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1_10h21_06

包括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ICANN(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和万维网联盟 W3C(the 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在内的主要互联网利益相关方发布一项声明,谴责无孔不入的政府监控,呼吁互联网基础框架的国际化

众所周知,如今的互联网主要是由多个利益相关方以及各个非政府组织定期制定的模型管理的。在这个系统下,没有哪个政府可以阻挡互联网的前进,从而使得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公开询问、对话以及色情内容的催化剂。

这一系统运作得相当好,所有方面都考虑周全。最近有人请愿让联合国在互联网功能制定上具备更大的影响力。美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原因何在?以下是现任联合国秘书长阐述其对言论自由限制的看法:

言论自由应当也必须得到保障和保护,只要它们用于普世正义以及普世目的。如果有人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挑衅或侮辱他人的价值观和信仰的话,这样的行为是得不到保护的。我的立场是,言论自由作为一项基本权利和特权,不应被这样的人、这样的可耻行为滥用。

你希望联合国来定义那种言论符合 “普世目的” 的定义?当然不。因此把互联网的核心结构元素放在美国、放在我们的保护下才如此重要;我们国家关于言论自由的法律可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另外,将 ICANN 这样的机构放在美国,我们将为其撑腰:如果你想找他们的麻烦,我们与他们站在同一战线。

然后,NSA 丑闻暴露之后,美国已经丧失了作为互联网守护者的地位。相反地,美国已经变成一个想法设法削弱许诺给用户的加密手段和固有隐私的丑恶国家。

我们不仅没有保护互联网的安全,我们还建立起一个旨在颠覆其安全的产业。而现在,互联网要和我们决裂了。以下摘自联合声明:

[各方] 对于近来暴露的无孔不入的监视监控对全球互联网用户的信任和信心造成的破坏表达了强烈的担忧。[…] 他们呼吁加快 ICANN 及 IANA((the 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功能的国际化,向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所有政府平等参与的大环境发展。

这真是巨大的耻辱。如果不是我们把所有人共有的互联网当作自己的玩物滥用,互联网可能还会把重心放在这里,我们毕竟有保障言论自由的宪法第一修正案以及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产业。而现在,其他人在未来都会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支配权。

我很少有机会在 TechCruch 文章里引用参议院马可•卢比奥(Senator Marco Rubio)的话,不过用在这里非常合适。去年联合国管控互联网的呼吁传出之后,他是这样解释的:

去年,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提出 “国际行为守则”,试图来证明对互联网、规范化国际规则以及网络空间、信息相关行为的更强的政府管控的合理性。这些国家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一直呼吁对互联网运作进行更大程度上的监管,希望联合国及国际电信联盟 ITU(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得到前所未有的控制权。

这位参议员、国会下议院以及行政部门都否决了联合国掌管互联网的提议。讽刺的是,当他们批判别人时,他们给 NSA 破坏互联网加密提供经费。耻辱啊。

失去互联网的主导地位是言论自由的一大损失,如果真的这样的话。而现在声明确实是这个意思。

(本文来自动点科技合作伙伴 TechCrunch 中国,版权所有,请勿转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