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Clip

相信大家已经被滴滴收购 Uber 的消息刷屏了吧?没关系,笔者在这里要谈的不是这场行业乃至社会闻之惊变的合并案所带来的前因以及后果,而是去扒一扒隐藏于这次资本游戏交易背后的 “深宫” 内情。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先生虽远在瑞士的爱尔卑斯山脉度假,也不忘独家在分答(付费知识问答平台)上用语音对这次收购做简单的分析,颇有几分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味。

那么作为滴滴幕后的早期投资人,他对其中的利益关系和各方博弈有哪些常人看不到的故事以及像他这样纵横资本浪潮之巅的老江湖又有哪些新的体会的点,在此也要特别感谢那位花五百块大洋问问题的金主:
ScreenClip
朱啸虎在分答上透露的这次惊天交易的内幕相关片段(笔录):

双方断断续续谈过好多次,但之前期望值差距非常大,优步一直想要滴滴 40% 的股份,一直谈不拢。最近这次是优步首先递过橄榄枝的,可以看到外媒的报道都是讲 Travis 面临很大的董事会压力,让他必须把优步中国处理掉。优步虽然在全球融了很多钱,但它的钱是放不进中国的,优步中国是个独立的肢体,有其他股东,按照什么样的对价把钱放进来,其实很难得到其他股东的一致意见。这次是优步首先递橄榄枝,所以谈起来很快。

我们讲这个合同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优步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二十多亿美金在中国烧掉,然后终于意识到 40% 的期望值是不合理的,最后接受了 20% 的对价。

其实动点科技之前早有过报道,滴滴和快的合并,58 同城和赶集网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都是在冤家路窄、极力否认后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因此,滴滴和 Uber 合并,外界也都不会觉得意外。要知道虽然移动出行服务领域的创业公司烧钱抢占市场份额是显而易见的,但复杂凶险的中国市场如同一个资本的泥潭将各方势力统统卷入,并且在谁都不肯首先抽身而去以免功亏一篑的形势下,你就无法排除 Travis 的确得对投资人给予一个说法的可能性,而这种结局或许就是他在权衡利弊下交出的答卷。

当然,这些与商业模式孰优孰劣无关,而更像是资本游戏角逐战斗的一场德州扑克。

Uber 首席执行官 Travis Kalanick 在一场公开活动时对媒体公开表示:“我们在美国已经盈利,而我们在中国一年损失超过 10 亿美元。由于激烈的竞争,我们在它们所在的城市都没有盈利。它们买下了市场份额。我希望世界不是这样的。”

此刻读来,不免让人有几分唏嘘和遗憾。但商业有时候也许,就是这样。Uber 仍旧没有停止它在这片土地扩张的脚步,上周末还在南京庆祝它一周年的生日,同样发生在这个夏天的是豪迈宣布大举进驻石家庄、长春、吉林等多个中国二线城市并将继续下沉 ,以完成早先设立的今年年底扩张到 100 个城市的指标。只不过这一切的努力,在今天占据大半江山又在无形之手推动下招安至麾下的滴滴出行面前,似乎又是如同一场镜花水月的传说了。

ScreenC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