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2 日,美国设计软件企业 Figma 封禁大疆等被美国制裁公司的账号。由于 Figma 在业内较为知名,因此本次事件在设计领域影响较大,在制裁名单上的公司将无法继续使用 Figma 软件,且在云端的文件也无法立即下载备份,对国内一些创作者的创作和企业的运作带来了较大打击。

对于此次断供一事,几家国产的协同设计平台纷纷上线支持 Figma 等海外设计平台的文件导入或者迁移功能,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行动,寻求国产替代协同设计平台。以往更换企业服务供应商成本较高,但是时局之下大家选择认清形势。

备受青睐的 Figma

从全球来看,UI 设计方向有近 2000 万人的垂直客群,而在中国 UI 设计师的群体规模也至少超过了 300 万,而 UI 设计师所联动的产研团队人数至少是 UI 设计方向的 5 倍以上。当前全球 UI 设计工具领域最受关注的是 Figma,它于 2016 年 9 月正式上线,仅用时 4 年便取得了市占率第一的成绩,并于 2021 年达到了百亿美金的估值。

业界对于 Figma 能够迅速获取市场份额的原因主要归结于其跨平台的云端化能力、All-in-one 的核心理念和可实时协作的特性。

跨平台云端服务让用户可以突破设备和系统限制,打开浏览器就能随时随地使用专业的设计工具。并且用户的所有设计文件会自动保存和同步,全部存储在云端,再也不用担心设备本身的意外情况造成数据的损失,设备更替时也不用做任何数据迁移,这种云端化的产品体验对于传统的客户端软件极具颠覆性。

All in one 的理念让设计工具不再只是服务于设计师,而是服务于整个设计业务流,解决了更多不同场景和不同角色的问题;而实时协作则意味着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在同一个平台上实时生产并协作。比如,UI 设计师们可以共同在一个 UI 设计文件里实时进行设计创作,产品经理可以在此基础上直接制作交互原型,前端工程师则可以通过标注功能随时获取项目中最新的样式代码进行编程;同时产研团队中的所有人都可以对项目的内容实时进行打点、圈记、讨论并获得实时的反馈。诸如此类的功能和体验使得它不仅仅再只是一个 UI 设计工具,而是从设计创作、评审、交付、版本管理都可以一站搞定的产研协作平台,让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能参与进来产生意义和价值。

Figma 的局限

产品设计是一种团队作业模式,需要大量的协作配合才能完成,如果过程中存在摩擦和管理成本,效率则会大打折扣。虽然 Figma 风头无两,但是它的一些缺点使得许多企业一开始就选择了国产平台的替代方案。

据悉,使用 Figma 需要科学上网,不能断网工作,同步协作受网络影响,十分影响团队协作效率;无中文语言环境也是 Figma 深受国内设计师诟病的痛点,使得设计师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了解专业用词,增加无形的学习成本。虽然 Figma 可以通过浏览器和插件做汉化,但仅覆盖到部分基础功能,想要深度了解与使用仍然需要一定的专业英文阅读能力;其次,Figma 在全球拥有大量用户,却没有提供在线客服服务,如果用户在体验过程中存在疑问或问题,难以获得反馈与解决方案;再次,Figma 社区的用户非常活跃,每年贡献大量设计素材和模板,但社区作品大部分是基于海外设计系统延展的,本土设计师较难直接复用……

而在国内的市场环境下,Sketch、Adobe XD、PS 仍然是 UI 设计师的主要生产力工具,但从这样的客户端工具往云端 UI 设计工具迁移的趋势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愈发增速明显。新型设计工具云端化的浪潮将为数千万用户规模的设计师和产研群体,带来新的工作模式和新的使用习惯,这也是许多国内新型设计软件的新机遇。

国产设计平台补位进行时

疫情后,海外主流的设计工具平台以 Figma、Sketch 和 Adobe XD 为主,国内则涌现出像 Invision、MasterGo(蓝湖)、墨刀、摹客、即时设计、Codesign(腾讯)和 Pixso(万兴)这样的协作设计平台。

根据 IXDC 牵头打造的《2021 中国互联网行业体验设计工具趋势研究》显示,从单一工具的各场景覆盖占比来看,Figma 的占比最为平均,由此可见 Figma 的用户己经转变为产品的全链路用户,在 Figma 完成一站式体验。从工具全场景覆盖率之和来看,Sketch 在国内依然处于主导地位,Figma 紧随其后。国内产品在部分垂直场景如蓝湖前端交付场景表现较好。从众多产品商业化策略来看,个人用户免费+团队协作和管理、企业私有化部署和设计资源付费,成为了共性选择;另一方面,疫情前后的 2020-2021 年是主流设计工具企业融资的高峰期。

过去,设计师和其他产研角色都有明确的分工设计创作环节,更多的是一场 “专注的独角戏”。在线设计协作平台的出现解决 “设计孤岛” 问题,让设计变成 “共创”,多个设计师可以共同编辑同份文件;其他角色如业务方、产品经理可以更早的参与到设计产出流程中,让设计精准匹配诉求。

协作不仅发生在设计师之间,而是不断向设计的上下游延伸。一体化工具打破场景和工具壁垒,将整个产研流程有机融合为一个整体,避免频繁切换工具。通过技术尽可能消灭各节点信息流转所产生的时间成本和误差,让产出物在整条链路里高效精准传递。

在 Figma 断供大疆的消息一出,设计界大受震动,有即时设计的员工告诉动点科技,他们自从本月 12 日开始这几天都在加班帮(一些企业客户)做迁移。因为大疆的 “示范效应”,更多企业顾忌后期影响,已经迅速开始着手从 Figma 向相关企业转移文件资料。但是海量的用户需求骤然转移至国内,对于仍在进步完善中的新兴设计平台不知道是否是一件好事。实际上,国内外设计平台各有千秋,国外产品的重心始终在于对 “设计实施和管理” 能力的深度挖掘,抓住了最核心的使用人群设计师群体。国内产品在横向场景延展上明显快于国外,但是在 UI 设计能力上刚刚起步,深入程度有待提升。

MasterGo 产品负责人曾在 IXDC 的采访中表示,从过往历史来看,巨大的挑战来自很多方面,但同时,随着用户意识的进步、行业的发展,国内的付费习惯和付费趋势越发利好,这也使得他们的态度非常乐观。“我们构造的是资源和标准的流转,即资源的流转方式带来的效率提升,用户使用这个工具不单是因为高效,而是该工具有足够优质和丰富的内容来帮助设计,有足够好的插件和工具帮助提升设计质量,那么它所产生的价值,将远远大于工具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