海首先谈到了他的部分投资经历,包括今年 5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瑞幸咖啡(从 A 轮开始投)、摩拜单车和蔚来汽车。他还提到愉悦资本在汽车领域还有很多投资。

“中国正在发生不得了的一件事情,” 刘二海说。在中国,包括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物流、IoT、中国制造在内的新基础设施正在完善和形成。他强调,中国的基础设施,是能够使特别多的行业转移到基于新的基础设施,而不是老的基础设施,效果好,效率高。“否则,很难想象,瑞幸创办了 18 个月就 IPO。”

“(瑞幸咖啡)团队很厉害,但是重要原因是基于新基础设施,它把线上的流量、线下店以及供应链整合到一起,形成了新的价值体系。” 刘二海说。

刘二海认为,新物种的诞生,特别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新基础设施的变化。新基础设施的出现实际上是环境的变化,环境变化就呼唤新的物种——更有效率、更有效果的公司——出现,而且是一批一批出现。

相反的一面,刘还谈到了反基础设施。他解释道,比如说中国商业的楼宇、商铺、地产,它们本来是社会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具有安全、可靠、普遍的特性,但也拥有另外一个糟糕的特性,既非经济性。这一点使得线下开店的效率成本非常高,喝一杯咖啡,有一半喝的都是房租,这种基础设施就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同时也促进了其他物种的出现。

推荐:愉悦资本刘二海:基础设施变革带来的创业机遇

那么问题来了,新基础设施带来了什么变化呢?在他看来,最大的变化是用户的变化。之前大公司没有办法联系用户,维护与用户之间的关系。但现在,比方说可以给你发优惠券,做交叉销售,持续连接带来了非常不一样的情形。基础设施在左端——流量——起到了极其重要的变化,右端的产品和服务端,这么多年来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在拿拼多多举例时,刘二海表示,它的出现再次证明了人们需要便宜的东西。这些社区团购,将来很可能演化成便利店,但它的路径和 711 便利店在日本不一样,如果有 20 万个拼团团长,10 个团长相当于一个便利店,可能只用一两年时间,就等于开了 2 万家便利店。不妨想一下,线下开 2 万家便利店,什么时候才能开完呢?

此外,他也阐述了如下观点:“基础设施变化后,会导致整个环境发生变化,企业的组织形态就跟原来不一样了。如果再按照原来的方法组织,效率就会上不去,有可能就被淘汰了。恐龙虽然大,4S 店的占地面积也非常大,但结果是前者灭绝,后者破产。”

在刘二海看来,新物种大面积崛起,是因为老物种正在衰亡,或是经济处于下行期。经济下行说明物种活得不太好,那就代表需要改变物种,要有新的形态,要在新的环境下生长。

自然地,随着新物种时代到来,机会也越来越多,势必会出现更多挑战。刘二海认为,对创业者来说,想要适应下去,构建团队这件事就变得尤为重要。“你发现了相应的机会,就应该去找合伙人跟你去做,比如流量做得不错,就去找产品和服务做得很厉害的,然后互相合作。” 刘二海说。“另外是找到合适的投资机构和合作伙伴,因为大家的兴趣点不一样。和去年、前年不一样的情况是,大家投资的热点开始分化,可以找到兴趣相同的人成为长期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