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打起了 “用户掏腰包” 的主意,不过这次危险的尝试直接将该企业送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4 月末,丰巢快递柜官方宣布,将于 4 月 30 日推出会员服务。普通用户可免费保管用户包裹 12 小时,超时后每 12 小时收取 0.5 元,3 元封顶。节假日期间不计费,享两次免费超时取件体验。会员用户月卡为 5 元/月,季卡为 12 元/季;有效期内不限保管次数,7 天长时存放,且享丰巢寄件折扣优惠及品牌联合权益。当然,丰巢方面强调,以上服务收费标准都会在完全征得用户同意之后开展。

“超时收费” 消息一出,则引来大范围的讨论,并持续发酵,各地用户纷纷表态抗议,杭州多个小区及上海多个小区纷纷发起了停用抗议或联合抵制。据媒体统计,截至 5 月 9 日,已有七十多个小区业委会向丰巢超时收费说 “不”。5 月 9 日,丰巢官方发布了回应称这项收费政策的初衷是鼓励用户及时取件,提高资源利用率,后续还将联系快递企业推出早取件、赢红包的活动。但似乎这样的解释并未平息用户的愤怒。5 月 10 日,上海一小区致丰巢公开信称,在面对一边倒的社会舆论的时候,丰巢更多避重就轻地强调了企业的不易,以博取舆论同情的姿态示众,实际则不然。

一边用户的抵制抗议仍在继续,另一边,有快递员向媒体表示 “丰巢太追求利益”,如今又增加了他们工作量。引发快递员和用户双方不满的丰巢,很快引起了各地监管机构的注意,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上海等地监管部门先后发布声明,均明确入柜需要收件人同意。

不过,在高压的舆论声下,丰巢依旧很 “刚”。5 月 9 日,丰巢科技 CMO 李文青曾对媒体明确表示:“未来会继续推进会员制度。” 目前,丰巢方面也尚未就超时收费一事松口。

起初靠免费吸引用户,获得市场的丰巢,为什么会让自己与用户的关系剑拔弩张?

首先,这或许涉及到是否有市场垄断的嫌疑。日前,在深陷超时收费舆论的同时,丰巢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动作——收购中邮速递易。据羊城晚报报道,目前,全国共有 40 多万组快递柜,其中丰巢投入 18 万组,占比 44%,速递易投入约 10 万组,占比约 25%。此次合并后,新丰巢份额接近 70%。此外,丰巢曾发布数据显示,2018 年累计取件量近 25 亿,而 2018 年全国快递量完成 507 亿元,占比约为 5%。

显然,在快递柜领域,丰巢是当之无愧的一哥,占据了大半壁江山,而放大到快递行业内,其表现也比较亮眼。对市场的大面积占有,也决定了丰巢拥有强大的话语权,这给了丰巢践行更多 “想法” 的底气,而此时用户则稍显被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铤而走险向用户收费,也是由丰巢备受讨论的商业模式导致。该事件发生后,丰巢科技 CMO 李文青在网络上发声表示:“我们公司向用户收取超时费用实属无奈,不收费以后再也没办法继续给各位用户提供服务了。” 这似乎侧面暗示了该公司的经营困境。

众所周知,智能快递柜是一门烧钱的生意。首先,其具有不可忽视的高成本,据此前众多媒体报道披露,一个智能快递柜的硬件成本约数万元,此外还有进小区、写字楼的租赁费,安装成本、维护运营成本等。本来成本门槛就高,再加上面临前期与菜鸟驿站、速递易等对手的火热竞争环境,丰巢也曾经历了迅速扩张的阶段。其之前主要的扩张血液来源于融资,2017 年 1 月和 2018 年 1 月,丰巢分别完成了 25 亿元 A 轮融资和 20.7 亿元融资。“人民币玩家” 在新兴商业市场很吃香,但同样也很危险。

如果赚钱能力可以尽快填上短期烧钱的坑,企业的持续发展还算比较可观。但事实上,丰巢等快递柜企业却遇到了盈利模式的问题。此前,在速递易母公司披露的财报中曾表示,速递易的商业模式主要有几种:一是向快递员收取派件收费;二是用户寄件收费;三是向用户收取超期使用费;四是广告业务收入;五是增值服务收入的模式。据悉,丰巢快递柜的盈利模式与速递易类似。

那么,丰巢的盈利情况具体如何呢?据顺丰公布的数据显示称,2020 年 1 月至 3 月以来,丰巢开曼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高达约 2.45 亿,去年的同期亏损约为 7.81 亿。天眼查数据显示,去年 12 月份,丰巢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约 24.50 亿变更为约 11.67 亿,锐减了约 52%。值得一提的是,丰巢刚收购的速递易也面临着连续亏损,据中邮智递 2020 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亏损 1.59 亿元,2019 年亏损 5.17 亿元。

针对不乐观的亏损情况,“丰巢” 开始思考更多自给自足的可能性,此时庞大的用户群体就像是未被开发的盈利新大陆。其实,早在去年,丰巢就已经打起用户的注意。丰巢曾推出打赏功能,当包裹滞留超时后,点击领取时屏幕会先挑出 “赞赏” 标记,让用户 “扫码” 赞赏,在该页面的最底下有一个不明显的 “跳过” 按钮。不过,许多用户曾抱怨这是丰巢在误导了用户,大家以为只有付款才能取到包裹,只能被迫赞赏。显然,赞赏功能只是丰巢对用户付费的一场试探,也是给用户的一则预告,而这次超时付费则直接毫无保留地显示了其目的。

或许占领快递柜领域半壁江山后,盈利模式的不乐观更加剧丰巢的焦虑。不过,从收费到免费容易,从免费到收费难,丰巢此举或许太过心急。

题图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