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为什说 xx 和 xx 必有一战?” 这可能是知乎上最烂俗的问题之一了。不过,在现实的互联网领域中,类似的剧本依然还在上演——最近的主角是谷歌和 Uber。

3 月 13 日早间有消息称,Alphabet 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 Waymo 上周五提交给法院的新文件显示,该公司希望通过禁令方式封杀 Uber 的无人驾驶汽车

地图、拼车、无人驾驶……由于越来越多涉及对方的业务领地,这对 “冤家” 从一开始的亲密无间到摩擦不断,逐渐开启了 “来啊,互相伤害” 的相处模式。

地图:背后一刀

Google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把 Uber 看成亲儿子,2013 年砸下 2.58 亿美元,后续 D 轮投资中继续砸重金跟投。此外,Google 还在地图中集成了 Uber,使用 Google Map 时,会有一个选项是直接 Uber 叫车,而当时 Uber 的竞争对手 Lyft、Hailo 等都被排除在外。

不过,这是在地图这个谷歌的基础业务上,Uber 捅了 “爸爸” 一刀。Uber 创始人卡兰尼克是一位精明的谈判对手,他希望能让 Uber 进驻谷歌地图 App,让谷歌地图的用户在同一 App 内就能打到 Uber。谷歌同意了这种合作。但 Google 地图的体验让人失望:部分不支持 Google 的国家或地区,Google 地图的体验还是相当的糟糕的,这也和 Uber 倡导的良好体验相违背。

uber map
Uber 开始和其他的地图服务商 “眉来眼去”。2014 年开始,Uber 就已经开始和百度、荷兰导航公司 TomTom NV 等谷歌之外的其他地图供应商合作。更进一步的是,不满于在地图上受制于人的 Uber,撸起袖子自己开始涉足地图业务:2015 年初,Uber 收购了地图软件公司 deCarta,并投资建立自己的地图系统;2015 年年中, Uber 收购了微软 Bing 地图的图像业务,将微软曾用于搜集街道资料的汽车,改装成制作自家地图服务的地图车,随此业务加入 Uber 的还有上百名工程师;从去年开始,Uber 地图车已经在全球多个地区采集地图数据,其中包括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英国、南非、澳大利亚等。如今,Uber 的地图采集业务已经进入了亚洲的新加坡。

此外,为了壮大数字地图业务,Uber 还从直接谷歌挖走了两名地图业务的高管,直接把手伸到谷歌的后院……

叫车服务:Google 的反击

眼见曾经的 “恋人” 逐渐貌合神离,Google 选择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开始涉足叫车服务—这也是 Uber 的核心业务。

2015 年年初,Google 对语音助理工具 Google Now 进行了功能升级,用户可以用语音来查询叫车服务。但出人意料的是,Google 在该业务上接入的并非 Uber 而是其竞争对手 Lyft。

Google 在 2016 年 3 月份的一次更新,美国之外的其他地区,Google 地图上就已经开始集成除 Uber 之外的打车应用了,不过美国市场依然只有 Uber。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Google 在研发打车 App 的消息不胫而走。先是 2015 年 7 月,Google 在以色列上线拼车软件 Ride With,又在 2016 年 5 月份,在旧金山地区推出了拼车应用 Waze Rider,并在 Google 内部两万多名员工中使用,也开放给 UCSF、Adobe 等公司或机构使用。

此后,Google 宣布这项服务将在秋季在旧金山全面开放,和 Uber 直接竞争。

不过 Waze 仅仅是将有着同样出行方向的乘客与司机联系在一起,是一种拼车服务。从市场上看,Waze 推出的这项服务短期内并不会对 Uber 造成威胁,但是不排除未来 Google 借助 Waze 以这项服务为切入口,进入打车行业。

而其实 Waze 很可能是是 Google 的秘密武器。Waze 是 Google 收购的一款非常受欢迎的地图应用,同时拥有地球上最大的司机社区,在 Lyft 和 Uber 的老司机群体里面,Waze 的使用率接近七八成。

如此一来二去,谷歌和 Uber 的形成了奇妙又复杂的关系。作为 Uber 的早期投资方,谷歌开始正面入侵 Uber 的业务范围。再看 Uber,一方面接连向谷歌挖人来研发地图和无人机业务,另一方面还接受了微软的投资入股。

无人驾驶:根本冲突

表面来看,谷歌和 Uber 这对曾经的伙伴已经貌合神离。实际上,在这些冲突的背后尤其深层的原因——如果说 Uber 与 Google 真的必有一战,那么战场可能会是无人驾驶车领域——两家企业都认为这是未来的巨大机会。

Uber 的野心从来都不只是共享经济,无人驾驶才是它的最终理想。” 这话卡兰尼克很早就说过了。而 Google 在无人驾驶领域布局已久,双方正在暗中角力。可以说,Uber 切入地图业务,正式为无人驾驶铺砖;儿谷歌尝试接入叫车服务,也是在验证无人驾驶产业链上的可能性。

除了大肆收购切入地图业务外,Uber 还宣布联合汽车厂商沃尔沃共同投资 3 亿美元研发无人驾驶汽车。Uber 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早已开始测试,而且未来就将会在匹兹堡开始载客。这些自动驾驶出租车是基于沃尔沃 XC90 和福特福克斯的改装车型,这是目前为止上路测试运营的第一批自动驾驶出租车,在时间点上已经领先 Google。

另外,去年 8 月 Uber 6.8 亿美元收购无人驾驶卡车初创公司 Otto。Otto 开发的自动驾驶系统允许司机在高速路上疲惫时能够休息一会,Uber 收购 Otto 看重的就是这套可以用于其他车型的自动驾驶系统,其系统将会整合进 Uber 的技术中,也可以开展卡车运输服务。重要的是,Otto 的联合创始人安东尼·莱万多斯基 (Anthony Levandowski) 之前正是 Google 无人车项目的负责人。而收购成功后,安东尼·莱万多斯将成为 Uber 无人驾驶业务的负责人。

uber-waymo

而正是这位安东尼·莱万多斯基,引发了 Google 和 Uber 最近的一次冲突。

Alphabet 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 Waymo 上周五提交给法院的新文件显示,Waymo 希望法院发布临时禁令,禁止 Uber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测试无人驾驶汽车。上月消息称,谷歌法医安全工程师加里·布朗的证词指控谷歌前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斯基使用个人笔记本电脑在 2015 年 12 月下载了 9.7GB 与谷歌无人驾驶汽车相关的机密信息。

Uber 和莱万多斯基否认了上述指控。

可以想见,随着无人驾驶行业的进一步发展,竞争想必更加激烈(据不完全统计,现在 50 家有实力的公司,包括科技巨头,汽车巨头,通讯巨头,互联网巨头、共享出行巨头以及初创公司,投入到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之中),而谷歌和 Uber 的摩擦想必会依然频繁,“互相伤害” 的戏码还将继续上演。

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