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旗下或将诞生第 5 家上市公司。

2020 年 11 月,外媒引述知情人士报道称,京东物流预计在 2021 年海外上市,估值 400 亿美元左右,交易可能涉及以 40~80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10%-20% 的股份。

近日,IFR 更新了消息,京东物流已挑选了美国银行和高盛作为承销商,上市地确认为香港,上市时间预计在今年第二季度或第三季度,募资金额至少 40 亿美元。

这是继京东集团、达达集团、京东健康、京东数科之后又一家推进了 IPO 的京东系公司。

超前布局

一场突发的新冠疫情催化了物流行业的竞争、创新和演变。

被誉为 “管理圣经” 的《哈佛商业评论》曾发文称,“随着疫情席卷全球,京东物流在特殊时期表现出的快速反应能力和稳定物资供应能力为全球物流行业提供了指引。”

面对疫情带来的配送困难,京东物流在此期间升级了智能物流技术,通过无人车、无人机协助配送,依托早期铺就的供应链系统实现了高效运转,成功将挑战转变成了机遇。

此外,拥有自己的快递物流系统也让京东在电商平台的角逐中优势明显,京东物流与京东电商并驾齐驱,先占领市场再逐步拓展。

这一切都得益于京东超前的理念。早在 2007 年,京东就力排众议开始自建物流;2012 年 8 月,注册成立京东物流;2017 年,京东物流集团从京东集团独立,从企业物流向物流企业转换;2018 年 2 月,京东物流完成 25 亿美元 A 轮融资,同一年发布了全球化战略,推出京东供应链、京东快递、京东快运、京东冷链、京东云仓、京东跨境六大产品,并上线个人快递业务;2019 年二季度,亏损了 12 年的京东物流实现盈亏平衡;2020 年 10 月,京东物流正式发布 JDL 京东物流科技品牌,并将组织架构一并调整为全国 7 大区域、8 个前台和 7 个中后台。

历经 13 年的发展,京东物流已形成了完整的仓储生态。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京东物流运营超过 800 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京东物流仓储总面积约 2000 万平方米,存储运营超 600 万个 SKU 的商品,累计运送了超 5000 万吨物资。

同时,京东物流已建立了包含中小件、大件、冷链、B2B、跨境和众包(达达)在内的强大物流网络,该网络已覆盖大陆地区 100% 的区县,全国只此一家。此外,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及智能设备的应用,京东物流也打造了一个从产品销量分析预测到入库出库、再到运输配送各个环节无所不包的高效智能供应链服务系统。

换将疑云

目前,京东集团培育出的 3 家独角兽企业中,京东健康已于 2020 年 12 月在香港成功上市,更以 310 亿港元位列港股年度 IPO 募资额第二。而即将在科创板上市的京东数科与预计登陆港交所的京东物流都在近期集中换帅,方式是从集团内抽调高管进行空降,外界一致认为这是进一步推进 IPO 的信号。

其中,京东数科现任 CEO 为原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在国内金融科技严监管大势下,这一举动无疑是在向监管表明自身服从管理、主动合规的态度。

不同于京东数科的人事调动,京东物流原 CEO 王振辉是因 “个人原因” 离职,CEO 一职由京东集团 CHO 余睿接替。

公开报道显示,王振辉最近一次以京东物流 CEO 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 2020 年 11 月的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发表演讲。会上,王振辉表示,JDL 京东物流将与合作伙伴一同推动物流供应链数智化变革。

公开资料显示,2017 年 4 月,王振辉开始出任京东物流 CEO,在其带领下,京东物流推出了全球第一个全流程无人仓及 5G 智能园区。在之后的几年里,王振辉多次获得物流行业年度人物等称号。

王振辉还曾给京东物流定下两个小目标:一是到 2022 年,京东物流收入超过 1000 亿元;二是京东物流外部收入占比超过 50%。

年报数据显示,2019 年京东实现总收入 5769 亿元,其中以物流业务为主的 “新业务” 收入为 239 亿元;在 2020 年初的年会上,王振辉宣布京东物流外部收入已超过总收入的 40%。

如今,王振辉功未成身已退。对于王振辉的仓促离职,京东方面未做过多解释。外界猜测,京东物流此次换帅还意在培养年轻高管。

据了解,2008 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东的余睿是集团中唯一一位 80 后高管,其职业发展潜力巨大,2014 年 7 月就成为京东集团最年轻的副总裁。在 2020 年初的致员工信中,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曾将余睿作为 “有能力、有担当的领军人才” 来举例。

在被任命为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之前,余睿在京东还做过上海和北京分公司物流经理、全国大家电物流中心运营高级经理。京东官网称,在此期间余睿 “曾帮助京东物流建立行业领先地位及加速发展”。可见,由他来担任京东物流的 CEO 绝对算不上是外行领导内行。

从京东官方的回应 “我们希望余睿先生带领京东物流持续提升客户体验,继续推动社会化物流成本的下降和行业的健康发展。” 看得出,京东物流的确对这位新任 CEO 寄予厚望。

对标苏宁

2020 年第三季度,京东集团实现净收入 1742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9.2%,超出市场预期;其中包含了京东物流业务板块营收同比增长 73%,是集团整体营收增速的 2.5 倍。物流业务已成为京东平台的一大核心竞争力,推动了集团整体营收的增长。

2016 年底,圆通、中通、申通、韵达、顺丰、百世等国内快递企业掀起上市潮,随着竞争加剧,行业格局也不断变化。如今,物流行业的市场份额正逐渐向头部企业倾斜,以四通一达、顺丰、京东、EMS 为代表的快递企业占据行业第一梯队。

而资本的投向也从广泛布局向重点企业聚集,京东拿下中国物流史上最大单笔融资也印证了这一点。这笔 25 亿美元融资的资方囊括了知名投资机构、央企乃至金融机构,为京东物流的未来注入了更多想象力。巨额融资当然是需要回报的,据传京东物流为此签下了三年内上市的对赌协议,若 2021 年 3 月底未完成上市,京东就要以 9.4% 年利率从投资方手中回购股份。

对赌是压力也是动力,而上市也将进一步拓宽京东物流的融资渠道,为其拓展京东电商之外的新业务增添勇气。

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4 月,顺丰+通达系四家公司已占据了中国物流行业过半的市场份额。而据估算,京东物流的市场占有率可能不到 5%。可与成立了近 30 年的顺丰相比,承接对外快递业务还不到 3 年的京东物流跑马圈地的速度并不算慢。

在 2019 年底版本的上市传闻中,京东物流估值为 300 亿美元,甚至超过了当时另一个快递龙头企业顺丰 215 亿美元的市值。而现在顺丰的市值已暴涨至彼时的 3 倍,有人顺势提出有智能科技加持的京东物流 400 亿美元的市值是否被低估了。

开放社会化物流业务之后,京东物流免不了要与已有头部公司有所竞争。分析人士指出,因目前有限的市占率和以企业服务为主的业务模式,京东物流真正的竞品可能并不是刘强东曾公开对标的顺丰,而是同样以电商平台自营物流出身的苏宁物流。

2020 年,苏宁物流、韵达、圆通借道发行债券等方式融资几十亿元以支撑旷日持久的价格战;在中通快递回港二次上市后,百世也传出了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与连年亏损的百世和烧钱补贴的通达系相比,京东物流对用以持续经营的资金需求并没有那么迫切,上市更多是为了成全开放物流和智慧供应链的布局。不同于顺丰综合物流服务商的定位,京东物流正向全球供应链基础设施服务商转型。与苏宁打造 “中国最大的供应链基础设施服务商” 的目标相比,京东物流的梦早已冲出中国,走向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