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几十年时间,计算机科技从少数人的特权发展成普惠大众的工具,21 世纪的移动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世界。在智能手机普及的国家,使用手机的时间都超过了电视。今年的新冠大流行更加凸显科技的重要性,从加速疫苗研发到出行跟踪,没有人希望被技术甩在身后。

然而,在科技大踏步前进,一切都搬上云端,需要通过手机应用、二维码解决生活的一切的时候,一些群体就被或多或少地忽视掉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欧美掀起的正常化运动,推动了全球无障碍标准的制定,让身心障碍者能够像普通人一样享受社会进步的福利。现在,我们是否也需要来一次新的大讨论呢?

1976 年,硅谷文字识别技术先驱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在美国盲人联合会(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Blind)举办的新闻发布会推出了第一款商业化 TTS(文本到语音)产品库兹韦尔阅读机(Kurzweil Reading Machine), 这款当时售价 5 万美元的桌面设备可以将文本扫描之后转换成语音输出。

Ray Kurzweil 和他的阅读机

库兹韦尔和其他行业先进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影响了整个科技界。四十多年后,微软推出的基于人工智能的图像识别技术 Seeing AI,实现了库兹韦尔理想中的效果,同时将使用成本从天价降至零。理论上只要有智能手机,就可以享受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

微软 Seeing AI 背后的技术,实际上和自动驾驶和机器人科技同根同源。如今我们拥有的最先进的技术大多来源于最初的一种挑战:让机器像人类一样 “看”。

对于亲身经历视力衰退的人,今日的技术的发展速度已经称得上惊人,甚至远远超出 10 年前人们给出的预期。像 Seeing AI 这样的产品和 JAWS 这样的屏幕阅读器都是了不起的工具。然而,科技的爆发式增长并没有打破视障人士在生活中遇到的障碍,他们出行仍然依靠拐杖或导盲犬,或者干脆无法出门,艰难地浏览缺乏通用设计的网站和应用。

现如今,无人驾驶汽车都可以不依靠人类司机的情况下以上百公里/小时的速度飞驰,但还没机器帮助盲人在人行道上走快一点。人脸识别技术让电脑分辨出每个人的不同,但盲人还是不能很快认出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强大技术,还没有孵化成真正有用的、友好的且负担得起的新一代工具。苹果、微软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初创公司和大学实验室都在进行这项工作,但我们也得承认这项工作既缓慢又困难。对于盲人和视障人士来说,这个世界就像科幻小说作家威廉·吉布森说的,“未来已来,只是分布不均匀。”

我们的老朋友,TechCrunch 前首席运营官 Ned Desmond,最近发起了 Sight Tech Global 活动,在今年 12 月 2 日和 3 日在线上探讨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帮助视障人士享受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本次活动将召集业界顶尖的技术专家、人机交互专家、产品设计师、研究人员、企业家和活动家来讨论通用技术以及无障碍设计的未来。这些专家中有很多本身就是视障人士,活动方案将坚定不移地站在这样的立场上:没有无障碍社区的直接参与,任何关于新产品的讨论和开发都没有意义。

两天的主会场讨论会对公众免费开放,提供实时直播和回看。此外活动还将提供垂直话题讨论与演讲者 Q&A 环节。展会的注册即将开放,同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这里申请邮件更新。

本次活动赞助和门票销售的收益将捐赠给非营利组织 Vista Center for Blind and Visually Impaired,Vista Center 在湾区服务视障者已有 75 年历史,也是这次 Sight Tech Global 活动的所有者,中心执行董事 Karae Lisle 是 Sight Tech Global 的主席。

我们欢迎赞助商,并提供从品牌支持到内容整合的各种机会。请发邮件至 sponsor@sighttechglobal.com 了解更多信息。

活动咨询请联系:info@sighttechglob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