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毕马威近期发布的报告,去年一年中国风投公司共投出了 310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流向了分享经济公司。毕马威认为庞大的人口基数、城市地区人口密度和先进的支付技术是共享经济、或者说是名为共享的租赁业务在中国快速发展的基础因素。

去年,共享经济为中国带来了 5000 亿美元的交易额,到了 2017 年,充电宝接棒单车成为了共享经济的新风口。公开数据统计,今年 3 月以来,共享充电宝行业宣布获得融资的有 Hi 电、来电、街电、小电等。40 天时间,11 笔融资,近 35 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约为 12 亿元人民币,是 2015 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 5 倍。这其中,刘文源创办的 Hi 电今年 4 月获得了由光速中国领投的近亿元 A 轮融资,在宣布这笔融资的同一天,另外两家公司小电和非常电也发布了最新的融资消息。

在电池技术始终没有突破性进步的情况下,充电宝的确是一个当仁不让的刚需产品。在 2016 年,全中国卖出了超过 5 亿台各式各样的充电宝,这个销售数据甚至超过了手机本身的销量。与街电和来电代表的机柜模式不同,Hi 电选择的是不需要交付押金的桌面固定模式,充电设备配置在 KTV、餐厅、咖啡厅等场景的墙壁或桌面上,通过微信公众号扫码就能直接充电,每小时收费 1 元。

timg (1)

“可以拿共享单车作为类比,相比有桩单车,现在的共享单车最大的进步就是随借随还,放在共享充电上也是一样的道理,机柜模式的问题在于如果网点不够密集,还充电宝其实是一个很麻烦的过程,更何况不一定所有的机柜都有位置给你还。” 刘文源告诉动点科技。他提到的这种现象的确已经体现在一些用户的反馈上,当机柜密度做不到足够大时,人们会在还充电宝的过程中浪费很多时间、或者直接不还了。倘若能用吃饭或者喝咖啡的时间把手机电池充满、甚至是充着电玩一盘《王者荣耀》,也许是件更容易被接受的事。由于没有押金限制,Hi 电的使用成本要降下来很多。

同样,商家也欢迎这种桌面式的充电设备,这就相当于有人帮自己完善了门店的基础设施。据刘文源透露,目前他们已经在数千家商户中安装了上万台充电设备,在一些餐厅,可能每张桌子都会有一台充电设备,最多的一家店铺铺设了 37 台。而对咖啡馆和便利店来说,顾客的充电过程也在增加他们的销售机会,顾客待的时间越久,就越有可能购买商品——相反,他们并不愿意看到人们进来拿个充电宝就直接走人。“目前还是在拼铺货速度,当然就算在一家们店里正面竞争,顾客一般也会选择最显眼的、也就是摆在桌子上那个。” 刘文源说。目前,Hi 电的网点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南京三地,基本覆盖了城市的核心区域,用户可以在微信公众号上找到对应网店和可用的充电设备数量。

hidian_meitu_0

在刘文源看来,桌面模式的另一个好处是相对低的运维成本。Hi 电每台充电设备的成本大概在 100 元左右,这些设备可以直接通过合作门店的电源供电,用户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上反映设备故障。同样,桌面式设计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设备的损耗。按照刘文源的说法,Hi 电运营至今 “基本上没有什么损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每台充电宝能够达到日均 3 次左右的使用频率,这会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财务模型——这还没算上可能的广告收入。“就算把设备直接抱走,顶多也就是拿到我们的工业设计,里面的电池安全性问题、内置 Wi-Fi 断流问题解决起来都没那么快,所以说复制一个一样的产品没有那么快。” 刘文源说。

对于电池技术的革新,刘文源相信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很难会看到电池技术有革命性的进步。作为一门化学工业,新材料的研发难度和普及成本绝非互联网行业的技术研发能望其项背,至少在目前,电池技术颠覆共享充电宝的可能性和中国男足夺得世界杯差不多。无线充电的情况也差不多,目前的无线充电产品体验大多相当差,大多数产品的充电距离还要以毫米计算,也就不存在代替数据线的可能性。

尽管面临种种争议,共享充电宝已然坐实了一级市场投融资新风口的地位,但由于行业技术门槛较低、模式容易被复制,各种各样的问题势必会在将来慢慢显现,那时的市场是谁的天下,现在恐怕还看不出来。

题图来自 123RF