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创离职怎么办?口头期权不靠谱?聊聊创业中最棘手的股权问题

zhenfund_1

编者按: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真格基金 ”(ID:zhenfund),动点科技经授权发布。

出走的联合创始人要带走股权?新招的员工只要高工资不要期权?投资人占了太多股份?这些问题怎么破……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尚伦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合伙人张明若律师在腾讯直播上共同讨论了股权设计、期权激励、诚信与法律的平衡等话题,并结合自己的经历,给 10 多万的在线听众以中肯的建议。

访谈内容经整理如下:

创始人口头承诺这件事情到底可不可信?

徐小平: 最近有创业者问我,我现在给一个合伙人 4%的期权,约定工作 4 年全部成熟,结果他工作了 9 个月表现不好我就把她开除了,那他的股权该怎么办呢?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

黎万强: 这个是要看前期是怎么约定的。 如果在开始时就有较正式的书面合同的,后面因合同产生的纠纷或是争议几乎很少。

这些问题的 核心就是早期大家对利益分配都是口头承诺或是很含糊的 ,大多数人都觉得先将公司干起来再考虑分配股权或利益,或者说先口头承诺你一些股权,最后却没有落实到书面,这样在公司发展后期,有人要退出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纠纷。

zhenfund_2

张明若: 期权成熟节点的设置是有很大学问的,大多数的项目我都会建议是员工获得期权两年后成熟第一批期权,主创始人拥有授予股权的主动权,什么时候给,给多少都是由主创始人来定的。但前提是我觉得这个项目的主创始人必须有信誉。

但是如果没有约定成熟条款,他工作一段时间后想离职,怎么办呢?我有一个公式: 股权=价值贡献

我最后给创始人建议,如果他不让步,你就违约,重新成立公司架空他的股权。当然这么做虽然是违规的,但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会这么做。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 契约规则和公平哪个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公平更重要。联创走了并没有履行完他的义务,主创就吃亏了,所以公平应该是第一位的。

zhenfund_3

徐小平: 万强说的很重要,任何口头承诺都不可信,最后一定要落实到书面文件,尤其是在股权问题上一定不要相信口头承诺。

过去我们过多的强调诚信,根据我亲身经验,诚信与法律两者是缺一不可的,说实话,一个人如果没有诚信的话,他会想尽各种办法去拖住你。但反过来,仅有诚信,没有法律也是不行的。 诚信与法律就是商业社会这辆大车的两个轮子,缺少任何一个都会使这辆行进的大车失去平衡,酿成 惨剧。

我们是为了股权而创业!

黎万强: 刚才谈的都是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对于一个公司的员工来讲,期权制度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东西,利益共享让员工觉得自己是公司的股东,创始人,与公司同进退。 其实期权的设定是一个过滤器 ,那些选择“期权多而工资少”的人恰恰说明他们是有创业心态的,他对公司的认同感以及自我驱动力是很强的。

徐小平: 我有一个关于创业的观点,对我来说创业就是为了股权而创业,没有股权的创业就是打工,真正的创业就是我持有企业的股权,我是公司的控股股东,或者我是大股东。 所以创业简而言之就是为股权而创业 ,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外发布这个观点。之后我也会在逻辑思维、得到等平台上讲这个理论。

经常有创始人问我,有些员工只谈工资,不要股份,这怎么办?我建议他可以放弃这部分员工,因为一个人到创业公司来只是想拿高工资,而不是追求股份,这样的人是没有创业精神的,这样的人一般对企业的贡献也是很小的或几乎没有,所以创业公司一定要有这种“我拿青春赌明天”,“我拿亏损赌财富”的精神的人。

zhenfund_4

良好的股权设计  实现创始人和投资人的双赢格局

张明若: 股权设计的核心,总结下来就六个字:分享、公平、控制。

首先是分享,这是股权制度的道,我觉得股权的核心价值在与参与感,最大的竞争是制度的竞争,如果你不分享股权,你就成个人工商户了,没人帮你;只有拿股权的人和你是一样的,是公司的创业者;

其次是公平,公平是分享的法,股权=价值贡献 其实就是公平制度的延伸;

第三个控制,控制是术。一个企业的股东分为两类,一类是公司的控股股东;一类是其余股东。这两类股东控制的关键点是不一样的。 控股股东在乎的是控制公司 ,遇到任何事情都需要投资人来做决策,这样投资人承担的责任就很大了。

徐小平: 这里我要广告所有投资人,如果只是投资,并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经营,不谋求控制公司,千万不要持有大部分股权,我觉得 10%-20%的股权就可以了,最多也就 40%的股权,哪怕你对公司有特别重要的价值。因为公司是运营者的公司,你要是不运营这个公司,你作为一个小股东就可以了。

我分享一个故事,有一个项目是五六个顶级名校出来的人一起创业,其中一个顾问占有 20%的股权,CEO 持有 15%,CTO 持有 18%,我们后来竟然还投了这家公司,最后当然失败了。

我再讲一个比较好的项目,我投资了 400 万,取得了 20%的股权,后来创业者干了 3 年一直没有起色,后来公司转换方向迅速发展起来了,这时候主创过来想让我让出大部分股权,这时候我犯难了,按理说我可以一点都不让,但是这个项目是有价值了,最后我们达成一致,出于对他的支持,我让出了一半股权,因为对于我来说,我希望在我让出这部分股权以后,公司给我的回报能远远大于我持有的这部分股权,大家双赢。


初创公司报道

“脉灯”创始人Marine Mallinson从外表就能一眼看出是位洋创业者,高挑的身材、深深的眉骨和眼廓以及小麦色的皮肤、金色的头发无不在勾勒出她是来自高卢雄鸡的法国人。那么这个洋老外单枪匹马组起的这支团队要在中国创造哪一番事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