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13 报道,美国一位名为 Ben Workman 的男子将特斯拉的钥匙芯片植入到自己的手中,从而实现 “无钥匙开门”。

Workman 的想法遭到一名医生、兽医和一家穿孔工作室抨击,他只好求助家人,但植入特斯拉钥匙芯片的过程有些复杂,最终他说服穿孔工作室帮他完成这项工作。

这样的故事不止在 Workman 一人身上发生,此前英国太阳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名为 Winter Mraz 工程师将钥匙芯片植入到手中,而在她的身上还有用来上班打卡和开门的 RFID 芯片、保存数据的 NFC 芯片等总共有 7 个植入物。

除了这种 “DIY” 行为,目前也有公司提供这项服务,早在去年,欢聚时代(YY)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在朋友圈发布图片展示他在体内植入 “芯片” 的情形。

不过即便如此,针对人体植入芯片的争论也从未中断,支持者认为植入芯片除了带来一些生活上的便利,还可以为医疗工作提供很大帮助,而反对的声音也质疑这种行为对人类的隐私、尊严造成伤害,甚至有违伦理。

 

题图:Fox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