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共享单车热潮的褪去以及网约车行业不断走向规范化运营,共享出行也在逐渐从一种资本概念变成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出行方式。在 Uber、ofo、摩拜、滴滴···背后,数不清的往事和期待正在让这个故事变得愈发丰满真实。然而,无论最终走向何方,总有人希望它能承载更多的希望,而 Gojek 正是这其中的一员。

如果再早一些时间,关于 Gojek 的开场白会是 “一家来自印尼的摩托车网约车初创公司”。如今,这个涵盖了打车、送餐、百货配送、数字支付、电影票预定等 20 多种服务在内的超级一站式平台让 Gojek 的定义正在像它的版图一样庞大。有人用 “滴滴”+“饿了么”+“闪送”+“支付宝”+“美团” 这样的公式来介绍这个如同瑞士军刀一样的聚合平台,Gojek 国际业务负责人 Andrew Lee 则这样告诉动点出海:“我们的使命是通过技术手段,推动东南亚消费者与当地市场上的最佳商品及服务提供者之间的连接,从而减少日常生活中的不便之处。”

Gojek 国际业务负责人:Andrew Lee

这时,不难发现无论是二轮网约车还是其它种种延伸服务,这些都只是 Gojek 的一种过程而非结果,通过它们很难一窥 Gojek 的全貌。如同 Andrew Lee 所强调,Gojek 想要做的是改善整个东南亚地区—尤其是当地中小微企业中居民的生活质量,在印尼及更多地区实现包容性增长,它是一家以社会影响力为导向的企业。

当然,对一家估值近百亿美元的初创公司来说,从整个社会的高度上来探讨自身所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并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突兀。但当一家企业发展到如此规模时,无论它的初衷何为,它所要面对的解读也都将会因此随之转变。根据 Gojek 提供的数据,截止至 2019 年底,Gojek 的应用在东南亚地区完成了超 1.7 亿次下载,为超过 200 万司机合作伙伴创造了收入机会,并将 50 多万名食品创业者连接到了更大的市场。Andrew Lee 表示,“通过构建一系列不同领域的服务业务,我们发展了商户、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是生态系统。这使得许多企业和零工经济工作者可以利用 Gojek 的平台经营自身业务,接触到更广泛的客户群体。” 从 Gojek 为服务对象们所带来的这些改变来看,它确实实现了一些想要被实现的目标。

二轮车上的超级帝国

与中国不同,星罗棋布的东南亚诸岛为这块碎片化地区孕育了特有的社会进程。这里的用户在移动优先的社会背景下生活娱乐,他们的时间愈发紧张,需求不断多样且快速增长。再加上东南亚地区举世瞩目的人均近三分之一的摩托车保有量,诞生出一个能够聚合多种延伸服务的共享出行平台似乎正是顺应了这里的呼声。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不同于滴滴摩拜,从数字支付到在线购物,从流媒体视频再到百货配送,东南亚的共享出行双雄—Grab 及 Gojek 显然想要告诉人们:它们的二轮车上承载着的是一个根植于东南亚地区的超级帝国。Andrew Lee 指出,通过在单个平台上提供多种服务,Gojek 缩短了特定需求的满足用时,并且也提高了相应生产效率。而随着 Gojek 版图的进一步扩大,“人们希望在生活的更多领域使用 Gojek,我们也希望为他们实现这一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近乎无所不能的一站式平台,在提起 Gojek 时有人甚至会拿微信来与之对比。Andrew Lee 强调,虽然微信和 Gojek 都是超级应用(Super App)模式的先行者,但 Gojek 的道路与其相比有着明显的不同。

“一个与众不同的因素在于我们作为两轮交通工具服务先驱提供者的实力。这是我们提供的诸多服务内容的基础,它完美契合了来自发展中市场基础设施的挑战,这些市场往往道路狭窄,拥挤不堪。我们认识到,这对解决东南亚所面临的一些具体问题至关重要。但这并不表示在没有两轮交通工具的地方 Gojek 的传统模式就不适用。我们的超级应用模式让我们可以根据每个市场地区的状况灵活地提供服务。”

“另一个不同之处是,Gojek 专注于推动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包容性增长。东南亚是一个多元化的地区,在提升其各个经济体中的主流之外及其它服务不足的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作为一家技术企业,我们的目标是发展东南亚的数字经济,让更多的企业和消费者参与到网络进程,改善他们的整体生活是我们的目标所在。”

新冠疫情下的弹性时刻

目前,Gojek 正在进行它的 F 轮超三十亿美元融资,它庞大的帝国正在迎来另一个高光时刻。然而不同于以往的挑战,Gojek 此时也正在面临新的考验。

Andrew Lee 表示,东南亚地区中很大一部分中小微企业仍然严重依赖线下业务和现金,许多消费者没有个人银行账户。这一现象是当地数字经济难以推广的症结之一,并且也是 Gojek 的努力方向所在。但随着新冠疫情在东南亚地区的爆发,它所带来的影响波及到了各个行业。作为以线下接触式业务为主线的企业,Gojek 也被卷入其中。

“在此期间,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响应消费者的需求,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适应环境变化。例如,在商户方面,我们在推广非接触式送货和无现金支付模式以降低传播风险,并为商户提供预防新冠的相关在线培训。而对于我们的司机伙伴来说,除了在这期间保护他们的健康和安全外,我们还与金融机构伙伴推出合作计划,为他们提供所需的经济援助。

我们致力于帮助我们生态系统中受疫情影响的群体,帮助维持司机、商人和其他合作伙伴的生计。为此我们还设立了 Gojek 合作伙伴支持基金,以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这一时期的收入保持稳定。Gojek 领导层将把他们 25% 的年薪捐献给该基金。此外,我们还将把公司所有计划中的加薪都转入到这笔基金中。”

面对这一新的挑战,Andrew Lee 也认为,Gojek 拥有一个弹性的生态系统模式,使 Gojek 在解决日常问题的同时也能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我们的商业模式是通过高效匹配需求及供应以应对危机问题。这一策略在当下变得更加重要,它确保了我们的业务即使在这样前所未有的时期也能保持弹性。”

“随着人们外出减少、订单增加,我们看到包括食品和包裹配送的在线商务以及无现金支付和数字内容服务的反弹。这些消费状况变化是(我们)对当下疫情的乐观所在。”

Gojek的成功方法论

十年前,东南亚的共享出行市场是另外一番景象。“2010 年我们刚开始业务时,每个客户都是通过呼叫中心手动匹配司机的。然而现在,我们的司机合作伙伴可以使用 Gojek 的应用程序连接到数以百万计的消费者。”

在东南亚共享出行市场的组织化程度和效率得到巨大提升的背后,Andrew Lee 把这种进步归结于技术的推动。但另一方面,他也认为 Gojek 在当地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它对消费者和合作伙伴所面临问题的深刻理解。在外人看来,Gojek 所做的无非是不断向它的平台中增加新的服务内容,进军新的领域。而实际上,“我们在每个市场推出服务时都采取了慎重的方法,并投资于当地的人才和技术。”

“以我们的支付平台 GoPay 为例,它能够让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体验到无缝的无现金交易并获得一些重要的金融产品及服务。Gojek 的目标之一是为东南亚地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该地区的金融包容性水平仍然很低。因此,金融服务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一个关键领域。现在,GoPay 成为了我们使用最广泛的服务。”

他指出,在东南亚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地区,Gojek 的重点是如何最好地定制其解决方案,以满足每个市场的独特需求和挑战,复制 Gojek 在印尼取得成功的生态系统模式。“我们一直在倾听市场的需求,并继续在我们所处的所有市场中打造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服务内容。”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还推出了一些其它的金融服务产品以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这包括 GoPay 上的后付费功能 PayLater 以及在线保险产品 GoSure。我们这一领域看到了很多能够发挥更大影响的机遇,我们也将继续探索如何设计新的解决方案以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同时提高东南亚地区的金融包容性。”

当然,一家企业的成功不仅依靠内部的奋斗,外部因素同样至关重要。“尤其是当我们寻求提升在东南亚地区数字化方面的探索能力时,来自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的支持也是这其中的关键。在继续履行使命的过程中,我们很感激能够获得必要的资源和支持。最近,我们宣布 Facebook 和 PayPal 将新加入并与谷歌、腾讯等一起成为 Gojek 的投资方。我们将继续集中精力和资源,让东南亚地区更多群体获得数字经济的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