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的 WWDC 不太平。

iOS 继续在大功能上抄袭越狱社区(如接打电话借鉴 Callbar/Scorpion,桌面插件借鉴 Velox),小细节上继续 “震撼” 果粉。iPadOS 14 则是继键鼠之后加强了笔的交互,功能看上去像是回到了 Newton 时代。不过,乔布斯施给 iPhone 的 “Who wants a stylus”(谁愿意用指点笔)禁咒依然没有破解。

乔布斯从没说过 iPad 不能用笔,手机就不一样了

当然,最震撼的当然是 macOS 生态的改头换面。10.X 的版本号时隔将近 20 年,终于跨越到 11.0(相比之下,foobar2000 从 0.x 到 1.0 才用了 7 年)。只是每每想到见证了整个苹果 x86 时代的操作系统居然是以 Catalina 这种烂货来结尾,就不免唏嘘感叹。尤其在跨平台大融合的末期,相较于 iOS 那一国的进击,macOS 基本都在陪衬。20 年 OS X 经历了 PowerPC、x86,又到 Mac Catalyst 融合时代,痼疾陈疴,不破不立,以这种方式砍掉重练,我能理解,但想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认真关注苹果计算机的呢?正是乔布斯宣布英特尔结盟才开始。一晃十九载,真心有些苦涩。

一边见证大时代,一边回顾一下 x86 带给苹果迷的甜蜜回忆吧。

1、It’s true!

2005 年 6 月的 WWDC 发布会,乔布斯在台上的表现极为精彩,和他后面的 iPhone 和 MacBook Air 发布会不相上下。介绍英特尔项目的幻灯片做得非常考究,以英特尔老 logo 的下沉 e 证实之前的传言,博得全场喝彩。乔布斯说,从 68K 切换到 PowerPC 的时候他没在场,所以当 PowerPC 的性能跟不上他的要求的时候,换成性能功耗比更高的英特尔就势在必行。另外在演示阶段,乔布斯特意展示了演示机关于本机页面的奔四处理器。

今年的 WWDC,Apple Silicon 推出也是基于性能功耗比这个理由,也同样在关于本机界面展示了 A12Z 处理器。

2、OS X 的二重身份

还是同场发布会,除了推出英特尔 CPU。乔布斯还揭秘了 OS X 的特殊任务,那就是 OS X 系统从一开始就支持英特尔架构,作为备选方案。乔布斯故意用谍报片的风格展示了苹果老总部的一处地点,这是这段节目第二次出现爆笑情况。

这次的 Apple Silicon 的进场似乎是这种碟战风格的高级升级版。

3、欧德宁的爱

PowerPC 时代,苹果对英特尔绝不客气。年龄稍大一点的朋友都应该记得英特尔奔腾处理器广告里那些身着连体防护服蹦蹦跳跳的工作人员,苹果在自家广告里直接把人家点着了。不过英特尔还算大度,时任英特尔 CEO 的保罗·欧德宁在 2005 年的 WWDC 上,直接把这个事件称为苹果与英特尔的硅谷故事的关键节点。到 2006 年正式产品发布会,他更是大度地穿上经典防护服,在台上被 “烘烤”(烟雾效果)数秒,然后把英特尔的晶圆板交到乔布斯手上,非常经典的画面。

欧德宁在英特尔 40 年,任 CEO 期间非常支持乔布斯。如今二人都已仙逝,苹果和英特尔的硅谷故事也进入下一个篇章。

4、MacBook 时代开始

四代 MacBook(非 Pro/Air)

随着和英特尔的合作展开,划时代的 MacBook 横空出世,取代之前的 iBook 与 PowerBook。这个系列既有套 PowerBook G5 的壳唤作 MacBook Pro 的第一代过渡机,也有将聚碳酸酯用到高贵优雅的第一代 MacBook。随着一体成形的工艺成熟,全铝 MacBook、MacBook Pro 又催生出主打轻薄的 MacBook Air,乔布斯从信封里抽出电脑的惊艳,到现在都回味无穷。尽管后期的机种存在缺陷,但可以说除蝴蝶键盘 Tochbar 之外,几乎每个 MacBook 机种的每个迭代都有经典。如今 MacBook 已经隐退,只留 MacBook Pro 与 Air 坐镇苹果笔电产品线,似乎和 macOS 的颓废交相呼应,未来使用 Apple Silicon 的笔电还会叫 MacBook 吗?我保持怀疑。

5、Hackintosh 诞生

运行 Leopard 的微星 Wind 上网本

OS X 切换到 x86 架构,不但意味着苹果会有性能明显优于 PowerPC 的产品,也意味着同样是 x86 架构的 PC 用户,理论上可以一尝苹果操作系统的味道。将理论变为现实,把 OS X 系统移植到 PC 的行为就是 Hackintosh,中文社区称之为黑苹果。

在 2006 年,苹果电脑的售价对学生来说还是比较重的负担(虽说现在正代 MacBook Pro 也贵到天际,不过市场上有不少性能价格都不错的二手机可供选择,比起十几年前还是好一些),Hackintosh 成为不少人接触苹果系统的第一次。我依然记得那时熬夜寻找驱动,为朋友的华硕笔电装上 Tiger 并且启动成功的激动心情。当然,那还是 Hackintosh 社区发展的最初期,如果不是完全匹配的硬件,系统装上几乎没法用。所以最后还是咬咬牙上了 MacBook(反正可以装 Windows)。

多年没关注 Hackintosh 社区,似乎发展的非常成熟,为 PC 安装 macOS 也不像之前那么困难。可是,随着架构的又一次迁移,未来 Hackintosh 会不会就此消沉,一切都是未知数。

6、Boot Camp

不知是不是巧合,苹果对外宣布切换桌面架构的时候,刚好是微软视窗从 XP 过渡到 Vista 的阶段。Vista 好巧不巧刚好是微软在 2000 年代最失败的操作系统之一(还有千禧年的 Windows Me),乔布斯更是抓住了机会冷嘲热讽,从系统代号 Longhorn 嘲讽到 Aero 设计语言。不过,精明的乔布斯也深知 Windows 的普及,以及彼时很多人放弃购买 Mac 系列的根本原因。于是在 2006 年 4 月,苹果低调地为 Tiger 系统推出了 Boot Camp 的 beta 版,允许用户在 Mac 上安装 Windows XP 系统。

Boot Camp 这个名字也颇值得玩味,用电脑术语来理解,那就是开机启动(Boot)中心。然而 Boot Camp 还有矫正营的意思,类似于我国著名的戒网瘾学校,到底是谁要受到电击,不言而喻。

Boot Camp 在 Tiger 的继任系统 Leopard 转正,这十几年一路陪伴 Mac 用户。其实 Boot Camp 的功能一直都很初级,除了因为传输介质的进化,有所改变的安装步骤。其他几乎和 2006 年的那个 beta 版没有二致。不过随着 ARM 架构的到来,Boot Camp 也将变成历史回忆。不过,如果微软也推出给力的 ARM Windows,这段历史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个节点接续上呢?

7、Get a Mac

苹果切换到 x86,最大的敌人就是预装了 Windows 的 PC。那几年的苹果发布会,乔布斯冷不丁地就大开嘲讽,手下的干将一个个也不落人后。苹果从 2006 年开始投放,2009 年结束的 Get a Mac 系列广告是乔布斯内心恶魔的最生动体现,作家、喜剧演员 John Hodgman 扮演的 PC,抛弃一切演绎法,只体现出贱这唯一特征。而 Justin Long 扮演的 Mac,则是一副理中客的模样,永远都在静静地看着 PC 犯贱。这样的广告,现在看来的确有点出格,没有乔布斯的点头,肯定无法通过。我甚至觉得有几条的剧本是乔布斯改过的。

如今的苹果,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广告。就算是直接与竞品对比的 Switch To iPhone 系列,苹果甚至连 Android 的名字都不敢提,只用 Your Phone 代指,张狂程度已经不及当年十分之一。

 

8、Apple TV 诞生

2006 年 9 月的苹果影音产品发布会,Apple TV 以 One More Thing 的方式登场,苹果将它命名为 iTV,后来因为同名英国电视台的抗议,苹果放弃了这个名称。

看惯 tvOS 的各位,第一代的 Apple TV 拥有实打实的 x86 架构,奔腾 M 处理器,系统就是基于 Tiger 的 “TV runs OS X”,整体来看就是一台只能运行 Front Row 的 Mac Mini(外形和现在的 Mac Mini 基本一样)。几个月后乔布斯首次介绍 iPhone 的操作系统,也提出 OS X 是 iPhone OS 的坚实基础,iPhone 实质上运行着 OS X 的说法。

Front Row 早在 Lion 系统就被砍掉,Apple TV 的第二代也转向了 ARM 架构,发展出我们熟知的 tvOS。如果没有 x86 架构的灵光一闪,也许 Apple TV 就是另一种故事了。

iTV 最早的逻辑是以 Mac 为中枢,将娱乐部分同步到各个设备。出门携带的是 iPod,在家用的自然要叫 iTV。后来 iCloud 逐渐取代了 Mac 的中枢位置,也成为苹果营收增长最快的一个部门。
当时的 Mac Mini 是这样的

9、Dashboard

OS X Tiger 还引入了一个桌面 Widget 工具,叫做 Dashboard。Dashboard 的交互非常漂亮,尤其是新添加一个小挂件之后,桌面会出现水波的涟漪效果,让人目眩神迷。2011 年之前,苹果第一方键盘的 F4 就是 Dashboard 的快捷键,这个设定也被一些人吐槽,认为是苹果键盘上最无用的按键。不过习惯使用 Dashboard 的用户基本都赞不绝口。

Dashboard 虽然不是因为 x86 而起,但也是经历了 x86 时代的软件之一。如果说 Apple TV 起源于 OS X 的 Front Row,那么 iOS 可能更受 Dashboard 的影响。鉴于 Catalina 就已完全取消 Dashboard 功能,我们要看到它在 ARM 时代复辟,基本只能期望 iOS Widget 功能的移植版了。

10、运行 OS X 的 Vaio

这篇 Quora 回答从侧面展示了 x86 OS X 的另一种结局。2001 年,乔布斯曾经飞去日本向索尼总裁展示 Vaio 笔记本运行 OS X 的潜力。和 Hackintosh 社区勤奋修炼不同,官方的移植仅用了不到三个小时(时任软件负责人 Bertrand Serlet,Craig Federighi 的师傅,还以为要几个礼拜)。在乔布斯眼里,Vaio 可能是唯一配得上 OS X 的电脑品牌。不过,索尼还是拒绝了预置 OS X 的提议。想一想,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电脑上市,是否又能成为一代经典呢?还是像第一款支持 iTunes 的音乐手机摩托罗拉 Rokr 那样成为笑柄。

就像这条广告说的,iPod 是冰山一角,也让更多人了解到 Mac。这则广告发布不久,苹果就推出了 iPhone,然后又用了 5 年时间摆脱掉电脑的束缚(iOS 5 首次支持 OTA 升级,音乐应用从 iPod 改名为音乐,与 iTunes 同步也不会强制锁屏)。13 年后,iPhone 是更巨大的冰川,也许谁也没预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