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几年,航空航天业主要由大公司主导,小公司很难分到一杯羹,接下来的 10 到 20 年,小型企业的创新能力该如何在这个行业发挥作用?大公司该怎样应对新的局面?空中客车中国公司 CFO Philipp Visotschnig 在今天的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9 深圳站主论坛上,和我们谈了谈科技时代航空航天业的创新。

Visotschnig 认为,航空航天市场总是处于世界的前沿,航空航天业在过去 20 年非常注重行业发展,“波音也是如此,我们也关注自身的创新,所以我们注重的是研发,我们每年有 40 亿的资金投入到研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一直专注研发。”

Visotschnig 表示,飞机的投入非常巨大,不过一些初创企业使用了很多颠覆性技术,这给航天企业带来很大教训,“我们需要在创新方面重新考量,我们要思考有哪些创新的方法,我们要重新进行投资,招募关键的人,比如来自行业外的人,因为他们会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包括风投公司等等。”

然而与行业外的初创企业进行合作也会遇到一些障碍,比如来自不同地区政府的监管,对于这一点,Visotschnig 首先强调 “政策” 与 “政治” 是两码事,并表示应该尊重当地的监管政策,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所有公司也都在这么做。

面对一些对航空航天业发展产生颠覆性影响的公司,Visotschnig 认为这些公司 “确实是颠覆性的创新”,它们采取不同的方式展开业务,同时进行垂直发展的业务模式,和风投公司合作开发垂直性业务、利用了很多软件、回收宽体机。

Visotschnig 介绍称,对于中国市场,空客中国不断利用技术手段获得创新,与航空管理部门进行合作,获取更多专业知识,提升用户体验。Visotschnig 表示,空客希望有更多业务方面的对接,包括数字化、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未来 30 年,这些新技术必定会提供更多数据来帮助空客提升用户体验。

对于初创企业的投资,Visotschnig 并没有具体透露空客目前投资了哪些,但他表示 “我们需要找的是技术非常好,以及创新能力很强的的企业”,他表示,这些企业同时也需要与空客的发展战略相吻合,并且同样需要控制好收益和风险,自然也会重视回报。

Visotschnig 表示,研发一架飞机的周期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但投资周期都比较短,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想要具有吸引力,需要有一系列运行模式的展示。Visotschnig 认为 “创新是很宽泛的概念,涉及到很多领域。”

对于政府提供的支持,Visotschnig 表示,欧洲和美国政府提供了不同的优惠政策,但不论是波音还是空客,政府能够资助的项目非常有限, “我们很多靠的是自己研发的基金”,Visotschnig 表示,空客足够强大,不需要政府的资金支持,“特别是中国,我们成立公司,能够促进就业,希望政府可以给予一些基础设施方面的支持。”

关于中国,Visotschnig 认为,在 5G 方面,有很多中国公司做了很多有趣的项目。有一些项目是成为基准的项目,这些项目上带给行业一些灵感,比如说物流方面,“我们有端到端和点到点的物流提升,从打包一直到最后交付给消费者,都是更加地高效,我们有更多的机队去实现这点,我们也是通过合作伙伴的关系来实现这点。”

Visotschnig 表示,从航空航天业来看,创新正不断集聚,但是还没有达到颠覆性的程度,虽然目前的产品组合可以非常好地服务市场需求,但现在的技术还没有达到非常成熟的程度,成熟到创造全新的产品。Visotschnig 认为,目前需要做的时间少 50% 能耗,这可能需要 5 年、7 年乃至 10 年的时间,“我们希望在未来的 10 年间,飞机的产量能够提升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