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DI  (Joyful Frog Digital Incubator) 成立于 2010 年,是新加坡最早的创业孵化器之一。尽管在它的官方网站上给出了他们去这个名字的原因,但我更喜欢它的非官方解释:Just F*cking Do It!(只管做好了!),这个听起来显然更符合创业。

 

最近在 HUB Singapore,位于 Somerset 大街上一个漂亮的共享办公场所,我碰到了 JFDI 的创始人,Hugh MasonMeng Wong,他们正在跟一批来自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的新人们开研讨会。

 

“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孵化器设立在中国,这不难理解,因为中国的市场巨大,不缺乏创业企业。” 我对 Hugh 说,“但是新加坡是一个小市场,你认为如何可以才能让创业孵化器获得成功。”

 

“新加坡的市场确实比较小,但是市场本身具有它自己的特点,例如文化的交融、十分国际化的本地社区等,这位创业企业提供了很多机会,它们可以去解决这些问题。新加坡还是东南亚的技术中心,因此,新加坡的创业企业可以面对整个东南亚市场。JFDI 的重心在于亚洲制造的数字媒体应用,不仅仅局限于新加坡”,Hugh 这样回答。

 

 

Meng Wong 向我解释 JFDI 的加速器项目是如何运作的:每个被 JFDI 选中的创业企业会获得 15000 新加坡元的种子基金,JFDI 则根据项目的阶段获得 5-20% 的股份。创业企业有 100 天的时间来准备一个 Demo,每个创业企业将要在 100 天后在台上演示自己的 Demo,并且打动 JFDI 邀请的数十位投资人。

 

JFDI 刚刚完成它的第一期。成果很好,约 60-70% 的孵化创新企业将在最近几周内完成种子基金,共计约四百万新加坡元。Hugh 和 Meng 对此很满意。谈到 JFDI 未来的计划,Hugh 说,今年将不会再做第二期了。“ 这是我们做的第一期,虽然很成功,但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回顾,我们需要想想我们擅长什么,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提高。从明年开始,我们计划一年运作两期,到 2015 年底,我们希望能够孵化出 100 家创业企业!” 显然,JFDI 相信创业企业孵化器的模式能够在新加坡很好的运作下去。

 

下面是 JFDI 的 Demo 日上演示的 11 个创业企业,以供参考。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在这里获得他们当天演示的视频

 

ShopSpot,一个 C2C 的手机应用,它把物品买卖变得如同发微博一样方便。

 

Kark Mobile Education, 一个使用可回收 QR 卡的 B2C 平板电脑游戏平台,它可以使 4-12 岁的孩子成为模拟世界的主人。

 

Tradegecko, 一个基于 Web 的 B2B 服务,为独立品牌和他们的零售商提供供应链管理。

 

Remember, 一个 B2C 手机应用,它是你口袋中的家庭时光胶囊,可以让你在智能手机上简单的捕获和重温美好的时光。

 

FamilyKo,一个多平台的 B2C 应用,它让因商务而分离的家人可以相聚并共同成长。

 

Flocations, 一个 B2C 网络旅游服务,可以在一个互动地图上展示目的地的周边,从而休闲旅行者可以根据预算浏览,并且在几分钟之类预订他们下一个行程,而不需要几个小时。

 

Fetch Fans, 一个 B2B 网络服务,通过社交媒体来扩大商户的影响,从而为品牌商提供本地的商业控制力和商业分析。

 

Trafflers, 一个 B2C 网络服务,它使得和朋友一起发现和计划假期变得有趣,从而增加了在线旅游预订的频率和团体规模。

 

Stubb, 一个面向大众的 B2B 文件共享服务,它可以将你的打印机连接到云中。你可以打印任何东西,也可以在线发布任何东西。

 

Wildby, iPhone 上一个有趣的会说话的百科全书,5 到 12 岁的孩子不需要任何读写能力就可以使用它。

 

TribeHired, 面向快速增长的创新企业的社会招聘平台,让人们边交友边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