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无界,但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进程。这里,动点出海将和大家一起回顾上周(2022.05.09-2022.05.15)我们都见证了哪些海外科技创业事件发生。

上周,在软银公布完其最新财年的财报状况后,针对愿景基金在这一期间内所收获的 3.5 万亿日元亏损额,PitchBook 的一位作者认为,这一事件标志着一个风投时代的结束(the end of a VC era)。

作为这一观点的背景,在宏观层面上,如我们所见,自开年以来,全球科技(股)市场呈现出了怎样的剧烈波动这点无需笔者过多赘述。而在微观角度上,就在软银公布其损失不久前(事实上,软银的股价自 3 月份以来已经跌去了一半),如金融时报报道,老虎基金也在今年的科技股低潮中损失了近 170 亿美元。除此之外,PitchBook-NVCA 也指出,就今年第一季度而言,由于增长型资产在公共市场上表现欠佳,VC 退出活动因此大大暂停,由 VC 支持的初创公司的 IPO 活动更是处于几乎完全停止的状态。

基于以上种种表现,这位作者强调称,尽管软银能够渡过这场难关,但该机构却并不会再有像此前那样的手笔。而就这一行业而言,属于风投界的这场繁华盛宴也正在向分水岭的另一边走去,并且随着初创公司估值的下降和裁员潮的来临,一种 “大重启(Great Reset)” 的观点正在风投界不断蔓延···

这里笔者暂且(也不具备这个能力)不去评价这一观点的正确与否,但这样的描述却难免让人想起 20 多年前的那场科技泡沫,那场针对于几乎所有科技互联网领域参与者的 “价值回归与重塑” 的过程(尽管笔者并非有过亲身经历)——同不久前的几年前相比,无论是天文数字般增长的融资和估值,无论是如何开启下一片蓝海与带动整个行业的颠覆,其中的这些参与者们所承受的期待与目光要远比现在浓烈。而现在,它们却正在成为一种开始被更加谨慎地对待的存在。

当然,如同那段特殊时期一样,在数年后,我们或许可以很好地定义和看待这其中究竟经历了一种怎样的转变。然而,有些变化或许也并非需要时间的加持就能被人发现——正如我们当下所在见证的那样:至少对风投机构而言,风险投资中的风险正在开始被人们所重新重视。

好了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本次正题。

Meta 在亚太地区的首笔早期投资给了 Ami:Ami 成立于今年 1 月份,其服务内容主要是基于 WhatsApp 等通讯平台,以在线会议的方式通过心理辅导教练为亚洲员工群体(尤其是初创公司的员工群体)提供心理健康咨询服务。Ami 称,希望帮助任何想要留住该地区人才的企业,而初创公司往往会由于自身更为高压的环境会更需要这一服务。

据了解,用户需要通过填写表格说明让自身最为产生压力的时间,然后 Ami 会根据这些回答通过技术方式为其匹配研究这些问题的从业者,后者包括持照临床心理学家以及职业教练等专业人士。Ami 表示,平台将为用户提供 “极其顺畅” 的体验,且对话主题不会受限于任何专业。

Moladin 获 9500 万美元 B 轮融资:Moladin 成立于 2017 年,成立伊始,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售卖摩托车产品,直至去年 6 月份才转型为二手车交易。目前,共有超 4 万名代理商及微商群体通过其平台展开业务,且 Moladin 已与印尼所有的头部金融公司展开了合作,覆盖当地 135 个地区。作为体现,Moladin 表示,其二手车的交易量在过去几个月内呈现出了 20 多倍的增幅,同时平台代理商的业务效率也提升了 250% 以上。

受市场不确定性影响,VinFast 的 IPO 计划或将延期至明年:Pham Nhat Vuong 在公司的股东年会上指出,“我们正在关注(VinFast)第四季度的 IPO 计划,但现在存在许多持续的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如有必要,我们可能会将其推迟到明年···IPO 不仅仅是为了筹款,这也是为了展示 VinFast 的全球化定位。”

上月早些时候,VinFast 称已向 SEC 提交了 IPO 申请,计划募资 20 亿美元。而在不久后,VinFast 宣布计划在北卡罗来那州建造一处最多需要 40 亿美元投资的工厂。当时,VinFast 透露有意向美国政府寻求这一资金。

Kruze Consulting:2022 年,初创公司 CEO 的平均年薪约为 15 万美元:根据报告,与上年相比,初创公司 CEO 在 2022 年的平均年薪增长了 2.7%,达到 15 万美元。并且在中位数方面,CEO 们的年薪也呈现出了相应增幅——从 2020 年的 13 万美元增长到了今年的 14 万美元,增幅达 7.9%(21 年为 13.5 万美元)。

报告称,CEO 的薪资水平与公司自身的融资状况有明显的相关性。而这意味着,获得更多的融资会为 CEO 带来更高的薪酬,并且反之亦然。报告显示,获得超千万美元规模融资初创公司 CEO 的 2022 年平均年薪可达 19.9 万美元。而在融资金额低于 200 万美元的初创公司中,这一数字降低到了 10.6 万美元,相差金额几乎达到后者的一倍。

Qoala 获得 6500 万美元 B 轮融资:Qoala 成立于 2018 年,是一个专注于 “零售保险” 概念的保险销售平台,险种涉及智能手机、交通工具(汽车/摩托车)、健康等类别。据介绍,Qoala 是东南亚唯一一家在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三地取得保险许可的保险科技公司。目前,Qoala 已经收购了超 5 万家保险营销商,平台上有 50 多家保险公司入驻。

Qoala 表示,自 2020 年 4 月份的 A 轮融资以来,其业务规模增长了 30 倍,使得公司成为东南亚地区增长最快的保险科技公司。此外,该公司也指出,自 2021 年 2 月与 FairDee 合作以来,Qoala 在泰国的业务也呈现出了三倍增幅。

亏损 3.5 万亿日元后,软银或将大幅削减今年针对初创公司的投资预算:据了解,在今年前三个月期间(亦即软银的财年 Q4 阶段),软银目前只投资了 25 亿美元的资金,远远低于此前几个季度中的上百亿美元规模(从 20 年财年 Q4 至 21 年财年 Q3 依次分别 113 亿、209 亿、128 亿和 104 亿美元/每季度)。

孙正义指出,接下来,软银将会采取 “防守措施”,并将会更有选择性地进行投资交易,这包括对新投资举动制定更加严格的标准、在新投资方面采取更加更加保守的做法。此外,他也指出,软银也将会专注于提高其投资组合公司的回报效率。

Supabase 获得 8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Supabase 由 Paul Copplestone 和 Ant Wilson 共同建立,是新加坡的一家 DBaaS 平台,可以看作是一种 Firebase 的开源替代品。它拥有一整套提供开源数据处理服务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手机及网页应用的开发者在无需服务器及其他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开发出新的应用程序,并利用 Subabase 来管理其应用程序的数据库、身份验证、数据存储和一些其他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