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布 2019 年年度业绩的同时,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也谈到了公司过去的经历和未来面临的挑战。徐直军表示 2019 年 5 月 16 日之后,华为的新手机无法预装 Google 的 GMS,华为也推出了自己的 HMS。他说,希望 Google 的应用能够在华为的应用市场上架,让华为海外用户能够使用 Google 的应用。

徐直军还说,2019 年是华为最挑战的一年,但还有 5 月 16 日之前的快速增长阶段,还有大量的储备应对客户需求。他表示,2020 年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之下,产业界预测华为的储备也快要用完了,2020 年也是检验华为供应连续性能否保证的关键一年。

徐直军称,“至少从公开报道上,没有哪个国家将华为定位高风险供应商。” 他表示,欧洲各国还是基于事实在做决策,目前大家也清楚网络安全意味着什么。

此外,徐直军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华为没有预料到的,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需求放缓等一系列问题,是 2020 年没有预测到的新的挑战。全球疫情还在发展,首先要确保员工的安全,现在没有精力、也很难做出全年的预测。

”2020 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希望明年还能发布年报。“徐直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