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拍:拍个宣传片公司预算被掏空?可能 90%缴的是智商税 | 创业

WechatIMG108

“我在这个圈子里干了八年,从前期谈合作,中期拍摄到后期制作各个岗位的工作都很熟悉,我太知道这个行业是怎么回事儿了。”陈嵩毫不隐晦地谈起行业内的“潜规则”。“行业内大多视频制作公司的报价往往与对方是谁有关,这么多年一直在‘看人下菜碟’的阶段。”陈嵩说,见富抬价,见穷压价,这种报价思路脱离了商业的本质。

视频传播作为令不少创业公司蠢蠢欲动的营销方式,很难揭下额头上的高价标签。在这个交易双方信息极不对等的行业内,乙方会派出“留着大胡子,看起来像导演”的人,去对方公司“看人下菜碟”;甲方会慎之又慎,要求乙方写策划书,反复改方案,从开头一路改到交片,直到感觉“把人折腾的差不多了”,对得起自己付的价格。交易双方隔着毛玻璃,好好的生意变成了心理战。

“既然我们都不喜欢这种东西,那么就把它们去掉。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2009 年,陈嵩创立了 盛视天橙 ,倡导打造商业视频制作领域的“工业化模式”。这种“工业化模式”打破了行业内“租赁、聘用、搭班子”的模式,要求人员自有,固定坐班,设备自有,无需外借,保证每一条片子的品质和效率。

在这样“不扯皮,不坑钱”的模式下,盛视天橙以高效率完成了大量的视频制作工作。但陈嵩仍然觉得不够。盛视天橙的客户来自于全国各地,拍摄地点也定位在全国各地。靠养摄影团队来布局城市据点的做法成本太高,以加盟代替全职才是正道。

去年,盛视天橙推出了“A+云”计划,招募全国各地的优秀制作公司、制作人成为“城市合伙人”,通过互联网的力量来覆盖全国 200 个城市,将市场服务工作交给一线的“火橙军”。将业务外包会否带来整体产品效果的下滑?陈嵩显得并不担心。“我做了八年视频工作,知道前期素材采集对最终成片效果的影响非常非常有限。一条片子好不好,后期的功力占到了 80%。”陈嵩说,基于这样的判断,他才敢放手将一线工作交给城市合伙人。“当然,我们也会在协议签订前对他们进行考核和培训,确保能够达到我们的要求。”陈嵩说,前期素材收集完毕后,各地的城市合伙人会将素材统一发送给上海总部,后期剪辑、特效等工作全部由盛视天橙总部团队承担。

当然,片子怎么拍,怎么做,团队怎么配合这些都是后话,文章开头提到的“视频报价”问题还尚未获得完美的解决方案。陈嵩一直在寻找一个拆除交易双方之间毛玻璃的办法,直到“ 拍拍拍 1.0 在线报价系统 ”的上线。

简单的来说,就是用机器来替代人工,让“看人下菜碟”的报价模式不复存在。

首先,面对行业内一直存在的“报价不透明,水分大,单项价格虚高,高额的首付款后期还要追加预算”等问题,拍拍拍采用了规范透明的智能报价体系,把导演、策划创意人员、拍摄器材等根据不同的资质条件划分成不同的选项,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自由选择。这样,自助报价,自助下单,全流程可在线上完成,一键下单 1 分钟就能在线生成合同,还支持在线支付。

其次,关于双方沟通成本高,决策周期长的问题,拍拍拍系统支持四条标准生产线:宣传片、广告片、微电影、三维动画的任意选择,省去了客户和项目经理沟通的时间,效率更高。线上报价操作简易,最少 7 步就可以完成一份报价。“据数据统计,客户和项目经理的沟通次数平均达 2.8 次,详细报价单平均要 4.5 天才会给到客户手中,由于客户看不懂专业的报价,项目经理一般需要花费 1-2 小时为客户讲解,如果客户对价格不满意价格,又需要一轮新的报价。”陈嵩说,然而这些令人抓心挠肝的等待时间其实都可以被系统简化。

“当然系统简化的只是过程,要在犹豫不决的背后再使一把劲儿,得靠货真价实的减免优惠。”陈嵩说,对于线上下单的客户,72 小时内完成支付,可享受原价 7 折优惠,超时优惠自动取消。“很多客户逼乙方反复改前期策划案,其实真的是没意义的,因为视频制作公司的策划十有八九都是套模板,最后拍片儿根本不会按策划来。”陈嵩说,72 小时内做策划是不可能的,这就促使客户快速决策,彻底打消对策划案的执念。

另外,拍拍拍系统生成的每份报价都提供详细的配置说明和价格说明。客户对价格不满意,还可以重新筛选需求,重新获得报价。最终勾选的内容,也会被自动调用到报价清单和在线电子合同的明细中,方便随时查看价格。

最后,最具诚意的让步在于,在拍拍拍系统上下单,可免首付款,免器材费。客户仅需支付 10%的诚意金即可开始约拍,所有定金都将储存在盛视天橙指定的拍片诚意担保账户,项目验收后,客户的诚意金将全部退还到指定账户。当然,客户也可以选择抵扣尾款,进行后期的剪辑和特效、配音配乐等处理。

“这个行业一直以来报价环节都是不透明的,甚至都是去猜客户的预算而凑报价的。”陈嵩说,“我觉得,商业的本质应该是根据自己的成本,再加上合理的利润去报价。盛视天橙一定要打破过去行业旧有的报价习惯,根据成本核算再增加合理利润进行报价,把优惠真正的给到客户,只赚取合理的利润,我们是主动降低了利润率,未来通过规模化、标准化再去产生利润。”

“虽然我们已经成立了很多年,但因为一直有正向的现金流,所以还从未拿过 VC 的钱。”陈嵩说,但随着拍拍拍的上线和大规模营销的开始,盛视天橙的第一笔融资已经在筹备之中。

盛视天橙创始人陈嵩,曾当选上海十大青年创业先锋、上海文化创业年度人物、上海十大杰出青商,是上海交通大学—南加大文化创意学院特聘硕士生产业导师,东海传媒学院兼职院长。“以互联网的思维和电商的模式,将共享发扬光大,我们希望能够做国内商业视频制作领域的先锋。”陈嵩最后说。


初创公司报道

2017 年的互联网科技领域,有很多关键标签,比如人工智能和共享经济。尤其是后者,太多的创业者绞尽脑汁向“共享”靠拢,在 共享单车 出现以后冒出了 共享充电宝 、共享雨伞、共享衣橱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