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早些时候,在完成一轮 6 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后,Stripe 的估值达到了 950 亿美元。而这比该公司上一轮融资时的估值提高了近两倍,并且是发生在仅仅一年不到的时间内。去年 4 月份,Stripe 同样完成了一笔 6 亿美元融资,其当时的估值为 360 亿美元,包括 A16ZGeneral CatalystGoogle Ventures 及红杉资本对此参投。

最新的这笔融资主要由爱尔兰国家财政管理局(NTMA)、安联、富达国际、Baillie Gifford、红杉资本、AXA 提供。Stripe 表示,这笔资金将用来推动其在欧洲的扩张,这包括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在都柏林办事处再雇用 1000 名员工。同时,这家美国在线支付巨头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巴西,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市场推出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达到 950 亿美元估值后,Stripe 也成为了硅谷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排在这一身影背后则是上市之前的 FacebookSpaceX,二者的估值分别为 800 亿美元和740亿美元。如果从全球范围内来看,Stripe 也来到了全球独角兽估值第三的位置,仅次于2000亿美元的蚂蚁集团和1800亿美元的字节跳动之后。

此外,也有消息表示这一数字低于 Stripe 在二级市场上 1150 亿美元的交易估值,且本轮 950 亿美元的估值或许会使得其未来估值突破千亿美元。不过,无论这一数字将达到怎样的程度,正如经济学人指出Stripe 现在所拥有的是 “猛兽般的估值(Monster Valuation)”。

不止于支付

StripePatrick CollisonJohn Collison 两兄弟于 2010 年创立,在都柏林和旧金山均设有总部。该公司主要向企业提供在线支付解决方案。与 Paypal 不同,Stripe更加关注其中的开发人员。在 Collison 兄弟看来,尽管企业中负责选择公司支付技术商及技术软件的通常会是财务人员,但他们认为 “未来将会是以开发者为中心的,他们将会更多的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因此,Stripe 便是基于 “开发人员优先” 的原则所展开,并以此宗旨打造了一系列相关工具。得益于简单友好的开发集成策略,Stripe 在早期发展阶段获得了开发者社区的大力支持和口口相传。

另一方面,Stripe 也更加关注其产品的多样性。除了其在线支付解决方案之外,Stripe 也推出了如Sigma(数据分析工具)、Atlas(公司注册平台)、Radar(风控工具)等众多产品。通过对产品的不断创新,Stripe 极大地扩展了其业务覆盖范围,使得其采用率得到了爆炸式的增长。

如今,Stripe 的产品已经在超过 120 个国家或地区的企业中得到应用。尽管成立之初的 Stripe 更加倾向于向小型/初创企业提供服务,现在的 Stripe 却也有着亚马逊、谷歌、Shopify、微软等众多巨头企业。十年以来,Stripe 围绕支付平台构建了一个全面的的支付生态,为其客户的在线业务提供着无缝连接服务。

不止于疫情

通常,由于未能像上市企业那样有着相对公开透明的财务状况,估值便被用来对一家未上市企业进行粗略评估,它所反应的并不一定是这家企业的准确价值。随着通货膨胀预期上升对美国债券市场带来的扰动,以及其它经济体在疫情下的逐渐恢复使得在线热潮开始回归理性,面对 Stripe 等众多在线技术方案平台得到飙升的估值,不乏有声音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可延续的价值。对 Stripe 而言,这种担心似乎显得过于多虑。

自疫情爆发以来,Stripe 很好的抓住了这波机遇。疫情期间,仅在欧洲就有超过 20 万家企业选择使用 Stripe。同时,Stripe 也在其它方面不断发力,同高盛、花旗等银行机构展开合作,向用户提供支票账户等银行服务。据 John Collison 透露,2020 年间,Stripe 的系统每秒要处理近 5000 项在线交易、数据检索、接口查询等方面的请求。他指出,“如果按照支付量计算的话,Stripe 的规模已经大于其起步时期的总体电商市场份额。”

而根据 Crunchbase 数据,在早期阶段,Stripe 就获得了彼得·泰尔(Peter ThielPaypal 创始人及硅谷知名投资人士)、YC、马斯克(Elon Musk)等风投巨头的青睐。

一直以来,Stripe被视作顶级的 IPO 候选人。同时,对公司进行财务高管的新任命也往往代表着为上市做出准备,Stripe 也在去年 8 月份任命了新 CFO Dhivya Suryadevara。然而,Stripe 却坚持选择保持私营状态。财经时报认为,对公开市场的缄默可以使得 Stripe 更加严格的控制自身财务细节,而 Stripe 也从未公开自身的盈收状况。

Dhivya Suryadevara表示,尽管 Stripe 进行了大量融资,但这并不意味着 Stripe 需要资金。相反,她认为这些只是一时的机遇,Stripe 当下并不会把注意力放在 IPO 上面——选择对 Stripe 长期看好的投资者更为重要,“因为下一个十年会更加充满惊喜。”

有人士指出,与欧洲在线支付巨头 Adyen 相比,Stripe 所处理的交易规模更大。前者的市值为 600 亿欧元,在 2020 年处理了 3036 亿欧元的交易。随着未来更多的交易发生在线上,Stripe 的目标似乎也并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