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气候变化、经济下行是困扰世界的难题,但相比于往年,除了不确定因素带来的的焦虑情绪,疫情在中国等地的管控使得供应链得以流转,全球的资本仍然在寻找着自己的应许之地。

在 2021 年 BEYOND Expo 线上论坛中,主办方邀请到了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童士豪、500 Global 的 CEO 兼创始合伙人蔡李成美和 Infinity 集团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高哲铭,就当前投资热点的话题进行深入讨论。

 

投资向何处去

面对未知的一年,如何把握全球经济复苏趋势,踏准变局中的投资配置节奏,成为疫情笼罩下投资机构的共同思考。

以色列投资公司 Infinity 集团创始人及管理合伙人高哲铭表示,以色列如今是网络技术的投资热点,有一半重要企业都和网络技术有关。在网络领域进行跨境合作,情况复杂但投资巨大,很多独角兽和上市公司都在这一领域,但风险似乎越来越高,“我今天很惊讶地看到其中一家公司损失了 3500 万美元,因为有人从银行或该公司发出了收购另一家公司的假邮件,利用新的虚拟现实技术窃取了资金,因此网络的风险很高。”

另外,他认为数字健康是一个蓬勃发展的领域,为此 Infinity 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疫情相关的医疗数据加速了这整个过程。“第三个热点是移动出行,尤其是电动汽车,中国是这个领域的巨头,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未来可能会占据至少 50% 的市场份额,许多与移动出行相关的公司都希望在这一领域与中国合作,Infinity 看到很多资金流向这一领域。

还有区块链相关的活动,这个领域正在经历变化,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区块链的规模似乎会非常大,区块链和加密技术的结合,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领域,这种商业模式即将诞生。”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则表示,疫情改变了很多方面,但它也促进了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全球移动技术的发展,从传统的欧美和中国,到现在的东南亚、南亚,再到整个非洲,线下经济的数字化、金融技术、道具技术、医疗技术和交通领域的大趋势,还有传统的热门领域比如食品技术、电子商务、企业技术以及安全技术等都有所发展。

“我们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采用混合办公模式,然后通过移动技术和大城市相连,完成工作,希望能看到技术的推广能发生在传统创新中心之外的更多地区。因此,从技术运用和公司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看到了一些从未有过的向好的变化。” 童士豪如是说。

500 Global 的 CEO 兼创始合伙人蔡李成美则以东南亚市场为例,表示 500 Global 自 2012 年到 2013 年起就开始投资这一市场,它逐渐走向成熟,不断有更多资金和资本流入,出现了很多独角兽公司,也有投资者退出。“500 Global 投资的电商平台 Bukalapak,几个月前在印尼证券交易所上市,最近我们投资了 Axie Infinity,这家公司刚刚完成了一轮融资。在东南亚地区的新兴前沿市场,很多公司都宣布了上市计划,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我认为即使是在全球不同的地区,随着线下经济的数字化,也能引起相当一致的共鸣。疫情加快了我们在金融科技、区块链、数字健康和教育领域的发展,最后就电子商务系统而言,许多公司仍然在创新,包括电子商务系统和基础设施。”

 

新的挑战

回望 2021 年,除了疫情的影响,面对国际环境愈趋复杂,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等不利局面,投资机构也需要有所作为。

童士豪表示,自 2017 年和 2018 年起 Garena 进军拉美市场,在过去的四个月里,Shopee 迅速扩张到墨西哥等其他西语国家,一些公司在全球扩张。但实际传统上风险投资是一种更小型的合作关系,非常本土化,无论是通过特许经营模式扩张还是直接在当地建立自己的团队,或者与其他基金合作,都会逐渐被拉入更多领域。由于风险投资保持相关性的方法之一是建立这些跨境桥梁,最终称为全球平台,所以一些风险投资公司正在思考规模问题和全球化问题。

“一些公司和对冲基金崛起,它们从私人部门转移到早期投资,拥有更大的资本投资池。这些公司发展迅速,竞争激烈。越来越多的普通合伙人成立自己的基金,独自在一端投资,一直到拥有数十亿美元。因此风险投资市场本身就在朝着不同方向发展,在未来十年中,宏观上我们必须思考继续保持相关性的正确方式和多样性的问题,因为这是未来的趋势。在微观层面,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竞争优势、提供投资组合服务的运营团队都非常值得关注。”

高哲铭认为风险投资人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估值过高,估值过高造成的问题首先是回报,其次它给董事会造成了紧张局面,让执行团队的创始人关系变得紧张,最终波及到更多的人。“第二个挑战是竞争,风投公司过去的竞争对手只是极少数的同类公司和一些高净值的个人,但今天要跟所有人竞争,因为不同形式的众筹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为了保持竞争力需要进行风投活动。巨大的期望值下,风投界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此我们要未雨绸缪,拒绝投资过高的估值,通过不同的商业模式避免损失,在财务上做好充分的准备。”

蔡李成美认为确实存在估值过高的问题,“可能在后期阶段风险更大。获得资金的公司和没有获得资金的公司之间,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在这些情况下,即使在早期阶段,他们也没有看到估值飙升。因为随着大量资本涌入,很多非传统的机构投资者正在进入风险投资领域,无论是现在这些冒险进入风投领域的交叉公司还是主权财富基金、对冲基金,甚至是散户投资者,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推动估值上升,仍然有很多公司和出色的创始人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获得投资。”

她表示 500 Global 很关注数字新闻项目,关注社会责任投资。“我当然看到过高估值会带来过高的期望,投资者和创始人都迫切地想成为独角兽,但他们很容易忘记很多这样的公司花了大概十年的时间,只有少数例外。对绝大多数公司来说,达到这一估值确实需要时间,不同市场的生态系统需要时间成熟。硅谷也不例外。”

因此她认为大家需要保持谨慎,500 Global 最近宣布关闭迄今为止最大的基金,希望扩大投资范围,从对公司的早期投资逐渐发展到覆盖后期阶段。对于许多创始人来说,在实际获得的投资和能够继续投资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即使是早期阶段的基金也分成了多个阶段,筹集连续性基金或机会基金,能够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因此后期基金或对冲基金会提前行动,并非所有的基金都能做到。“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多阶段基金更加全球化,更加地域化,跨地域 跨部门共享知识,并相应地增加价值,所以这是一个生态系统,也是趋势。”

 

应对之法

除了各个平台之间的竞争,企业风险资本、区块链、融资规范和其他模式也会对风投产生不同的影响。

童士豪表示谷歌风投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谷歌的这一战略投资部门最终成为了合法的蓬勃发展的风险投资机构,他认为这可能是更多公司最终会考虑的模式。“对我们来说,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大部分退出仍然是通过上市,即使是我们美国的投资组合公司,这在热门市场中有效,但不稳定。你仍然需要有规划,选择合适的公司,转变发展方向,因为我们无法为很多公司投资,但对于所做的每一项投资无法兼顾所有,只能按照自己的模式专注于最终要做的事情,与企业一起成长。”

高哲铭告诉大家在 2009 年将 Infinity Spec 和一家老的科技公司合并,更名为 Glory。“众筹打开了新的机会,你可以参与其中,有时你可以投入一些资金创造跨境机会。因此我倾向于将这些替代方式的出现视为机会而非竞争,尽管从本质上来说,我们确实是在针对企业进行竞争,但由于我们可以跟他们合作,也可以得到退出机会,所以没什么问题。我更好奇区块链会给风投界带来什么,可能是机会,可能是威胁,也可能是一场灾难。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蔡李成美也认为众筹会给创始人和公司带来更多的融资选择,“当年美国通过《创业企业融资法案》时,人们非常担心众筹会破坏风险投资公司一贯的习惯做法,显然情况并非如此,众筹只是另一种融资选择,众筹为创始人提供了可能的退出机会,为创始人、早期员工和早期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流动性选择,不同之处就是确认了我们在私人市场开展工作的空间”。

 

初创公司的可为

后疫情复苏阶段,初创公司如何在制定筹资和扩张战略,以实现更大的交易或更多的投资交易,也是每个初创团队的必修课。

高哲铭认为梦想、人才对初创公司尤为重要。一家公司可以通过描绘一个宏大的梦想来获得更多资金,一个拥有顶尖人才的数字梦想,他认为这种组合对风投公司总是很有效。有太多的公司成立时人才匮乏,成功的公司 比如说独角兽或顶级公司,内部都有一些核心人才。“当业务快速扩展,走向全球,数据方面就非常重要了,所以要适度包装。另外是人际网的打造,在当前的网络条件下,这一点更容易实现。”

疫情还将持续,但从宏观的趋势来看,有更多的投资者愿意在其 50 英里半径之外进行投资。蔡李成美表示硅谷的很多公司以前不会在美国之外投资,但现在他们在印尼和中东进行尝试投资的生态系统和创始人都将从中获益,这表明他们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迫切需要创新,直到下一次循环。

“如果投资公司只局限在自己熟悉的网络中,那么将会错失机会。这似乎是一个相当合乎逻辑的观点,但直到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很多人才真正认清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公司和创始人可以继续在线上与投资者见面并建立联系。就像我们对创始人们所说的那样,你永远不知道创业的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你只能做好充分的准备,在与投资者沟通方面保持敏捷和灵活,无论是选择线上见面,远程建立联系,还是什么。”

她表示由于交易的速度很快,许多投资者都在相互施压,要更快地投资和做出决策,创始人与投资者建立这种关系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远程投资,那么双方见面更加困难。而这不只是交易,而是有着更长远的意义。

 

结语

对于下一片蓝海的定义,三位嘉宾有各自的见解。童士豪认为很多行业都有很大的发展,所以创始人们应该选择自己了解的行业并找到痛点,快速组建一支最好的团队。得益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对疫情的有效管控,蔡李成美坦言下一片蓝海非中国莫属,但她也表示东南亚市场在逐渐成熟,她期待下一个新兴市场的崛起。而高哲铭则认为太空通信、区块链技术都将会很热门,“就风险投资而言,我认为次级市场将会很热门,因为周期将在一段时间内到来,我们将有机会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买 L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