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重组正进一步深化中。

1 月 15 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金融管理部门指导下, 蚂蚁集团已经成立整改工作组,正在抓紧制定整改时间表。

去年 12 月底监管对蚂蚁集团的二次约谈,已经为蚂蚁集团的整改指明了方向,重点包括:回归支付本源、依法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等。目前,蚂蚁集团正按照监管的要求,计划在金融控股公司架构下重组大量业务,以增加透明度。

业务一分为二

再灵活的蚂蚁,也逃不出监管的围堵。

2021 年央行工作会议提出,持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强互联网平台公司金融活动的审慎监管。这几乎是在平台经济反垄断和金控公司监管的基础上给互联网巨头们设置的又一道枷锁。

去年 9 月印发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规定,所有需要金融牌照的业务需归入控股公司之下。

去年 12 月底,有知情人士透露,蚂蚁正讨论把所有需要金融牌照的部门划入一家控股公司,后者可能面临类似对银行的监管,计划未最终确定,目前正等待监管层批准。报道指,阿里巴巴计划将投资基金和保险销售业务迁至这家控股公司,同时划入控股公司的业务包括财富管理、消费贷款、支付和网商银行,将以蚂蚁集团作为母公司。

尽管监管机构没有直接要求分拆蚂蚁集团,但蚂蚁集团的确在拆分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资深互联网人士张栋伟分析称,比较可信的结果是蚂蚁将被分拆成两个大的业务群组:一个业务群组就是金融控股公司,会包括支付、贷款、保险、理财等各种金融业务,这些业务在国内都已经有相对完备的法律法规。金控公司将依法依规被有关部门进行合规监管;另一个业务群组将是科技公司,会包括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智能风控等科技 “赋能” 业务。这些业务理论上属于科技创新的范畴,不会受到过多的监管。

全力保住放贷

宇宙的尽头是铁岭,互联网的尽头是信贷。当微博、美团、芒果 TV、美图秀秀等看似与金融毫无关系的应用都成了为放贷业务导流的入口,蚂蚁的贷款业务依然是当中规模最大的。

作为蚂蚁的现金牛业务,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蚂蚁集团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 1.73 万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 4217 亿元,市场份额遥遥领先。

众所周知,小贷业务不合规是蚂蚁 IPO 被叫停的主要原因。早在蚂蚁被暂缓 IPO 之初,业界就猜测蚂蚁后续的应对策略是剥离微贷业务,重组其他业务重新上市。为便于重新调整、规划小贷业务,去年 12 月初,蚂蚁集团实现了对花呗、借呗的全资控股。

1 月 7 日,据彭博社消息,蚂蚁集团计划将部分业务转出旗下小贷公司,以应对合规压力。1 月 11 日,知情人士透露,蚂蚁集团初步计划重组其庞大的消费信贷业务,将其逐步转移到一个有权在全国范围内运营的新的消费金融部门,以便在新的监管规定下继续在全国范围内放贷。该计划有待监管部门反馈,蚂蚁集团将据此全面评估其企业结构。

目前,蚂蚁集团的大部分消费贷款业务由花呗和借呗运营。根据去年 11 月出台的网络小贷新规,花呗和借呗将被迫将业务限制在注册地重庆,除非获得新的全国牌照才能实现跨地区经营。理论上讲,将业务转向消费金融部门可以使蚂蚁集团在全国范围内继续放贷。

去年 9 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获批筹建,10 倍杠杆率将为蚂蚁的消费信贷业务注入更大的想象力。但截至目前,这家消费金融公司尚未正式成立。蚂蚁集团在此前的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其成立仍需获得监管部门的进一步批准。公告显示,蚂蚁消费金融公司的股东包括蚂蚁集团、南洋银行、国泰世华银行、宁德时代、千方科技、华融资管、鱼跃医疗等。监管机构表示,蚂蚁及其合作伙伴可能会在 9 月开始成立新的消费金融实体。

而就在 1 月 13 日,银保监官方发布了《消费金融公司监管评级办法(试行)》,将从 “公司治理与内控、资本管理、风险管理、专业服务质量、信息科技管理” 等五个方面对全国 30 家消费金融公司进行 “定量+定性” 的监管评级考核。其中,监管评级得分在 90 分以下的消费金融公司需要开展现场检查。这无疑对正在筹建当中的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无论消费信贷这块最赚钱的业务未来的增长如何,蚂蚁集团都会面临更高的资本金要求。依据小贷新规中对联合贷款业务的规定,蚂蚁集团必须为其贷款补足 30% 的资本金。

估值或打七折

蚂蚁暂缓上市的消息一经释出,有关其估值的讨论不绝于耳。

行业普遍认为,金融、科技的不同属性带来的监管政策与运营环境变化将对蚂蚁的估值产生显著影响,金融类企业的估值通常低于科技类企业。

在监管的审视之下,蚂蚁集团原先的优质资产将被重新划分,一些重要资产的价值会被重新界定。若仅作为一家创新型金融公司,蚂蚁的市值将参照银行进行保守估测。

分析认为,重组将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蚂蚁集团的整体估值,目前业界预测蚂蚁的估值会比之前的 2 万亿打个 7 折左右。

在蚂蚁集团的招股书中,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占据利润的 6 成以上,微贷科技平台贡献了其中近 4 成营收。也就是说,若将微贷业务剥离,蚂蚁集团的利润约为先前的 76%。

另一方面,暂缓上市对投资者信心的侵蚀和提前冻资申购带来的利息损失也将给蚂蚁后续估值带来负面影响。

截至 1 月 15 日下午 4 点,蚂蚁集团市值 2.43 万亿港元(约为 2.03 万亿人民币),去年 10 月下旬蚂蚁确定 A 股发行价时市值为 2.1 万亿人民币。不到 3 个月时间里,蚂蚁已经流失了 724 亿元估值,与即将登陆纳斯达克的社交游戏巨头 Playtika 的市值相当。

可以肯定的是,拿掉金融业务,蚂蚁并非一无所有,支付、征信、区块链都是蚂蚁的价值所在。聚光灯下,蚂蚁的原形也不会只是一家金融公司。

而怎样通过重组使旗下业务的价值得到最大的体现,对蚂蚁来说已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