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扎克伯格开始忽悠元宇宙的时候,其实我更在意的是马斯克的走向太空。”

在 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闭幕式上,华大基因 CEO 尹烨呼吁社会对生命科学给予更高的关注,也倡导科技创新脱离商业模式的创新,回归科技的本质。

生命科学与互联网技术
同步发展,高度融合

从计算机、小型机、IT 到云,再到今天人们广泛关注的元宇宙,互联网科技(IT)的形态突飞猛进。与此同时,生命科学(BT)也经历了双螺旋、中心法则、人类基因组计划、高通量测序方法乃至千人基因组计划到人人基因组计划的演变。然而,与 IT 相比,后者的关注度却少得可怜。

IT 的发展是物理学的进步,它归功于 1945 年启动的曼哈顿原子计划和阿波罗登月计划,他们催生了这些硅基加工的极致工具——光刻机。

与之相对应地,生命科学的快速发展归功于 1990 年启动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它催生的是关于碳基解码的极致工具——基因测序仪。

摩尔定律在 IT 界人人皆知,但基因测序领域却奉行 “超摩尔定律”:世界上第一个人的基因组测序成本花费 38 亿美元、历时 13 年;而今天,仅用一台机器、200 美元就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完成一个人的基因组测序。所以,整个基因测序效率提升的速度比摩尔定律更快。

生命是一次奇遇,每个人都是一个大数据的载体:人体内有 30 亿对碱基,如果把这 30 亿对碱基写成书,可写 564 本书,正常阅读速度差不多需读 9.5 年。因此,生命是数字化的,而生命科学的意义就是不断将过去模糊的生命进行数字化。

迄今为止,地球上信息存储密度最高的载体就是 DNA,6 皮克(1 皮克为万亿分之一克)的 DNA 就能存储 6 个 G 的基因组数据。对比现有的硅、石墨烯、有机碳等信息存储材料我们会发现:也许有一天数据的长期存储可以依靠 DNA 来完成。也就是说,BT 的发展将快速拉动 IT 基础设施的进步。

“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未来是一个碳硅结合的未来。” 尹烨预测,曙光初现的量子计算和呼之欲出的 DNA 存储将极大地颠覆基于冯诺依曼架构和硅基存储的生产方式。

数字化升级是所有组织
获得未来竞争力的必由之路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华大通过数字化、标准化、自动化、工程化的方式将火眼实验室建设成为可在全球复制推广、持续运营、平战结合的疾病检测与防控通用平台,实现中国的制造业能力的输出。中国的制造业赋予了我们对抗各种新冠变种病毒的底气,让我们可以在几天内完成一座 700 万人口的城市的全员核酸检测。

在数字化升级的过程中,要给予年轻人更多的机会。尹烨认为人类进步的本质是下一代不怎么听上一代人的话。“今天我们所有的科学几乎都颠覆了原来的权威,我们都在原先界限上向未知又迈进了一步,这就是我们追求科技向前的本质。”

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说,科学的进步基于新技术、新发现、新想法的驱动。这意味着,科学从来不是从发现先开始的,而是从技术和工具先开始的。所以,创新不是简单的 “科学——技术——产业” 的线性过程,它是一个可以在任何节点上突飞猛进,并累积数据实践涌现的过程。

为什么是 LIGO 证明了引力波?因为装置足够大,足以把信号和噪音分开。LIGO 即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它横跨了美国 3000 公里的国土,基于长距离的微小时间差实现了信号和噪音的分隔,使人类在 2016 年第一次真正用实验工具检测到引力波。

“今天我们呼唤的科技创新一定不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它必须回到科技的创新,任何创新的本质都是人对生产力的改造。”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眼 500 米的射电望远镜、华大智造的测序仪这些大国重器,在生命的时代意义深远。

中国的机会是什么,从科学、技术、产业、数学、制造业、艺术来看,现如今,科技最强的是美国,艺术最强是欧洲,而中国的机会就存在于产业、数学与制造业之中,即文化创新、文化自信与科技突破。

尹烨认为,“科学” 与 “技术” 是两个有着紧密联系确又迥然不同的词。今天很多产业中的 “卡脖子” 问题,实际上是技术、特别是科学上的 “卡脑子” 问题。而这些只能在大科学工程中实现突破,否则很难实现所谓的 “弯道超车”。

“所谓科学是无用之用,往往由好奇心驱动;技术是有用之用,往往由量化目标驱动;工程是唯公之用,往往由经济目标驱动;大科学工程是大用之用,往往由使命和大目标所驱动。”

正如中国的抗疫做得好,是因为习总书记提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而不是很多发达国家的资本至上、利益至上。使命和大目标决定了中国的抗疫注定能交出一份别人很难复制的答卷。

小结

演讲的最后,尹烨强调,任何技术(包括生命科学)都不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科技创新不能唯技术论,不能忽视了道德、宗教、伦理、文化和法律。“要知道没有科技的人文或许是愚昧的,但没有人文的科技一定是危险的。”

在这个物质与信息过剩的年代,我们开始逐渐忘记自己是有大脑的生物。尹烨用一句话总结了很多人如今的生活状态——“身外之物算得太多,性命攸关想得太少,冗余信息充斥大脑,从此丧失独立思考。” 纵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穿越星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集体仰望星空。须知人类基本的神性,就是我们相信 “相信” 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