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zhongchuangye

上周六午夜十二点,动点科技的 《深夜非正式会谈》第一弹奉献给了交通部官员与相关专家。本来想着按照目前的发展节奏,本周末能发第二弹:交通部官员拾回颜面,还是继续扩大被吐槽的范围呢?结果周一滴滴出行就有所行动,反应迅速赞一个,但姿态稍显低眉俯首,我见犹怜。

《滴滴出行公司关于< 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 的意见建议说明》洋洋洒洒上千字,只字不提交通部的不是。反而极尽夸赞,无比恳求地给出了三条建议,我当然不会展开详细解释,概括如下:建议给兼职司机和车辆留出发展空间;建议以 “政府管平台,平台管专车” 的方式管理网约专车;建议为地方探索网约专车发展和管理留空间。

为什么只能是滴滴出行出面发声?因为毕竟 Uber 是舶来品,滴滴出行可是阿里腾讯这对老冤家跌破眼镜,握手言和的产物啊。纵观合并后的滴滴快的,即现在的门面担当滴滴出行,那可真是把关于出行你能想到的都给整过来了。代驾、顺风车这些都小儿科,去年的滴滴打飞机,哦不,是滴滴叫飞机,那叫一个狂拽酷炫吊炸天,虽然于一般人的出行来说并没有卵用。跑偏了,网约车那可称得上是滴滴们的命脉,前期靠补贴培养用户,后期绝对是赚钱的大头,比闻名多于见面的代驾和顺风车来说,简直是太阳与月亮的大小对比。

作为一家还未上市的创业公司,滴滴出行强大的连 “长江” 都摸着石头愣是潜水过来了(参见 《深夜非正式会谈》里的相关描述),结果 “父亲河” 长江不是很满意,愣说弄脏了一江春水,这可真是跳进” 母亲河 “的怀里也洗不清,还要被说成把黄河弄得更混了。

回到本文正题。滴滴出了个头,为什么就然并卵?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明明管理暂行办法和指导意见出来了还要加个 “征求意见稿”,虽然类比成死刑和死缓不太恰当,因为死缓大多死不了,改无期,改有期,改取保候审······呀,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打住。

dazhongchuangye1

按照几年前的做法,不应该是罢工,上访,静坐······参照我们县城那会出租车与三蹦子之争的始末:存在即合理,适者生存,一棍子打死甚至是种倒退。

三绷子横行的年代因为灵活性高,价格便宜,存在同业竞争。其实抛开安全性不说,主动权还是掌握在群众手里的。“到哪哪五元走不走?”“最低 10 元,都是这价钱!”“7 元,不走算了!” 于是花费 7 元一路闯红灯、急转弯到达目的地。

出租车打着安全和舒适的旗号走进县城了,但是没跑两天就被县城人民视若无睹,也被三蹦子出奇一致的同心协力逼得罢运,找市里边喊冤去了。不可否认,出租车是一种进步,安全大过天,从事该职业的司机也是为了挣口饭吃。

后来就是市里边出面真就做了个主,要给出租车司机一条活路,也没说以后全面取缔三蹦子。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话都说出来了,照办就是,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比谁能耐,走着瞧。

如果把滴滴们比做县城里新生的出租车,安全和收费这两个问题都还是照章办事,没有出格之举,为什么就得不到应有的并存待遇,而是要逆向转化成三蹦子。对了,县城里的三蹦子可以借代现在传统的出租车,舒适度有限,甚至拒载。所以,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倒退,我都不好意思说偏袒,你懂的。

我们不否认事情在监管下越来越好发展的普遍规律,但是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的口号喊出来了,创的业、创的新都已经开花,要结果了,被判断为错误的,重新来过,那我觉得这一盆冷水泼得忒大了。难道这才是创业寒冬到来的真正原因?好吧,我一不小心又瞎说什么实话!

最后弱弱地问一句,“交通部,你开新浪微博了嘛?昨天文化部开通微博,用户的反应,你作何评价呢?算了,你还是别去慰问文化部了,貌似我们就是归文化部管,求放过!”

早间值得阅读的新闻

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受邀出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的特别经济事务顾问。马云也成为有史以来受邀英国首相特别经济事务顾问的唯一一名中国企业家(此前也曾有跨国企业巨头受邀出任,多为传统实业领域),他将定期向英国首相提供战略咨询,为英国时下面临的关键经济问题提供建议,英相关部长级政要亦会参与交流讨论。

mayun

联想 | 联想在美国旧金山召开发布会,推出第四代 Yoga 系列超薄变形笔记本 Yoga 900(国内或继续命名为 Yoga 4 Pro),主打卖点是全球最薄的英特尔酷睿 I 处理器变形本。同时发布的还有一款 27 寸屏幕的平板家庭一体机 Yoga Home 900。两款产品都搭载了微软最新的 Windows 10 操作系统。

财报 | IBM 第三季度来自于持续运营业务的营收为 192.80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223.97 亿美元下滑 14%;来自于持续运营业务的净利润为 29.62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34.55 亿美元下滑 14%。IBM 第三季度每股收益超出分析师预期,但营收和全年每股收益展望均不及预期,推动其盘后股价大幅下跌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