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互联网企业争夺互联网蛋糕【汽车篇】(一)中我们描述了底特律这座汽车之城的轰然倒塌,接下来我们将讨论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惨痛经历。正是这次动荡,将前福特 CEO、现加入谷歌的艾伦•穆拉利 (Alan Mulally) 推上了名誉的巅峰。

shutterstock_103366448

 

城市破产的背后是其支柱产业汽车业的萧条。

2000 年,美国汽车销量达到 1740 万的史上高峰后,开始走上下坡路。2008 年,在全球汽车榜首位置上呆了 50 多年通用汽车被丰田汽车超越;2009 年,美国失去全球第一大市场。

2009 年 6 月 1 日,通用汽车在纽约申请破产保护,以一种不体面的方式,结束其作为美国工业实力的象征以及在 20 世纪大部分时间位居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历史。2009 年 6 月,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收购通用汽车旗下品牌悍马。

克莱斯勒亦死于这场大浪。2009 年 4 月 30 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克莱斯勒于美国时间 4 月 30 日正式破产,由美国政府和菲亚特接手。此时克莱斯勒的负债已经超过 100 亿美元。

若不是艾伦•穆拉利 (Alan Mulally) 加入福特,曾经的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将无一幸免。2006 年至 2008 年期间,福特一共亏损大约 301 亿美元。

2006 年 9 月,福特挖来波音民用飞机集团总裁兼 CEO 艾伦•穆拉利出任福特 CEO,他因将波音公司从 911 带来的危机中拯救出来而被《商业周刊》杂志评为 “2005 年最佳领导者” 之一。

艾伦•穆拉利为福特制定了一项贷款 230 亿美元巨款度过难关的计划,并在 2010 年将沃尔沃轿车公司 100% 的股权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福特逐渐扭亏,在过去五年中累计盈利了 423 亿美元。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从 2006 年时的不到 2% 上升至 4% 左右。

就在美国传统汽车业哀鸿遍野之时,互联网却准备将汽车带入另一个世界。

2003 年,斯坦福大学硕士辍学生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与硕士毕业生 JB Straubel 成立生产纯电动车的斯拉汽车公司(Tesla Roadster)。特斯拉公司第一辆车 Roadster,从 2008 年面世到 2012 年停产,一共销售了 2250 辆左右。其在 2012 年 6 月推出的 Model S 在 2013 年在全球一起卖出 2.23 万辆。

如果从销量上看,特斯拉 Roadster 和 Model S 全部销量加起来,连传统汽车厂商的一个零头都算不上。来看看 2013 年美国市场的汽车销售情况:通用汽车售出近 280 万辆,福特汽车售出约 250 万辆,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售出约 180 万辆,大众集团售出 61 万辆,宝马集团售出近 38 万辆。

对于美国新车市场 2013 年 1560 万辆的整体销量而言,Model S 2.23 万辆的销量,仅占到市场份额的 0.14%。

真正让传统汽车厂商不安的,是斯特拉给公众带来的期许:2010 年 6 月 29 日,特斯拉登陆纳斯达克 IPO,股价从开盘价 17 美元窜升到 23.89 美元收盘价,到 2014 年 3 月一度达到 246 美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通用汽车,这家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近 5 年来股价最高点是 2013 年 11 月的 40 美元每股。

这种不安感从底特律一直向外蔓延至整个世界的汽车行业。

不过,与上篇《与互联网企业争夺互联网蛋糕【苏宁篇】》讲述的快速消费品不同,汽车是一个门槛极高的行业。没人愿意一辆正高速行驶的汽车突然着火或刹车失灵。

高门槛,在互联网公司的危机面前,成为这一个百年来都无甚创新行业的护身符。

 

扩展阅读

与互联网企业争夺互联网蛋糕【苏宁篇】(上)

与互联网企业争夺互联网蛋糕【苏宁篇】(下)

 

 

image credit/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