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证监会(SEC)依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将百济神州、百胜中国、再鼎医药、盛美半导体及和黄医药等五家在美上市公司认定为有退市风险的 “相关发行人”。受市场恐慌情绪影响,上述五家公司的股价连日来遭受重创,其中盛美半导体累计跌幅已达 33% 以上,另有两家公司累计跌幅已达 25% 左右。

与投资者的慌乱相比,相关企业的反应还算冷静。各家公司在公告中大多表示,将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在确保合规的前提下,尽量在最终截止期限前满足 SEC 相关要求。中国证监会也公开表示,希望通过与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积极对话促成相关问题的解决。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出台后,“预摘牌名单” 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必然?除了坐等被摘牌,“上榜” 公司是否真的无路可走?在 2024 年之前这一段关键缓冲期里,各相关方还能做些什么?

并非飞来横祸

2020 年 5 月,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旨在加强对外国公司的监管;当年 12 月,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正式签署《外国公司问责法案》;2021 年 3 月,SEC 出台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补充细则;2021 年 9 月,PCAOB 就如何认定无法获得审计底稿出台了新的细则;2021 年 12 月,美国证监会通过修正案,最终确定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完整实施规则。

法案要求外国公司披露包括审计报告、境外政府实体的持股比例等额外信息,还包括中国政府对公司的影响力以及执政党相关人员在公司任职情况等信息。

如果被 SEC 认定提交了年度报告的 ADR 公司,其审计报告被 PCAOB 认定为 “未被审查”,发行人就将被列为 “被识别发行人”(简称 CII)并进入暂定名单(也称 “临时清单”)当中。在之后三年的退市评估期中,名单中的企业将继续接受审查,若企业在这三年中仍未能提交满足 PCAOB 要求的报告,SEC 有权强制要求其摘牌退市。

由于该法案需要将 ADR 公司的 2021 年年报作为认定依据,而每年 3 月是中概股集中披露财报的时间,致使这项酝酿已久的法案在将近 2 年后才开始发挥其真正的效力。实际上,文章开头的那五家公司正是 SEC 所公布的第一批临时被识别名单。预计在更多中概股公司披露完 2021 年年报后,临时清单还将继续扩展。

由此可知,所谓 “预摘牌” 名单的出现并不突然,如中国证监会所说,这是美国监管部门执行《外国公司问责法》及相关实施细则的一个正常步骤。

在 SEC 公布名单的第二天,名单中的企业 “百济神州” 在 A 股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根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规定,只有连续三年使用未经 PCAOB 审查的审计机构,上市公司在纳斯达克市场的挂牌才会受到影响。

百济神州于 2022 年 2 月 28 日向 SEC 递交了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的年报。公司认为这份临时清单是 SEC 采取的行政措施,表明在上述 5 家公司近期发布了 2021 年度财务业绩报告后,SEC 开始对使用未经 PCAOB 审查的审计机构的公司进行认定。

百胜中国也在公告表示,PCAOB 能否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对公司的审计师进行全面核查是影响其 3 年后是否会从纽交所退市的关键。

被特别关照的医药公司

在首批进入 “临时清单” 的 5 家企业中,有 3 家都是生物医药相关企业。联系到此前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 (BIS) 将中国 CDMO 公司药明生物列入实体清单,此举不禁令人怀疑是此前美国打击中国生物科技企业的延续和升级。

公开信息显示,百济神州是我国创新药赛道的领军企业和全球化探索者。2019 年,百济神州研发的百悦泽®(泽布替尼胶囊)首次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成为我国首个出海的创新药和国内 BTK 抑制剂中月治疗费最低的一款产品,目前在国际上获批的国家及地区多达 45 个。

再鼎医药是 “License-in(授权引进)” 模式的代表性企业,其自主研发项目仍处于早期阶段。截至目前,再鼎医药拥有 4 款商业化产品。2021 年,再鼎医药又获得 4 个肿瘤候选药物的许可。

和黄医药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在过去二十年间致力于发现和全球开发治疗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目前,和黄医药共有十个抗癌类候选药物正在全球开发中。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表示,过去几十年,中国在国际医药产业格局中主要负责生产和代工,医药产业核心科技和研发被欧美垄断。即便如此,我国医药产业依然发展迅速,很多领域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具备了国际竞争实力,尤其是在干细胞、免疫细胞、基因技术、再生医学、精准医疗等生物技术医学前沿领域发展突飞猛进,技术领先,成果丰硕。

近年来业内流传的一封美国参议员信件充分说明了美国的担忧,信件显示:“美国不能对中国生物技术企业构成的威胁视而不见,建议将中国高新生物技术企业列入 ‘实体清单’”。

去年 12 月,就有外媒报道称,美国商务部可能将二十余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其中包括一些生物科技公司。虽然后来被证实是虚惊一场,但在当时就有一种声音认为如再鼎医药等一些依赖引进美国生物科技公司创新药技术许可的公司会受影响。此次再鼎医药被列入 “临时清单” 似乎也验证了这种猜想。

企业不放弃,监管没抛弃

股票贬值遭抛售,股价暴跌、市值缩水…… 对于已被列入 “临时清单” 的企业来说,最直接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而一旦最后被摘牌,这些企业在美联邦市场的持续融资能力和国际贸易机会也将受到影响。

值得庆幸的是,除了美股市场之外,上述名单中的企业几乎都已在中国内地或港股资本市场完成上市。随着部分国际投资者转移至香港市场,如果最后不能从名单中被剔除,也能减轻一些摘牌带来的损失。

当然,那些暂未进入名单的中概股企业的处境也并不安全。随着后续更多企业披露 2021 年年报、被自然识别进入 “临时清单”,自去年以来就已失血过多、脆弱不堪的中概股板块还将进一步承压。

中美国之间审计底稿问题已是老生常谈,由来已久。资深美股投资人陈达表示,只要中概股发行人聘请注册在中国的审计师做审计工作,且提供底稿需要中国财政部和相关部门的批准,被问责的风险就始终存在。现有框架下,美国认为中国审计事务所出具的报告都不符合要求。

2021 年底,在美国公布《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细则后不久,中国证监会发言人曾表示将继续与美国监管同行保持坦诚沟通,争取尽快解决审计监管合作中的遗留问题。中国证监会希望中美之间能达成一个类似于美国与欧洲国家间签署的合作检查框架,并提出 SEC 向发行人审计事务所、人员审查的程序需在得到中国财政部、证监会等机构的审批后方能进行,而美方当时更希望得到中国监管层方面无条件配合。根据事件的后续发展,二者当时并未达成一致。

在此背景下,中概股公司已提前开始自救,主要方式有两种:一是回港或回 A 上市,其中主要以香港二次上市或在港双重主要上市,以此对冲美国的退市风险,只要在退后的 12 个月以内,在美国市场的平均单日交易量小于全球市场的 5%,就可进行终止程序,停止申报;二是通过财团私有化退市,切断与美国资本市场的联系,就不再需要再对美国公告和披露。

当然,面对这种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问题,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依然还是中美证券监管高层之间的直接对话。理论上来讲,在 2024 年春季,进入名单的企业第三次被识别、被退市和禁止交易之前,一直存在着转圜的余地和谈判的空间。日前,已经有接近内地监管人士向媒体透露,中美双方监管机构就审计监管合作的对话和磋商进展比较顺利,双方都展示了愿意解决问题的诚意,有望尽快达成共识。

“目前断言入单企业最终会被强制退市尚为时过早”,中金公司投行业务负责人王晟也认为,如中美两国监管机构最终在符合各自法律规定和监管要求的前提下,能够达成行之有效的合作机制,则有望成为经典的、可供全球借鉴的跨境合作范例,共同推动全球资本市场的开放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