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otongbu

一周前,交通部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该意见稿公布了私家车不允许做专车,平台、车辆、人员均必须有行政审批等一批条款,动点科技也进行了一定的关注,链接戳这里,史称交通部 VS 专家们第 N 次 PK。

不久后,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政策研讨会中,参会的包括北京大学、法律界、交通等机构众多专家参与,让 “不请自来” 的交通部领导及新规起草人员感受到了业界的深深恶意。

研讨会围绕五大焦点问题展开,你以为我也会展开介绍,并没有,因为太长,你会看吗?但是结果可以告诉你:专家一致认为,专车新政将会对专车创新形成绞杀,呼吁 “立法” 延期,给予行业更多的发展时间和空间。

然而聪明的我早已看到了本质,字里行间透露着无奈与妥协,明知道无力更改既定事实,但求宽限两日。你怎么知道无力更改?因为我想到了滴滴与快的合并后的 “滴滴出行”,背靠阿里腾讯也只能哭晕在厕所,那可是都用上 “滴滴一下,三蹦子接驾” 的办法了,更别说舶来品 “Uber”。

动点时光机,请带我回到过去,也就是第 N+1 次 PK 的 7 天前,同时也是第 N 次 PK 的 5 天前。上海市交通委正式对滴滴出行发出我国首张 “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并没有 “Uber” 哈,那时候应该是度娘哭晕在了厕所。对不起度娘,我还准备为你 “喜大普奔” 呢,才想到你这应该是 N+1 次哭晕在厕所吧。

请允许我 “管中窥豹” 一下,我看到了 “万众创业,全民创新” 下的 “创始人兼 CEO 们”,他们 “盲人摸像” 式的,不对,“摸着石头过河” 式的前行,顺利渡过了 “五花八门” 的阴沟,迎来了 “清澈见底” 的小溪······终于来到了 “父亲河” 长江,然后就被拍在了沙滩上。长江在咆哮,长江在咆哮:再回去给 “father” 看看 “小马过河” 的故事去。

请允许我澄清一下,我只是不小心用度娘打出了 “交通部官员” 这五个字,配图如下,至于右下角的某品牌标志是巧合还是乱入,我只是个搬运工,真的没办法解释呀。“母亲河” 黄河母上,可否让我跳进你怀里?

jiaotongbu1

PS:这种标题不用看就知道结果了呀!年轻人,图样图森破,回去看你的 “小马过河” 去!这正是《深夜非正式会谈》的办学宗旨,办学宗旨又是什么鬼?请参照本段第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