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企业上市潮中,依图科技成为了急流勇退的那一个。

近日,上交所根据依图方面的申请,终止了对依图科技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回顾依图的科创板 IPO 之路,2020 年 11 月初,依图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曾获受理。此次发行预计募资 75.05 亿元,分别用于新一代人工智能 IP 及高性能 SoC 芯片项目、基于视觉推理的边缘计算系统项目等 5 个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今年 3 月 11 日,依图科技有限公司因发行人及保荐人曾要求中止科创板上市审核,上交所根据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此次终止了在科创板的上市,不过业界人士认为,依图科技不排除此后转板其他市场的可能。

目前,我国 AI 产业中的计算机视觉企业如商汤科技、云从科技、旷视科技、格灵深瞳、云天励飞都处在申请在 A 股科创板或港股上市的进程中,此次依图科技终止科创板 IPO 之后,AI 企业上市潮中又多了一分不确定性。

AI 商业化落地仍是行业难关

如果要追究依图终止 IPO 的原因,技术落地和商业变现或许是其中的关键。

在盈利压力下,依图也在不断拓展落地场景。目前,依图在医疗领域的落地情况比较突出,产品及解决方案已落地全国 300 余家三甲医院。但是整体上来说,依图科技的商业化进程仍是缓慢的。虽然依图科技过九成营收都用来研发投入,但其产品落地的过程仍然是艰难的。从其收入构成来看,软硬件产品及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大多数都没有实现盈利。

目前,大部分 AI 企业营收快速增长,但净利润均处于大幅亏损状态。以依图为例,其招股书显示,2017 年到 2020 年上半年,依图科技营收分别为 6871.89 万元、3.04 亿元、7.17 亿元、3.81 亿元,营收复合增长率为 222.97%。不过,营收虽然在逐年递增,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2017 年至 2020 年上半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11.66 亿元、-11.61 亿元、-36.42 亿元、-12.99 亿元,三年半归属净利润累计亏损超 72 亿元。

产品标准化和释放规模效应是关键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新基础技术,技术实现落地会耗费不少的研发成本。从行业大环境来看,面对这些问题的不只有依图一家。

AI 企业们依然在积极探索 AI 算法商业化落地场景。目前安防仍是所有视觉 AI 企业最大的应用场景,同时大家在金融、零售也都涉及,此外手机领域也竞争激烈。

四小龙 AI 应用场景

当竞争日益加剧,算法价格持续下降,AI 企业大都走上软硬件一体化道路:为算法软件寻求 AI 芯片或者智能终端载体。AI 算法技术与芯片技术结合,一方面有助于降低应用解决方案硬件成本而提升综合毛利率,例如依图求索芯片自用已明显带动软硬件组合业务毛利率提升,另一方面芯片量产销售后也将带来可观的规模效应。

商汤、旷视和云从则着重打造行业综合解决方案,不断深耕细分行业,拓宽 AI 的价值,并通过加强算法复用性,开发行业通用智能终端。

目前 AI 公司依靠单一算法变现已经十分困难,需要对行业有更深的理解并构建标准化产品,才能将技术落地应用到场景和方案中实现技术变现。

如今业界的普遍共识是,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底层基础技术,关键在于与各领域的深度结合。对于人工智能企业而言,在与具体的产业及深度融合时,仅仅具备 AI 算法的技术优势已经远远不够,如何在细分行业建立优势壁垒,及如何利用 AI 技术为行业带来效率提升和新增价值成为衡量 AI 企业重要指标。

当资本热潮逐渐退却,唯有利用 AI 技术为行业带来较好效率提升和新增价值,并且有标准化产品释放规模效应的企业,才能走出高昂的成本困境而实现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