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盒子:把师生关系从线下搬到线上,加强它,而不是毁灭它 | 创业

互联网作为酷爱“颠覆”各类传统产业的一门技术,自从沾上了教育,就没消停地一直渴望彻底改变它。不同的在线教育创业者在本质上多多少少是相同的——他们渴望部分甚至全部取代老师在线下授课的职能,弱化现实中的师生关系,然后用远程的“线上教学关系”取代它。

作业盒子 没这么干,“我们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想过要取代老师。”作业盒子 CMO 贾晓明说,“技术是不能取代老师的,但是可以代替老师所做的繁琐的、重复性的、低水平的劳动。”

作业盒子是一家专注于 K12 领域的互联网教育公司,致力于通过接管作业场景,连接老师与学生, 通过多终端适配和数据同步,搭建师生教与学的立体学习互动平台。

成立以来,作业盒子已经推出了四款产品:速算盒子、作业盒子(中学)、单词部落和象爸象妈。

目前作业盒子最受欢迎的产品—— 速算盒子 ,是一款针对于小学数学学科的作业产品。“创造这款产品是为了代替老师繁重的、低水平的口算题批改工作。 目前已经有一千多万用户。”贾晓明介绍说,老师在速算盒子上布置作业,孩子在线上完成,系统对答案进行自动批改,并利用大数据对学生的学习成果进行分析并做出针对性的推送。“在学生端,我们引入了闯关、PK、班群战等游戏化学习元素,帮助小学生从学习中获得乐趣。”截止到去年 3 月,近 300 万小学生已在这款 App 中答题超 30 亿次。届时与 2015 年 12 月底统计数据相比,全国小学生使用者的准确率提升了 3.71 个百分点。

相比单点突破的速算盒子,作业盒子第一款同名产品则是从全局出发,覆盖从初一到高三的全学科项目。“作业盒子(中学)面向语数外、政史地、物化生和信息技术等 10 大科目,形成了两千万道题的题库。它能自动批改客观题作业,积累学生日常作业数据,生成每位学生的学情报告,帮助老师及时干预、分层教学。”贾晓明强调说, 一定要让技术“做它擅长的事情”,而不“过分干预它不擅长的事情。”作业盒子坚持只批改客观题,而主观题支持学生拍照上传,仍然由老师在线上真人批改。“客观题我们的批改准确率能达到 100%。”

此外,作业盒子团队还开发了师生协同背单词工具“单词部落”和小学生家庭科普教育自媒体产品“象爸象妈”。“不可否认的是,K12 教育中,主要的行为发起者仍然是老师。因此单词部落在线上建立了师生关系链,让学生告别自己较劲儿的死记硬背过程,通过‘老师发起单词锦标赛,学生真人单词对战,打榜闯关’的形式来引导学生进行趣味化学习。”贾晓明介绍说,最近的一款产品象爸象妈的创立初衷,是为了不让教育局限于课堂, 把科普教育引入家庭。目前,象爸象妈已有超 50 万家庭订阅用户。

因为用户大部分是未成年人,作业盒子也引来了一些家长关于“孩子在线上做作业会影响视力”的质疑。“我们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并引入了防沉迷机制。”贾晓明介绍说,作业盒子创造了“体力值”这种玩儿法,给每个孩子每天 100 个体力值,每闯一关就会用掉 5 个体力值,用完后就无法再参与线上活动,几个小时后,体力值才会慢慢恢复,达到督促孩子放下手机进行休息的目的。此外,晚上十一点之后,系统就会自动关闭,以防孩子沉迷竞赛熬夜比拼。

目前,作业盒子已积累了 1500 万用户,覆盖了全国 32 个省市自治区、400 个城市的 25000 所中小学校,累计作业题量超 100 亿道,日活跃用户超 150 万。“其实平台上的用户,超 80% 都是通过口碑传播知道作业盒子的。”贾晓明表示,虽然作业盒子的普及很依赖于现有的线下师生关系,但他们并不愿意通过与学校合作、用行政命令来强硬推广产品。“市面上没有一款成功的教育产品是通过行政命令流行起来的。”贾晓明说,“解决了教育痛点,产品自然会受欢迎。开发者应该时时自问:如果我是老师,我愿不愿意用?”

作业盒子的产品上没有广告,基本的功能也全部是免费的。他们的盈利模式是提供部分付费产品,如趣味数学、奥数训练等等,用户可以自行选择购买与否。

作业盒子由原因脉科技创始人、互联网连续创业者刘夜、百度前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王克和英特尔前中国区教育负责人贾晓明,于 2014 年 7 月共同创立。目前,公司有超 200 名员工,其中,技术研发人员占到了 60% 左右。

2014 年 7 月,作业盒子获联想之星 100 万美元天使轮投资。一年后,获好未来、联想之星、刘强东和章泽天 10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 。2016 年 10 月中旬,作业盒子完成了近 1 亿人民币的 B 轮融资,由德联资本领投,联想之星跟投。不久前,它又获得 ChinaBang Awards 2017 的“年度在线教育平台”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