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一款 “零碳咖啡” 吸引了众多参会人员打卡。“零碳咖啡” 在味道上与其他咖啡没有什么不同,之所以称之为 “零碳咖啡”,是因为这种咖啡在咖啡种植、加工、包装等全产业链条中保持绿色低碳,最后通过碳中和认证实现零碳排放的咖啡。

受制于种植、加工、包装等环节的成本问题,目前零碳或低碳的农产品依旧价格上不算平易近人,且注入新要素、新技术和新耕作制度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这个过程会不可避免造成农产品供给波动;加上极端天气频发,农作物产量及供应面临考验……这种情况下,农产品的低碳化就更难做了,好在近年来已经有一些新的探索。

再生农业

众所周知,“有机农业” 已经风靡良久。由于化学品残留,化学农业下的农产品农药残留会对人体产生不良影响,因此有机蔬果开始在市场上流行开来。

寻常的有机农业,只是将化肥替换为外购的有机肥,将化学农药替换为生物农药,操作方式上仍重度依赖农机和大规模单一化种植。这样的有机农业并没有培肥土壤,促进植物生长的肥料始终来自外源,没有足够的有机质供土壤微生物分解,以形成富含腐殖质的土壤团粒结构。而团粒结构是土壤蓄水透气保肥的根本所在。

针对以 “工业化” 思维做有机农业的缺憾,“再生农业” 汲取了 20 世纪有机农业浪潮中朴门永续农业、日本自然农法、生物动力农法等流派的灵感源泉,将之应用到人类的农耕活动中,并树立了五项基础原则:最小化土壤干扰、保障土壤被植物覆盖、植被多样化、无人工化学品和有规划的放牧。

在再生农业中,对土地的耕作需要最小化,以免破坏土壤里原有的生命循环。为了不破坏这种循环,再生农业除了种植经济作物,还会种植没有经济价值的覆盖作物,以填补地表裸露的空缺,防止水分蒸发;增加农场物种多样性,为授粉者、益虫提供适宜的生存空间,以自然食物链中的相互制衡防治单一虫害的泛滥;覆盖作物死亡后,也可以成为地下微生物的食物来源。Monsanto 就鼓励农民保护性耕作和覆盖作物,例如黑麦和三叶草等,以达到减少释放二氧化碳,同时将关键养分停留在土壤中的目的。

此外,“再生农业” 格外重视农场动物的价值,有别于工业化思路下的 “种养分离”,“再生农业” 重新将动物带回农场,通过合理规划放牧活动所产生的粪肥来加速土壤肥力恢复。

经过三十多年的实践研究,美国罗代尔研究所也证明了再生农业的产量并不比化学农业逊色,完全有能力供应人们所需,且比起化学农业,再生农业在极端天气面前也更有复原力与抗风险能力。

智慧农业

智慧农业就是利用大数据、云计算、AI 等数字科技,将传统农业依靠天时人力的落后生产模式转变为可感、可控、可测的智能化生产模式,从而实现精准、高效、低碳的效果。

目前智慧农业正受到国家大力支持。2005 年中央 “一号文件” 首次提出要 “加速农业信息化建设”,此后历年 “一号文件” 均提及农业信息化。2021 年,“一号文件” 提出发展智慧农业,建立农业农村大数据体系,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农业生产经营深度融合。

一旦对设施大棚、农田、畜禽圈舍和农业机械等进行数字化改造,帮助农业生产者实时动态地获取生产信息、精准投放生产要素,就能大幅提高农产品的生产效率和质量,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这样既避免了资源浪费,也降低了土壤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

世界最大的种子公司 Monsanto 就在种子生产、作物保护和数据共享方面努力,以实现碳中和计划。在种子生产方面其通过多种产品和农艺方式,依靠科学数据来保护耕地等,消灭碳足迹,通过科学种植玉米、大豆等增强土壤吸收温室气体,目前已经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 85%。

农业科技公司 Indigo Agriculture 则推出固碳项目 “Terraton”,计划向农民支付每公吨 15 美元用于农民储存土壤和农场树木中的碳。为农民提供卫星图像分析报告,确定其土壤当前的健康和碳含量,最终农民的报酬取决于他们土壤中的碳量。其还侧重智能农业等细分领域,在干旱、改善灌溉系统、等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从奶牛粪中查看甲烷的情况,启动奶制品消化器计划,以减少大型奶牛场的温室气体排放。

合成生物学

植物肉通过植物性蛋白加工、调味后模拟出传统肉类食品的营养结构、形态和口味体验,降低了人类对传统肉制品的依赖,因而也就减少了土地、水资源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

目前市面上的植物肉大多选择使用椰子油和棕榈油充当脂肪的成分,不但口味欠佳,而且这两种油的产出一直也有许多的环保争议。在西方曾经发起过抵制棕榈油的运动,伦敦动物学会等民间组织也曾认为,棕榈油的不可持续性生产造成了对环境的破坏。

据悉,无动物性发酵脂肪行业生产商 Nourish Ingredients 就使用细菌和微生物来产出甘油三酯和油脂,无需动物源就能复制动物脂肪的分子结构,还能根据用途调整口味,尽可能复制牛肉、猪肉、鸡肉、牛奶等多种蛋白产品的味道。

可持续包装

在欧洲等发达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包装问题对环境带来的严重性,并采取了积极的措施。譬如德国出台了《包装条例》、比利时颁布了《国家生态法》、欧盟则立法要求包装物的回收率要达到 85% 以上……

IGD ShopperVista 的研究指出,超过 40% 的消费者已经采用了可重复使用的食品包装或者考虑使用可重复使用的包装。该公司另一项研究数据显示,63% 的人认为在选择产品时,可重复使用或回收包装对他们 “非常重要”。调查还表明,消费者认为品牌有责任提供可重复使用和可再填充包装选项,78% 的消费者认为更多的大品牌应该提供可再填充包装的能力。

一般而言,可持续包装要同时满足环境、功能和经济效益。在进行可持续包装时,既要考虑包装的结构合理、市场效应、货架效果、消费者的接受程度等,还要预测环保包装在生产和使用过程中对环境的影响,以及废弃包装的回收等问题。

结语

除了以上的种植、生产加工、包装等各环节的低碳保障,能源使用和运输效率的变革也是低碳食品消费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纽约一家以有机为主题的面包店 BreadAlone 在面包制作方面,就使用煤气炉的热油系统来烘焙面包;该公司还与 Toast Ale USA 合作,收集多余的面包将其转化为啤酒;运输方面优化该公司的配送服务,使用更加省油的汽车运送产品并计划采购电动货车……这些都是帮助我们进入低碳食品消费的有益探索和切实举措。

华中农业大学农业绿色低碳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何可曾表示,“建立和完善低碳农业价值实现机制,激发农业经营主体及消费者支持农业低碳发展的内生动力”,成为促进低碳农业乃至低碳食品消费发展迈向新台阶的关键所在。食品消费的碳中和闭环本就不是靠个人或某家企业的力量塑造,从农业种植到生产运输,全产业链的低碳化都还在路上,仍需要生产者们科学协作、耐心攻关,消费者价值认可、大胆选择,才能在低碳食品消费中带来更多可喜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