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无界,但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进程。这里,动点出海将和大家一起回顾上周(2022.06.13-2022.06.19)我们都见证了哪些海外科技创业事件发生。

尽管裁员事件不出所料的成为了上周的一个热门话题,但这次我们来聊点轻松点的。

在创业领域,“撞车” 可能并不是一件多么常见的事情。不管怎样,对这一概念而言,聚焦某个领域或者行业的痛点,而后提出一个相对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案或许会是一种比较主流的创业出发点(至少会让创始团队在面对投资人时有更多的说服力)。那么作为结果,自然而然地,与同行进行区分也就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一种体现。但这次,在上周,我们可能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上周,一家名为 Pebble 的印度可穿戴智能设备品牌被当地的当红 D2C 独角兽 Mensa Brands 所收购。表面上来看,这可能是一起再普通不过的收购事件。但如果你对这个可穿戴设备的名字没有感到陌生的话,那你一定会想起随着 “Pebble” 这个名字而问世的那些经典的 E Ink 智能手表。不过,尽管在这个品牌名字背后有着相似的业务线,但事实上,此 Pebble 却非彼 Pebble…即便他们又拥有了在某种程度上区别并不大的结局。

(两家公司的细节信息这里暂不介绍了,你可以点击这里观看)

如笔者在当时所强调的那样(虽然笔者当时也一度很困惑),在 “智能可穿戴设备品牌 Pebble” 的归属问题上,其拥有方可以归结于两家相隔数千公里的不同公司(或许也有第三第四家,不过笔者还未发现)。并且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公司的成立时间也几近相同。尽管我们并不好说哪一个 Pebble 更出名,或者这个名称更应该属于哪一家公司。但这样的现象实属罕见,更不用说这两家创业公司最终都被收购。

目前,我们尚不清楚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们是否知晓彼此的存在,或者在知道了这种剧情后是否多多少少有一些感想、会对对方说出怎样的话。然而,从观察者的角度上来说,在面对以创业为缩影的诸多枯燥历程时(尤其是在当下的裁员潮和市场震荡局面下),能在其中看到这种 “走向融合的世界线的巧合”,至少对笔者而言,这个历程似乎也开始多了一点点的不那么沉闷的成分。

好了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本次正题。

Salary Hero 完成 280 万美元融资:Salary Hero 由 Jonathan Nohr 和 Prabhav Rakhra 两位前银行家共同成立,旨在通过薪酬管理创新解决方案帮助客户企业,让它们在保障业务正常运转的前提下提供更多基础金融服务,由此提升员工的满意度和留存率,最终促成生产率的不断提高和公司整体的良性发展。

Salary Hero 表示,泰国的雇主和企业高层比较关注员工福利,但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常被传统金融机构所忽略,导致这一群体享受不到必需的金融政策。因此,Salary Hero 在直接与雇主展开合作为其员工提供 EWA 服务(Earned Wage Access,随赚随取)外,还推出了与当前市面上流行银行产品相配套的解决方案以及金融教育类的新产品。

Mangkokku 完成 700 万美元融资:Mangkokku 由 Arnold Poernomo、Randy Kartadinata、Gibran Rakabuming 和 Kaesang Pangarep 共同成立于 2019 年,旗下经营有多家云厨房和线下实体餐厅,还成立了控股公司 Nusantara Culinary Group。虽然 Mangkokku 把当前的业务重心放在了线下餐厅,但线上成交额仍占据其销售额中的绝大部分。

Mangkokku 表示,自身致力于为食客提供价格实惠但风味独到的米饭套餐和堪称专业厨师水准的各种菜肴,口味会比较符合印尼人的偏好,原料选取新鲜优质食材,且严格按照地道的食谱进行制作。同时,Mangkokku 还经常与其他餐饮品牌以及名厨等展开合作切磋。

印度世界线的 Pebble 被 Mensa Brands 收购:Mensa Brands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收购不仅有助于帮助 Pebble 此后的营销工作,同时也将会借助自身平台在印度和国际市场的影响力以及 D2C 渠道扩大后者的市场覆盖范围,从而使其成为 “家喻户晓的数字品牌”。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尽管本次被收购的 Pebble 旗下产品也包括智能手表。但此 Pebble 并非我们所熟知的那家以电子墨水屏设备(E Ink)为经典产品的 Pebble。据了解,本次的 Pebble 由印度父女 Ajay Agarwal 和 Komal Agarwal 于 2013 年创立(和另一个 Pebble 的成立时间上看起来也差不多)。除了智能手表外,这家印度 Pebble 旗下也有着无线音箱、无线耳机、充电头、平板等产品。

Shopee 将对外卖及线上支付等团队进行裁员:动点出海获悉,据多家外媒报道,东南亚互联网巨头冬海集团(Sea Group)旗下电商平台 Shopee 将对其外卖团队 ShopeeFood 和线上支付团队 ShopeePay 的部分员工进行裁员。此外,据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援引的一份备忘录文件显示,Shopee 也将对其墨西哥、阿根廷、智利以及西班牙市场的员工实施裁员计划。

据悉,这一文件由 Shopee 集团总裁 Chris Feng 于 6 月 13 日发出。他在文件中写道,“(Shopee)正在进行一些调整,从而优化我们在某些细分领域和市场地区的运营···随着更大范围经济中的不确定性的加剧,我们认为,做出某些困难但重要的调整来提高自身的运营效率、并集中自身的资源是一种三思而后行的慎重选择···”

此外,根据报道,Shopee 也将关闭其在西班牙地区的早期试点。而自今年以来,该公司在 3 月份时已经分别关闭了其法国和印度的业务。在当时,有说法表示,Shopee 的这些关闭举动正值其寻求降低资金资源消耗并希望退出没有充分立足把握的新兴市场之际。

Houze 完成 200 万美元融资:Houze 由连续创业者 Pham Lam 成立于 2020 年,是一家专注于地产科技的一站式平台,旨在通过线上不同功能间的协同效应以及与线下活动的紧密结合来帮助越南房地产行业打破地域限制、减少人力成本浪费,从而拉近代理商和购房者之间的距离,最终为越南社会构建出一套高度集成的一体化房地产生态体系。

Houze 表示,自身平台目前已集成了包括 HouzeAgent(数据经纪人)、Houze Commerce(SaaS 物业管理) 和 Houze Invest(地产金融科技)等功能。

Dastgyr 获得 1500 万美元融资:Dastgyr 由 Muhammad Owais 和 Zohaib Ali 成立于 2020 年 9 月,是一家 B2B 电商解决方案供应商,致力于通过优化供应链环节、推出小额贷款产品、支持 “先买后付” 选项等一系列措施来帮助零售商获取营运资金、提升采购效率。

据介绍,巴基斯坦传统的 B2B 供应链除了存在中间环节多、SKU 种类少等不足外,还面临商品价格高、运费贵以及运输质量不稳定等阻碍。而 Dastgyr 能将数零售商与供应商联系在一起,并为市场提供稳定的货源、便捷的物流服务以及普惠的金融服务,从而高效处理以上这些亟待解决的发展难题。

Vidio 获得 4500 万美元融资:Vidio 成立于 2014 年,早期是一个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平台,由印尼媒体集团 Emtek 旗下的数字部门 KMK 管理,主要依靠订阅和广告盈利。

Vidio 还表示,随着流媒体平台和泛娱乐产业在东南亚市场的推广与流行,印尼社会也正经历着从线性频道向流媒体转型的关键时期。因此,自身将积极采取措施,尽快发展成一家基于开放互联网共创内容的 OTT(Over The Top) 平台。

Flip 获 5500 万美元融资,腾讯领投:Flip 成立于 2015 年,由印尼大学的三位校友 Rafi Putra Arriyan、Luqman Sungkar 和 Ginanjar Ibnu Solikhin 在就读期间共同创立。据介绍,作为 Flip 成立的出发点,该平台最初是希望解决 Rafi 在校期间所遇到的转账周期长、收费复杂等方面的问题。现在,Flip 则已经成为了一个面向 100 多家当地银行提供在线 P2P 支付、国际汇款、电子钱包充值等在线支付解决方案的一站式在线支付平台。

Flip 称,通过其平台,用户可以免费转账到不同的银行,无需支付额外费用即可进行电子钱包充值,并能以较低的费用安全地向国外汇款。此外,用户还可以在平台上进行电费充值、话费充值、流量包购买等服务。而针对企业用户,Flip 表示也为其推出了相应的财务管理解决方案,具体包括工资发放、供应商结款、退款服务以及国际转账等。

从巨头云集到各行并起,伦敦正在成为企业国际化扩张时的首选目的地:根据伦敦科技周期间发布的《2022 全球创业公司生态系统报告》(2022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显示,伦敦已成为与纽约并列的世界第二大创业中心,仅次于硅谷之后。同时,报告也强调,在英国退欧和疫情的大背景下,伦敦创业生态仍表现出了足够的韧性,连续第三年获得第二名的位置,并以 3140 亿美元的生态系统总价值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欧洲科技之都,远超柏林(940 亿美元)和巴黎(890 亿美元)。

而从更具体的方面来看,以金融领域为例。近两年以来,尽管全球疫情的阴霾始终没有褪去,根据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于今年 4 月份发布的一份数据,在 2021 年期间,伦敦以 114 个外国投资项目的数量超过迪拜,继续在全球金融和专业服务领域的外资吸引力方面位居榜首,并成为金融领域海外投资活动中的首选城市。

出海时刻|飞书深诺沈晨岗:破局后出海时代下的跨境营销,从放眼全球到赋能全球:现在,当我们再度提起企业出海时,与早前单纯的经营贸易模式相比,它的指向已然包含了更多的可能——谁会成为下一个米哈游或者 SHEIN?如何能够像传音一样成为某一个海外市场中某个领域的绝对领导者?在产品和服务之外,企业还能通过哪些方面与目标市场的本土企业展开竞争?····如我们所见,在当下这种全新的出海背景下,当一家企业开始考虑出海发展时,它所要去思考的内容也就早已不可同当年而语。

作为中国出海数字营销服务领域的领军企业,飞书深诺集团已经在其近十年的历程中服务了数万家中国企业成功出海。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段经历近乎可以看作是国内出海热潮的一段缩影。但对飞书深诺来说,与让自身对企业出海这一选项有了更丰富的认知相比,更重要的是,它所带来的意义或许也会在于如何能够通过自己的这段见证,让那些后继者们在进行这一选项时也能得到同样多的收获。

6 月 15 日下午,动点出海有幸邀请到了飞书深诺集团创始人兼 CEO 沈晨岗先生做客《出海时刻》直播节目。在动点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卢刚博士的主持下,二位围绕《中国品牌,走向世界》这一话题对中国出海品牌这些年来的变迁与发展展开了一场深刻的思考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